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藥物短缺民怨載道下 中國媒體聚焦“正能量”宣傳

自從中國突然放寬疫情政策以來,各地出現了大規模感染潮,隨之而來的是退燒藥等藥物短缺的問題。政府在物資上的準備不周在網絡上引起大量不滿的聲音,有些網民甚至呼籲回歸“清零”式的嚴格管控。但從中央到地方,中國大大小小各類媒體選擇傳遞“正能量”,聚焦藥物緊缺下民眾之間的相互幫助。

以官媒為首的中國媒體有著正麵報道負麵新聞的曆史。從2008年的汶川地震到2020年的疫情爆發,中國媒體常常聚焦這些災難中的好人好事,忽略政府應當承擔的責任或者犯下的錯誤,被不少民眾批評為“喪事喜辦”。

麵對藥物短缺 中國媒體突出好人好事

中國各地在突然開放後出現了大範圍感染的現象,藥品供給也開始跟不上。不少民眾表示難以買到退燒藥和止疼藥等緩解新冠症狀的藥物。一些報道稱民眾郵寄給朋友與親人的藥物被偷。

官方並未承認這一問題的嚴重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周三(12月2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中國的“藥品和檢測試劑總體可以滿足需求”。

該言論引起了網民的不滿。在一條相關微博下,一條點讚較高的回複寫道:“藥品和檢測試劑總體可以滿足需求??????????????????????????????”

另一條回複諷刺地說:“人民至上哈哈哈哈。”

盡管藥物短缺是民眾目前最擔心的問題之一,但中國各大新聞平台卻選擇用正麵積極的方式報道這一問題。他們最常用的角度是突出在藥物短缺之下普通市民相互幫助的“暖心”案例。

《人民日報》報道稱,廣西一位醫生將診所裏的備用退燒藥貼在診所玻璃上供市民免費拿取。新華社報道了山西一家藥店免費發放1.8萬片退燒藥給民眾。《環球時報》讚揚了濟南一位市民將自家退燒藥掛在窗外供鄰居選用的例子。中國新聞網報道了西安一名村醫將退燒藥免費發給村民的故事。《中國日報》稱,貴州一藥店免費發放一萬片布洛芬。

除了官方喉舌外,各地方媒體和以新聞報道為主的機構,例如《新京報》、澎湃新聞、鳳凰網等,也加入了宣傳免費發藥事跡的行列。

Global Times: a
Ji’nan resident left fever reducing medicine outside the window for
others to take.

China News: a village doctor in Xi’an is giving away 1,000 fever
reducing pills to villagers.

China Daily: A drugstore in Guizhou is giving out 10k Ibuprofen
pills for free. pic.twitter.com/5CnSUKjFU4

— Wenhao (@ThisIsWenhao)
December 23, 2022

在一條類似的“正能量”新聞下,網民們指出了此類報道方式的荒謬。

短視頻平台“時間視頻”報道了江蘇一位女子為了防止寄給男友的布洛芬被偷,特別將藥藏在了茶包裏寄出。報道稱其男友在拿到藥後,表示“覺得非常有趣,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

一條高點讚的回複卻批評說:“又在搞低智新聞了,也不想想一藥難求的局麵是怎麽造成的。普通人被逼無奈藥物互助,官老爺還從中看出了樂趣。”

民眾不滿突然放開 有人呼籲回歸“清零”

媒體對放開後社會問題的正麵渲染和普通網民對突然鬆綁的不滿形成了對比。

自從放開以來,中國當局尚未給出一套能應用於當下疫情的明確官方敘事模式。《紐約時報》引用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方可成的話說:“我還沒有看到計劃周詳或精心策劃的宣傳計劃。更要緊在於大方向變了,宣傳必須立馬跟上。”

這篇報道還說,沒有明確的官方敘事模式意味著網絡審查機構也不清楚應該審查什麽樣的言論。就在不久前,管控還是“主旋律”。而現在,放開卻成了官方政策。

審查的臨時缺失幫助各類不滿言論在網絡上“百花齊放”。

支持放開的群體質疑政府為何不準備好足夠的物資後再放開。而支持管控的網民們則開始懷念起了“清零”時代。

博主“伊利達雷之怒”表示:“我不是懷念封控,我是懷念過去兩年可以隨便到處浪不用擔心感染的日子,畢竟我除了四月份紅碼了一星期之外還真沒咋被封控。”

但也有網民直接呼籲政府重啟“清零”。

在“青州新聞網”的微信賬號發布的一段有關北京疫情的短視頻下,大量網民表達了對管控的支持。

“支持防控,人命關天,”一條收獲了上萬點讚的回複寫道。

“支持全國管控,”另一條高點讚回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