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陸克文將出任澳駐美大使 專家:有助避免中美衝突

會說流利中文的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將於明年出任澳大利亞駐美國大使,引發國際高度關注,究竟這個任命案會提升外交關係,還是會製造更多問題,專家都在看。https://t.co/dO4dXxUbsV

— DW 中文- 德國之聲 (@dw_chinese)
December 23, 2022

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周二(12月22日)宣布,同為工黨籍的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將於明年出任澳大利亞駐美大使一職,並說這是一項傑出的任命。此消息立即引發話題。

路透社報道,阿爾巴尼斯指出,陸克文是全球最受追捧的中國專家之一,並表示他將在該地區因戰略競爭而重塑之際,為這一角色帶來重要經驗。

阿爾巴尼斯在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黃英賢(Penny
Wong)本周二出訪中國之前,於新聞會上公布這項任命。他說:“他同意以前總理、前外交部長的身份擔任這一職務,為澳大利亞帶來了極大的榮譽。”

陸克文對此表示非常榮幸,他重申了美澳聯盟的重要性,並強調了他在美國生活和工作近十年後,與美國商界和政界領袖的密切個人關係。

陸克文在一份聲明中說:“與過去幾十年一樣,美國在我們地區的最深入和最有效的戰略,參與繼續為我們的國家利益服務”。

阿爾巴尼斯也表示,自從他在9月任命前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史密斯(Stephen
Smith),為澳大利亞駐英國高級專員(相當於大使)之後,陸克文的任命反映了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英美澳同盟”(AUKUS)
核潛艇安全協議的重要性。

“我們參與 AUKUS 並非偶然,這些決定需要大量外交,當然也需要了解現有的政治結構”,阿爾巴尼斯說。

會說中文的西方領袖

陸克文畢業自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的中國曆史和中國文學專業,以會說中文、對中國抱有相當大的興趣著稱。他在大中華區享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還開設了“陸克文先生”的實名認證賬號,經常與中文網民互動,並以“老陸”自稱。

除了跟中國外,陸克文跟台灣的關係也很密切。他1980年代曾在台灣的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台師大也在2011年頒發給他傑出校友的榮譽。

陸克文年輕時曾在澳大利亞外交部任職,並於2007年12月至2010年6月首次出任澳大利亞總理,但在黨內競爭中不敵後來同為工黨籍的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他在吉拉德內閣任內,於2010年9月至2012年2月出任外交部長。但為了挽救當時工黨的選情,2013年6月,陸克文再次回任澳大利亞總理,可不久後就因為工黨敗選,在2013年9月二度下台。

他二度卸任總理後主要在美國任職,自2014年起擔任美國非政府組織“亞洲協會”(Asia
Society)的主席。他今年中還取得了英國牛津大學的哲學博士學位,博士論文專門研究習近平的世界觀,是全球公認的中國通之一。

自今年中以來,媒體經常猜測陸克文有可能成為澳大利亞新一任駐美大使,曾在早些時候遭到否認,不過最終這項任命在12月確認。

不過,他以前總理的身份接任駐美大使,除了是罕見的安排外,加上阿爾巴尼斯曾是他過去任職總理時的副總理和內閣部長,在澳大利亞政界和輿論界也引發正反不同的聲音,讚成者與反對者皆有。

專家:有助避免中美衝突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係教授左正東告訴德國之聲,他認為陸克文是非常合適的人選,也是非常及時的人選,因為,正如陸克文新書中所寫,“美國和中國間存在高度不信任,而這種高度不信任又可能間雙方激烈的競爭推向正麵衝突,因此,獲得兩方信任的第三方提供雙方中立的參考座標,甚至適時對於雙方進行規勸,對於緩和競爭避免衝突非常重要”。

左正東還表示,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於印尼巴厘島見麵後,雙方正嚐試建立可以管控競爭的框架,陸克文此時駐美,不僅可有效發揮諍友的角色,還能推動一個容納盟友的管控框架,“除了陸克文,還難想到有人比他更合適”。

陸克文新書《可避免的戰爭》(The Avoidable
War)繁體中文版審定者、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黃奎博,也同意左正東的看法。他告訴德國之聲,派任在全球主要國家的大使,其職責主要職責在於忠實傳達自己首都的意思,所以陸克文擔任駐美大使,“是一個滿好的選擇”。

而對於陸克文上任後會不會對中美關係、中澳關係和兩岸關係產生影響,黃奎博認為,陸克文未來的主要工作還是在經營美澳關係,而且從外交禮節上並不太適合公開講太多中美問題,“他可以講,但講太多就像是幹涉美國內政”。不過,黃奎博也同意,“我相信他會在私下場合,跟美國官員見麵時,提出他對美中關係的想法”。

