跳至正文

41.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美聯儲通膨目標應升至4%

美國消費者物價已比疫前水準高出超過15%,要讓通膨迅速降回央行的目標2%,談何容易?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等許多經濟學家,長久來主張2%的目標太低,應上調到3%、甚至4%。

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布蘭夏(Olivier
Blanchard)上月底也在金融時報(FT)撰文宣稱,此時先進經濟體有充分理由把通膨目標提高到3%。

克魯曼指出,過去15年來,從2008年金融危機到新冠疫情危機,經濟遭受的衝擊出乎意料,也因此需要更多潤滑。在金融海嘯最低潮,即使利率降到0%,仍不足以促成充分就業,這在通膨率2%時是難以想像的。如今,疫情已大幅改變人們工作和購物方式,凸顯調整的問題比預期還要大,而若能接受3%、甚至4%的通膨率,而不是堅持通膨率必須一路降到2%,問題會更好解決。

克魯曼說,未來數月,Fed終究得面臨抉擇:為了把通膨壓到2%目標,不得不引發一波經濟衰退;或者,把目標調高一點,並且在通膨降到「相當低」但未低到2%時,宣告抗通膨之戰已勝利。克魯曼贊同布蘭夏的看法:Fed若能把通膨率壓到3%,即可喊停。

除了克魯曼、布蘭夏,包括哈佛大學教授佛曼(Jason
Furman)和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加農(Joseph Gagnon)也力促提高通膨目標。

不過,反對調整通膨目標者也大有人在。美國前財長桑默斯認為,為通膨設定數字目標不見得是好主意,但現在不是改向的時候。

此外,巴隆周刊報導,美國資產管理公司Amberwave
Partners共同創辦人米蘭認為,此刻上調Fed通膨目標將是災難一場。米蘭在2020年-2021年期間,擔任過美國財政部高階經濟政策顧問。

米蘭指出,上調官方通膨目標的一大問題是,債市可能認定這不會是第一次,先例一開,未來可能頻頻如法炮製。畢竟,Fed兩年前才剛調整貨幣政策框架,改採「有彈性的平均通膨目標」。正是這個新框架,造成Fed犯下1970年代以來最大的貨幣政策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