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59. 當初被迫去送外賣的人,後來怎麼樣了?

騎手這個群體,越來越 ” 卧虎藏龍 ” 了。

公司倒閉的小老闆、985 海歸博士、00 后大學生
……在疫情搖擺不定的三年裡,外賣騎手成了很多暫時失意的人們的中轉站。

門檻低、註冊快、簡單直接,只要自帶一輛電動車,這似乎是最便捷的賺錢渠道,短暫接幾單就能賺回一天的飯錢。” 找不到工作去送外賣
“,幾年前打工人們喜歡這樣自嘲。

現在——毫無疑問,這已經不失為一種出路,對有的人來說,甚至還是個不錯的出路。

外賣這個行業像一個中轉站,接納了許多處於人生低谷的人。有一些人,渡過經濟難關后,找到新的方向,退出了;也有一些人,加入騎手大軍后,看到了晉陞的希望,穩定地留了下來。

從 ” 靈活就業 ” 到 ” 穩定職業 “,我們看到一個新的變化正在發生。

「後浪研究所」和三位入行時間不長的餓了么騎手聊了聊,他們都是年輕的 90
后,因各種各樣的變故,在尋找人生方向的迷茫中,陰差陽錯把騎手發展成了穩定主業。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到留下來的理由——對 ”
自由 ” 的一種嚮往。

在他們的眼中,騎手這個 ” 複雜 ” 的群體是怎樣的?以下是他們的自述。

01看到晉陞的希望,考慮長久做下去

饒頂峰 95 后 浙江麗水→上海

第一次去面試騎手時,站長是個接近 30 歲的年輕人,人很友善,他拍了拍我的肩頭說:”
兄弟,你到這邊來,只要好好跑單就行了,有什麼其他問題,大家都能給你想辦法解決掉。”

作為一個初來乍到的外地人,我當時就覺得這工作大差不差了,隨即就去辦了入職手續。

這是我來上海找了那麼多工作后認同感最強烈的一次。我今年 23
歲,從家鄉麗水來大城市打拚,在這之前,我看過銷售、業務、地推,甚至電子廠的各種崗位,但都是一樣,去過一次面試心理就很抵觸——那些公司的環境太壓抑了,和想象中落差很大。

我過去服過兩年兵役,回來后在縣城創業開過奶茶店、寵物店,投進去十幾萬,都倒閉了,疫情期間就一直幫家裡的雜貨店干雜事。

確實,我的人生一直在幹個體戶,從來沒正經朝九晚五地上過班,不想受那些死規矩的約束。大概面試了幾輪下來,我還是覺得想找一份工作,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時間。

一次朋友聚會上,一位許久不見的老鄉告訴我們,他幹了大半年的兼職騎手,收入不錯。這位兄弟的主業是剪輯,沒事接點外包私活。有活兒的時候就在家做,空白期就出門跑幾單外賣,賺點小錢過渡,靈活就業,日子過得自由也舒服。

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工作模式嗎?於是,我和朋友一起去參加了一個簡單的面試,在 2021 年 6 月成為了一名餓了么騎手。

饒頂峰獲得上海首屆網約配送員職業技能大賽冠軍

前幾個月跑單還是適應期,我幹得也沒什麼不順。上海的路很不好認,小路特別多,有的老小區很亂,單雙號樓是分開的,排列根本找不到規律。剛開始熟悉路線時,進小區后找樓都要花個十幾分鐘。

不過,餓了么系統有個新手保護機制,不會同時把幾個單子一次性塞給新人,都是跑完一單才發下一單,有問題也可以聯繫隊長幫忙解決,讓我慢慢熟悉路線和系統。

起初一切都充滿新鮮感,我就像開拓地圖一樣,一點點跟著指示探索上海的不同區域。慢慢做了兩個月下來,我已經可以不看導航,分得清東南西北了。漸漸地,我這個新手也能同時接三四單,現在為止,十幾二十單同時送也不是問題。

實際入行以後,我發現騎手的自由各有不同:全職騎手自由的是地點,不是時間。它有固定工作時間段,我們會規定午晚高峰時間段要保證在線,缺勤的話要提前請假。時間也自由的是眾包騎手,想接單就出去跑,不想接就可以不接。

但我現在覺得,有一個強制約束時間還挺好的,能培養我每天跑單的習慣。如果跑眾包,就非常考驗自律性。一般人跑不了眾包,跑著跑著就懈怠了,我見過好多跑眾包的人一開始很有幹勁,每天幹個幾百塊錢,後面也就把一天的飯錢跑回來就歇了。

我們這行沒有什麼假日,在面試時,我甚至都沒有問過站長哪天休息。不想跑的時候和站長請假,他基本都會批。

但我沒什麼 ” 不想跑 ”
的時候。我算是體力比較好的,干這個也不是特別累。最開始幾個月我特別熱情,每天不在規定時間內也會去跑單,干到晚上 10
點多,晚高峰連續跑四五個小時不停。一兩個月下來,我的收入就成功過了萬,令我非常振奮。