黃奎博解讀,陸克文在新書中提到中美衝突會越演越烈,但並非不能避免,他認為中美應該透過“有管理的戰略競爭”模式,來雙方的誤判和誤解降到最低,包含拜登上台後,中美國安“護欄”的建立,是陸克文認為的其中一種。雙方應該針對中美核心關切的利益,以及各自的底線在哪裏,雙方應該說清楚,“不要再隱隱藏藏的”。

而對於外界擔憂,陸克文以前任總理的身分去當駐美大使,可能級別太高,也可能會架空澳大利亞的外交部,左正東認為,目前艾爾巴尼斯正力圖改善與中國的關係,“陸克文以前總理的份量,才可以穩住與美國關係”。

左正東承認,這確實有可能會架空黃英賢的角色,但從阿爾巴尼斯和習近平日前的見麵,以及這次中澳建交50周年以總理名義發布賀信,可以看出阿爾巴尼斯自己對於外交關係的投入,未來澳大利亞外交部的角色限縮,已經是個現實。

不過,因為所有的政治最終都牽涉到本國的政治環境,黃奎博也對陸克文個人或澳大利亞是否能夠影響美國政界走向表示懷疑。他說,“不要把陸克文的上任,解讀為澳大利亞就可以扭轉美國對中國大陸政策的走向”,而且在兩岸關係的部分,黃奎博認為,“其實我覺得對台灣沒什麽影響”。

讚成的聲音

不少澳大利亞政治人物和專家都讚成這項任命,前澳大利亞律政部長、也是前澳大利亞駐英國高級專員的布蘭迪斯 (George
Brandis),就投書《悉尼先驅晨報》表示,陸克文的任命將在美國受到歡迎,他在美國也受到高度重視。此外,這延續了澳大利亞在華盛頓,由曾在政界任職的高層擔任強而有力代表的傳統。

《澳大利亞人報》報道,曾在2005年至2010年期間擔任澳大利亞駐美大使的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說,“澳大利亞的很多人並不十分了解,他(陸克文)在國際上的地位有多高”。

理查森認為,作為一名前外交部官員,陸克文“顯然會非常清楚地意識到,需要代表政府的政策,我認為他將很好地行使這一紀律”。

澳大利亞前財政部長和前駐美大使霍基(Joe Hockey)則說,陸克文可以直接與總理聯係,而且 “有膽砸開關閉的大門”。

報道還稱,陸克文的任命是澳大利亞政府私下向美國提出的,美國方麵希望有一個
“有地位的任命”,以配合美國向堪培拉派遣肯尼迪女士(Caroline
Kennedy)出任大使的決定。今年7月才抵達堪培拉履職的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同時也是前美國駐日大使和美國前總統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女兒。

肯尼迪女士說,陸克文的提名將 “進一步加強美澳聯盟”,她期待與陸克文密切合作,“推進我們的共同價值觀”。

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曾在2016年時,拒絕提名陸克文競逐聯合國秘書長的職務,因為他的
“人際交往能力差”和“脾氣”,但特恩布爾在星期二(12月20日)讚揚了這次是“極佳任命”。

反對的聲音

雖然總體而言,輿論中的讚成者略多於反對者,但仍有一些聲音,對於這項任命有著極為不同的看法和懷疑。例如《澳大利亞人報》也報道,一些美國官員預計會對陸克文博士持謹慎態度。

報道稱,一位高級外交政策觀察家說,“陸克文的特點是他有一流的智力,但有二流的脾氣……官僚機構中的每個人都有印象”,另一位外交人士說,“我能想像(澳大利亞外交部)申請駐華盛頓的人數將驟降”。

一位澳大利亞工黨的前部長也同意,與他在任時不同,陸克文在澳大利亞的駐美大使館任職, “隻會讓幾百人發瘋”。

另一位與美國有聯係的內部人士說,美國共和黨內的一些人對陸克文“心存疑慮”,因為在2008年一次電話交談的細節被泄露後,他與美國前總統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關係一度很僵。陸克文還曾抨美國前總統擊特朗普(Donald Trump)是
“曆史上最具破壞性的總統”,但特朗普已在上個月宣布將在2024年競選美國總統一職

“他對特朗普的批評一直很嚴厲。他對英美澳同盟(AUKUS)的批評,也意味著會有來自某些方麵的質疑。這是政府的一個風險。阿爾巴尼斯可能覺得要是陸克文真的想要(這個職位),他很難拒絕”,該人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