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66. 中印再爆邊境衝突后 雙方首度舉行軍長級會談

中國與印度本周舉行第17輪軍長級會談。這是兩國12月初再起邊境衝突后,首度的軍方會談。兩國23日發布官方新聞稿表示,雙方同意維護邊界西段的安全穩定。屢生摩擦的中印關係有解嗎?

中國與印度國防部周四(12月22日)發布聯合新聞稿表示,中印兩軍於20日在莫爾多/楚舒勒邊境會晤點的中方一側,舉行了第17輪的軍長級會談,針對邊界西段實控線地區的有關問題交換意見。

兩國聲明內容大同小異。根據中國外交部,雙方以兩國領導人重要共識為指引,「一致認為坦誠深入就儘快解決剩餘問題進行討論,有助於恢復中印邊界西段實控線地區安全穩定,推動雙邊關係發展。」

聲明寫道,雙方同意維護中印邊界西段安全穩定,繼續保持密切外交和軍事渠道溝通對話,儘早就解決剩餘問題達成雙方均能接受的方案。

此次軍長級會談,是中印在12月初爆發最新邊境衝突后首度舉行的會談。

12月9日,中印軍隊於印度東端、與中國接壤的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
state)塔旺地區(Tawang)爆發衝突。中國聲稱擁有該地區的全部主權,並稱該地區為南藏。

兩方互控對方士兵刻意先跨越西段邊界,衝突擦槍走火。盡管雙方都沒有透露究竟有多少兵力受傷,但有印度媒體報道,至少有6名印度士兵受傷。當時,印度國防部長辛格(Rajnath
Singh)表示,沒有印度士兵受到嚴重傷害,雙方部隊在事後不久就撤出了衝突地區。

美聯社認為,此次軍長級會談有望緩解中印緊張局勢。《金融時報》則指出,印度總理莫迪因中印邊境衝突而面臨越來越大的國內壓力,該國反對黨正要求了解,總理要計劃如何阻止北京進一步發生邊境對抗。

莫迪面臨國內壓力

《金融時報》報道,在12月的塔旺衝突之後,莫迪遭國內反對黨施壓。本周,印度前總理拉吉夫.甘地之妻、印度反對黨國大黨主席的索尼婭.甘地(Sonia
Gandhi)率領反對派在議會外抗議,要求就塔旺事件對話。

「政府的政策是什麽,以阻止中國未來的入侵?」甘地質疑道。

另一反對黨普通人黨(Aam Aadmi)的黨魁克利瓦爾(Arvind Kejriwal)亦呼籲印度民眾抵制中國商品。

該事件激起了印度國內討論,辯駁該國政府如何與中國這個強大鄰國斡旋邊界衝突。印度最大私人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負責研究和外交政策的副主席潘特(Harsh V
Pant)說:「邊境已經成為一個備受討論的問題。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邊境局勢岌岌可危,但由於看似穩定的感覺,很少有公眾辯論。」

印度國防分析家、前軍官舒克拉 (Ajai Shukla)
則說:「中國方面的做法和態度顯然發生了變化。這一點很明顯,不僅僅是上周(流出關於塔旺衝突)的最新證據,而是自2020年他們入侵拉達克東部以來就是如此。」

針對中印邊境衝突問題,莫迪在塔旺衝突后態度可謂低調,但印度外交部長本周對於反對者的批評進行了嚴厲回擊。

印度外長蘇傑生(S
Jaishankar)向該國議會表示:「如果我們對中國無動於衷,那麽是誰把印度軍隊派到邊境的?如果我們對中國無動於衷,那麽我們今天為什麽要向中國施壓,要求降級和脫離接觸?」

中印關係跌宕

中印關係因2020年的加爾萬山谷衝突事件陷入低谷,至今未能修復。當時,中印雙方士兵在有爭議的拉達克的加爾萬地區爆發激烈爭執,互用棍棒、石頭和拳頭徒手搏鬥。最終有20名印度士兵死亡,中方傷亡人數不詳,但據稱至少有4人死亡。

11月中旬的20國集團(G20)峰會期間,印度總理莫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盡管沒有舉行正式雙邊會談,但兩人在歡迎晚宴上仍有短暫握手寒喧。9月,兩人也曾在在烏茲別克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碰面,但交集甚少。

自2020年對峙以來,兩國都在事實邊界沿線駐紮了數萬名士兵,並由大炮、坦克和戰鬥機提供支持。中國一直在拉達克東部的實際控制線,沿線建造數十個大型建築,供其軍隊在冬季駐紮。據印度媒體報道,中國在該地區建造了新的直升機停機坪、營房、地對空導彈基地和雷達位置,並拓寬飛機跑道。

自去年2月以來,印度和中國都從班公錯南北兩岸的部分地區撤出了部隊,但仍繼續保持額外部隊。

11月的20國集團峰會前,印度陸軍司令潘德(Manoj
Pande)曾指,中國在拉達克的兵力「沒有明顯減少」,並形容該地區局勢「穩定但仍變化莫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