對於騎手來說,好評率肯定是很關鍵的,這代表著你的服務質量,會影響到系統派單和一些等級權益。不過入行以來我還沒收到過什麼差評威脅,我覺得最近大眾對騎手的態度越來越包容了。

我記得有一次下雨天,我騎到半路車胎爆了,摔了一跤。我一看時間快到了,就掃了輛共享單車騎了十幾分鐘過去。送到顧客那裡已經超時半小時多了,剛開始給他打電話,我一聽他那口氣就心想:”
完了,這一個投訴差評跑不了了。”

但我估計,一開始他以為我是騙他的,他家住一樓,他就扒頭出來看了,一看我騎著小黃車,身上淋得透透的,送來的餐外面也都濕透了,還好裡面沒事。他也沒說什麼,轉頭還在軟體上打賞了我。

大概三個月後,站長看我比較靠譜,就提拔我當了隊長,幫忙帶兩個新人。我事無巨細地把我第一次做騎手遇到的常見問題都給他們講了一遍,比如聯繫不上顧客、地圖位置報錯、商家不出餐超時怎麼聯繫後台協調等等。

當了隊長后,雜七雜八的事就變得多了起來,我也成了當初招聘時站長說的那樣,要幫新人們解決送單之外的所有事。作為隊長,我要去了解每一位騎手的情況,誰家住的遠,誰上個月歇的少,得配合站長調度,做好整個站點
100 多號騎手的排班請假工作。

午高峰后 2、3
點,還沒吃飯的騎手就會一起吃個簡餐。趁著這時候,我也要去了解一下大家今天的情況,照顧照顧情緒。有的新人,第一天跑單運氣不好,接了幾個需要爬樓的訂單,心態就崩了,罵罵咧咧,這就得好好安撫一下。還有的中年人不會用手機,教他們看系統也是我的職責
…… 當了隊長后才發現,比送單難做的事要多得多。

很多人做騎手都是打算先送一段時間外賣過渡一下。身邊很多 00
后騎手都是從老家出來的,手頭不寬裕,又不想欠人錢,就來干一段時間騎手。但我的話,如果能穩定下來,看到晉陞的希望,會考慮長久做下去。

02因為喜歡騎行,我把外賣干成一份事業

牛明智 90 后 湖北黃岡→杭州

22
歲那年,一種強烈的衝動刺激著我離開本來的工作崗位——要不要走出后廚,騎車去西藏看看呢?

我入社會早,幹了好幾年廚師,在狹窄的工作間里很無趣。有一天,我突然很想逃離這裡,放空一下自己。

我從來不是會糾結的人,在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出現后,就馬上付諸行動。於是我果斷辭了職,買了一輛自行車,從老家湖北走國道 318
去拉薩。大概兩個月的時間,我每天騎 10 個小時,花了兩個月抵達拉薩。

一路上,我遇到了不少同行的友人,見識了許多新鮮的人和事。回家后,我始終懷念那種在路上的感覺,不想再把自己束縛在固定的崗位上了。在家裡待了一段時間后,我又一次非常突然地收拾好行囊,來到杭州,打算趁著年輕多闖蕩闖蕩。

聽說騎手的收入普遍比較高,工作性質也很自由,每天都能接觸到不一樣的人,我就覺得這份工作是最適合我的。都說江南風景好,現在我每天都能騎行,沿途欣賞個遍。

2017
年我在杭州送起了外賣,幹得風生水起。第一天接單的時候,我在腦內排練了很多遍標準話術,怎麼把餐快速拿給顧客,應該說什麼話,顧客拿到餐后心裡會更舒服。這些細節話術是我琢磨了很多遍的,為了讓顧客感受到我的服務和熱情,這是我獲得工作成就感的一種方式。

牛明智還是全國首批獲得 ” 網約配送員 ” 認證的騎手

這行干久了之後,我覺得騎手的工作不僅僅是把東西送到正確的位置就足夠了,裡面有很多可以做精做細的地方。

比如最開始送訂單時,經常有顧客讓我幫他捎帶點東西,或者送完餐走的時候把垃圾帶下樓去,基本上時間允許的話,我都會儘力幫忙。遇到的多了以後,我也形成了主動問顧客需不需要扔個垃圾的習慣。又或者,有的商家忘記看顧客的備註,我會檢查提醒一下他,還有的顧客點了菜沒點主食,我會打電話問問他,確認是不是忘記點了。

這些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久而久之都會體現在顧客給我的好評率上。當時在我們站點,我的好評率一直是排名前三。這也是我為晉陞到下一個管理崗做的準備。入行后不久我了解到,在餓了么,基礎配送員以上有一條垂直向上的晉陞體系,我就一直為了下一個級別提前做準備,等待合適的機會。

