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57. 網購大國中國遭遇疫情衝擊:快遞站幾乎停擺


做了五年快遞,這種情況第一次見,整個網點完全癱瘓,倉庫哪哪都是快遞,比雙十一堆得還多,根本沒有人手。”

” 做了五年快遞,這種情況第一次見,整個網點完全癱瘓,倉庫哪哪都是快遞,比雙十一堆得還多,根本沒有人手。”
安徽某通達系網點加盟商楊厲感嘆道。

楊厲稱,網點的倉庫分揀員、快遞小哥近期都陸續感染了新冠。此前因受疫情管控,楊厲所在城市的快遞在雙十一期間一度停運;如今各地解除封控,但積壓的快遞還沒完全分派出去,就遭遇工作人員接連陽了的情況,”
還沒從雙十一緩過勁來呢。”

與楊厲一樣,全國不少的快遞網點、轉運中心、倉儲園區等都在面臨著相似的困境。

國家郵政局在近期會議便指出,雖然快遞業目前在持續復甦,但仍有部分地區存在用戶感知快遞不快、發貨較慢、派送不及時等問題,主要是前期一些地區由於疫情防控等原因,積累了大量線上訂單,快遞企業需要根據商家發貨節奏進行攬收和處理;同時,受疫情影響,快遞企業也存在一定的用工缺口,運力尚未完全恢復,造成末端派送壓力較大。

而上游發貨的電商商家、下游等著收貨的消費者,也感受到物流的延緩。有石家莊的購物者在社交平台上稱,截至 12 月 17
日,他有將近 124 個快遞卡在物流環節,甚至連雙十一購買的第一波東西還未收到。

多地網點癱瘓,倉庫快遞堆積上萬件

除了偏遠區域,以往只需三四天即可送達全國的快遞網路正在遭受衝擊。

不僅通達系快遞受影響,單價高、速度快的順豐快遞及京東快遞也不例外。12 月初以來,各大社交平台上關於快遞 ” 躺 ”
在網點或轉運中心不派送的吐槽比比皆是,尤其在一些疫情嚴重的地區。

一般而言,最基礎的快遞鏈條主要由商家或者工廠、攬貨網點、轉運中心、發貨網點以及驛站構成,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導致快遞無法及時完成配送。

目前,影響快遞鏈條中斷的正是各地的轉運中心及收發貨網點。

早在 12 月 8
日,全國各地解封、物流網路陸續恢復,楊厲所在的快遞網點開始著手加速處理之前積壓的快件,並為迎接雙十二準備。但變化來得太快,隨後的一個星期里,網點裡的同事相繼出現發燒等癥狀,並測出抗原陽性。

楊厲也在 12 月 13 日確診,” 嗓子跟含刀片一樣。” 據悉,楊厲所在網點的 21
名員工均先後感染,有派件員上午在派件、下午扛不住去醫院輸液了。

最嚴重的時候,整個網點癱瘓了將近三天,快遞堆積如山,”
就算我們不停運,轉運中心的件也下不來,上百輛車都在轉運中心停著,整個片區的司機、分揀、快遞員有七八成感染了。”

快遞堆積如山的網點。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山東某縣城物流共配中心的快遞堆積情況更為嚴重。據悉,該共配中心與中通、圓通、極兔、豐網 4
家快遞合作,建設有快件裝卸區、分揀區等。負責人王旭告訴時代財經,由於 12
月初快遞及分揀人員陸續出現癥狀,為了整個共配中心上百號員工的安全,共配中心停運了十幾天。

” 快遞目前積壓得很嚴重,大約有幾十萬件,這還是跟總部報停、攔截進港快件的狀態,不然源源不斷地快遞進來,估計得有幾百萬件積壓。”
王旭稱。

據時代財經了解,由於人員負荷量不足,近期不少快遞網點、轉運中心都關閉了進港及收貨通道,集中精力處理積壓快遞。”
前段時間地區封控原因導致中轉倉及各個網點快遞爆倉,沒能及時派件,現在雖然恢復了,但還在處理倉庫的快遞包裹,貨多人少。”

即便如此,王旭保守估計目前積壓的快件最快也得一周才能清理完,” 如果分揀和快遞小哥能陸續返崗的話。”

工作量翻倍增加,一天 400 元招不到快遞臨時工

人手的嚴重不足,讓在崗的快遞一線從業人員工作量翻倍。

自 12 月 10 號左右開始,廣州海珠某通達系快遞員李勤所在的網點基本就僅剩 3 人上班送貨,”
一個返崗就有一個倒下,整個網點每天幾千票快遞,怎麼送?” 李勤稱,在 12 月 18
日測出抗原陽性之前,他已經日夜連軸轉了一個多星期,每晚接近凌晨了還在投遞送貨。

廣州某極兔加盟商董明則表示,網點 20
多個快遞員先後感染,近一周內只有一半快遞員在崗。董明稱,近期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頂兩個位置,每個快遞員日均派件量達到了七八百件,是平時的兩倍。即便如此,網點還是頻繁收到催件的投訴電話。

上周網點快遞積壓上千件、人手嚴重不足時,董明也開起了快遞車,頂班配送,” 每天送到晚上十點多,廣州又在下雨,十分陰冷。”

而據多位網點負責人或快遞員反映,由於網點快遞負荷量過大,許多快遞從業人員都是帶病上崗。一位河北快遞員就稱,他所在網點的快遞員感染之後基本休息三天就返崗了,”
癥狀重的回家休息,輕的繼續上班了,大家都是在扛,有的家屬也幫忙來揀貨了。”

為解決人力短缺的問題,北京市郵政管理局督促各快遞企業全國總部加緊調派京外力量馳援北京。自 12 月 14
日起京東、菜鳥、順豐等共調派了 3000 餘人支援北京。京東在近日發布消息,計劃招聘 1.4 萬人,招聘崗位包括物流一線操作員
5000 人、物流快遞小哥 3000 人等。

全國不少快遞網點也在開展自救,通過勞務公司等第三方招聘分揀、派送臨時工。不過,儘管日薪、月薪提高到了電商大促時的水平,但招工效果仍然不佳。

四川某順豐快遞網點負責人李莉就告訴時代財經,由於最近人手緊缺,網點開出翻倍工資招聘臨時工,以往一天工資 200 元,現在一天
400 元包吃住,但還是很難招到人。” 現在願意干一行的人越來越少了。” 李莉感嘆。

一位不願具名的快遞業內人士就對時代財經表示,快遞員工結構性短缺的問題出現已久,如今國內電商增長放緩,但快遞業競爭不減,各家爭奪業務量、盈利空間的同時,一線員工工作強度大、待遇水平下降的問題並沒有妥善得到解決。

” 一個月七千多,去掉住房、吃飯的花費就所剩無幾,忙的時候一天都趕不上飯點。”
快遞員李勤也表示,春節之後可能考慮不再做快遞這一行了,”
快遞派費還跟以前一樣,而外賣跑腿不加小費沒人接單,要是你,你怎麼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