入行 5 年來,已經一步步從騎手到隊長,再到副站長、站長,現在升職成區域經理。下一個奮鬥目標就是城市經理了。

一步步從基層騎手做到區域經理管理崗,我進一步感受到騎手這個群體的複雜性。尤其是當上站長后,我更覺得干這行非常需要情商,要懂人情世故。站長更像騎手們的大家長,出現諸如商家卡餐不出,路上遇到交通事故,或者騎手的電瓶車沒電了這些情況,都要站長人工介入處理糾紛,並把訂單分流即時配送。面對不同性格的人要有量身定製的管理方式。

比如,我在這邊新接觸到很多東北的騎手,他們性子很直接,說話嗓門大,給顧客一種兇巴巴的感覺。還有一些人說話用詞不好聽,這樣和商家顧客溝通時都可能會引起誤會和糾紛。但也正是因為他們性子直熱心腸,沒什麼排外感,非常適合去做小隊長這種管理崗,幫忙帶新人,能讓大家非常迅速地融入集體。

這些人際關係經驗,也都需要我慢慢總結學習。

03研究生畢業,我現在做外賣站長

小彤 95 后 甘肅平涼→上海

去年,我還在一家互聯網大廠過著 996 的日子,內卷嚴重,做的工作也比較邊緣。今年,我已經在上海的一個站點做外賣站長。

辭職不全是因為工作問題,家庭是主要原因。我的妹妹得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需要做骨髓移植,全家來了上海治療。那段時間裡,我需要騰出時間照料妹妹,三天兩天就要跟領導請假,最後乾脆辭掉了大廠的工作,專心照顧家人。

有個朋友看我經常是家裡醫院兩點一線,一個人在家悶著,精神狀態很不好,就給我介紹了送外賣的工作,希望我多出去走走,接觸接觸人。我一盤算,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把飯錢賺出來貼補家用,就註冊成為餓了么騎手。

最開始送單時,我以為騎手這份工作會很簡單,幾乎是沒有任何挑戰,但實際做了以後發現還是有一些技巧的。首先是在路線規劃上,最開始路不熟悉時,跟著導航經常會有找不到位置的情況,要多走不少冤枉路。

我本身不是體育好的人,第一次一口氣送了 5
單外賣后,真正感覺到什麼是肉體上的疲憊。心倒是一點也不累,反而覺得很有新鮮感,以及擔心超時的緊迫。不過站長也和我說過,超時的話可以求助,系統可以人工調配超出新手配送能力的單子。

為了跑外賣,我還是現學的電動車,第一個月,我就把電動車騎壞了。之後熟練起來,我也從一開始的菜鳥進化成成熟騎手,最多時一天送過
52 單。

小彤運營起站點的抖音賬號

干騎手最大的收穫,除了收入,還是對改善心情方面的幫助。進入騎手行業后,我覺得每天接觸的人都非常單純,沒有勾心鬥角和複雜的人際關係,大家的相處十分簡單和直接。不像在大廠里工作,總是不可避免地要考慮到站隊、派系,說話要十分謹慎。

所以,跑了一段時間外賣后我本來想辭職不幹了,但公司建議我往職能崗轉,發揮運營管理優勢時,我還是欣喜地留了下來。

我覺得送外賣不是我的終極目標,頂多是作為一個人生閱歷。騎手這個行業是很包容的,在這裡什麼人都能遇到。我們站點之前還有一位留學生博士,剛申請到出國留學的機會,來送了三個月外賣攢學費,還有一位
00 后,出家過三年,剛還俗不久,來送外賣攢錢,這一行真是卧虎藏龍。

送外賣也確實能滿足應急的收入需求,上海的外賣一單能賺 7-9 塊,郊區也有 5-8
塊,對於能吃苦耐勞的外賣小哥來說,跑得多拿得多,七八月旺季時厲害的騎手月收入能達到 2 萬出頭,普通小哥也能拿個一萬二三。

我最近觀察到,我們站點送外賣的 00
后越來越多了,他們厭煩了枯燥無聊的流水線,跑外賣也能賺到更多的錢,還有人找了商家的小姐姐談戀愛。

但比起 00
后,騎手這一行幹得最風生水起的還是那些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基本在我們每個站點,中年人都是跑單最猛的,他們的穩定性也很高,不會輕易離開。像有的年輕人,可能
10 月份過來干外賣,天冷了就不想送了,但中年人不一樣,再冷都能堅持下來。

騎手行業的確是一個辛苦的行業。但如果你想長久地幹下去,也是有上升空間的。我之前見過一個 00
后騎手,過去是做直播運營的,經常需要熬夜,他覺得自己作息太不健康了,身體熬壞了,想來送外賣調整一下作息。本來他只想跑一兩個月就回老家找工作,但這個年輕人學電腦很快,跑了三個月外賣就晉陞成我們站點的調度,幸運地找到了穩定的事業。

騎手群體里有迷茫的人,可能今天有飯吃,就只考慮今天的事。當然也有一部分人目標清晰,一邊送一邊看有沒有更高的發展機會。我很開心能有這樣一個行業,在一定自由度下有一份安穩的收入,對於那些目標清晰的人來說,也能謀到一個讓自己安身立命的體面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