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63. 「幣圈馬斯克」被捕,揭露出幣圈的荒誕與真實

2001 年,美國能源公司安然突然被爆出高管利用會計漏洞掩蓋數十億美元債務的醜聞,其股價從每股 90.75 美元迅速暴跌至不到
1 美元,這家擁有上千億資產的超級公司在一年之間宣告破產。

由於其破產規模之大、造假程度之高,安然案一度是美國最大的破產案,「安然」也成為了公司墮落、詐騙的象徵。

安然破產之後,它留下的債務需要一個「救火隊長」來收拾,以挽回債權人的巨額損失。

2004 年,專業處理破產清算的約翰 · 雷三世 ( John J. Ray III )
被任命為安然債權人恢復公司的董事長,在五年間利用訴訟等手段向債權人償還了 8.29 億美元。

約翰 · 雷在過去 40
年的職業生涯中一直致力於幫助那些遭遇重大危機的公司度過難關,他是個相當稱職的財務救火隊長,但如今,他面臨著一個比安然案還要艱巨的任務。

2022 年 11 月 11 日,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FTX 宣告破產,約翰 · 雷被任命接替山姆 · 班克曼 – 弗里德
( Sam Bankman-Fried ) 擔任 FTX 的首席執行官。

根據公開披露的信息,FTX 的負債資產表上可能有超過 80 億美元的漏洞,上百萬的客戶可能無法收回自己在 FTX
的儲蓄。

即使約翰 · 雷早已身經百戰,處理過各種大型企業失敗案例,但 FTX 的棘手程度之高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期。他發現,即便他在 FTX
破產之後就開始夜以繼日地工作,他依然無法確定 FTX 確切擁有多少資產,其中他發現 FTX
持有的一部分加密貨幣甚至還憑空消失了。

在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上周組織的聽證會上,63 歲的約翰 · 雷簡明扼要地指出了 FTX 的處境。

FTX 的狀況,比安然還要糟糕。

鋃鐺入獄的加密明星

FTX 的創始人兼前任 CEO 班克曼 – 弗里德在移居到巴拿馬之前,也許未曾想過他會在這個度假天堂被人逮捕。

2020 年 9 月,班克曼 – 弗里德為了規避風險將 FTX 總部從香港遷至了巴哈馬,在過去兩年時間,班克曼 –
弗里德先後在巴哈馬購入了至少 19 處房產(價值近 1.21 億美元),構建了一個不小的度假天堂。

這些價值不菲的房子大部分是作為 FTX 的員工住房,班克曼 – 弗里德和幾個公司高管一起住在位於奧爾巴尼的一套價值 3000
萬美元的豪華頂層公寓里,一起生活、辦公、開派對。

為了讓員工們能夠更加自如地融入海島生活,班克曼 – 弗里德為他們提供食宿全包的待遇,並且報銷員工們所有的打車費用。班克曼 –
弗里德看起來像是個慷慨的老闆,但唯一的問題是,他付款的錢是從哪來的?

這個秘密的答案或許只有與班克曼 – 弗里德生活在一起的幾個重要高管知道。

FTX 的普通員工在 FTX 破產後接受外媒採訪時稱,他們直到 11
月初才知道公司的財務狀況已經瀕臨崩潰,而在這幾天之後,FTX 便迅速破產,一些員工為了逃離巴哈馬,不惜把車子直接丟在了機場。

班克曼 – 弗里德毫無疑問要為這個加密貨幣史上的頭號爛攤子負責。

12 月 12 日,班克曼 – 弗里德被巴哈馬當局在他的頂層豪華公寓逮捕,在這之後美國有關部門公布了他將面臨的 8
項指控,包括電信欺詐、證券欺詐和洗錢等,一位經手該案的美國檢察官稱之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金融欺詐案之一」。

在此之前,班克曼 – 弗里德一直在公開場合宣傳 FTX
是一個誠實運營的市場,他們會檢查客戶的背景,保證交易的安全與透明,是一個比主流金融系統更有效率、更穩健的交易體系。

而這些吹噓在 FTX 的隱秘賬單曝光后,都變成了給 FTX 最具諷刺意味的墓志銘。

約翰 · 雷在聽證會上表示,和會捏造會計報告、故意將金融報告系統複雜化的安然相比,FTX
的手法要拙劣得多,甚至和加密貨幣先進的區塊鏈技術沾不上邊。

這根本不複雜,這只是老派的貪污而已。

美國證交會指控稱,從一開始,班克曼 – 弗里德就不正當地將客戶資產轉移到他私人持有的加密貨幣對沖基金—— Alameda
Research 公司,然後利用這些客戶資金進行未披露的風險投資、大手筆購買房地產和大筆政治捐款。

這份指控報告進一步指出,班克曼 – 弗里德個人從 Alameda Research 公司借款超過 13.38 億美元,而 FTX
聯合創始人尼沙德 · 辛格 ( Nishad Singh ) 和加里 · 王 ( Gary Wang ) 分別借了 5.54 億美元和
2.247 億美元——他們都是和班克曼 – 弗里德一同住在那間昂貴的頂層公寓內的室友。

然而要追回這些債款卻一點都不容易,約翰 ·
雷在作證時提到,在他這麼多年的職業生涯里,從未見過一個組織能在各個層面的企業管理失敗得如此徹底,從缺乏財務報表,到任何內部控制或治理的徹底失敗。

他指出,FTX 是由一小群極其缺乏經驗的人經營,導致公司沒有值得信賴的財務報表,FTX 的業務記錄幾乎約等於
0,他們只是在即時通訊軟體 Slack 上面追蹤一些發票,以及用記稅軟體 QuickBooks 簡單記錄。

這些記錄手段如果是應用在一個兩三人的初創公司上倒也說得過去,但對於一個估值上百億的企業來說,無異於用 Windows
自帶的畫圖軟體畫出一套《阿凡達》。

約翰 · 雷提到如此匱乏記錄的 FTX 是他和他的團隊前所未有遇到的狀況,對於其資產的定位將要花上數月甚至更多的時間,至於
FTX 的用戶們能否拿回他們的錢,他認為這並不樂觀。

憑空產生的「錢」

Alameda Research 公司是這場幣圈鬧劇註定繞不開的名字,它是班克曼 – 弗里德提取客戶存款的直接來源,也是讓
FTX 運轉的核心。

2017 年,加密貨幣市場迎來了初次的繁榮,比特幣的價格在當時暴升了 10
倍,許多人都在這場突如起來的加密貨幣浪潮中藏到了甜頭,其中也包括了班克曼 – 弗里德。

班克曼 – 弗里德發現一些貨幣在某些交易所的售價遠高於其他貨幣,通過市場交易套利,班克曼 –
弗里德輕鬆地賺到了他在加密貨幣市場的第一桶金。

班克曼 – 弗里德不想放過這般簡單的賺錢方式,於是他招募了他的幾個朋友:尼沙德 · 辛格、加里 · 王和卡羅琳 · 埃里森 (
Caroline Ellison ) ,成立了 Alameda Research 公司,專門利用貨幣差價進行跨國套利。

幾周的時間,Alameda Research 公司就賺到了約 2000 萬美元,加密貨幣的繁榮給了班克曼 –
弗里德無限的信心。

兩年後,班克曼 – 弗里德與尼沙德 · 辛格和加里 · 王一同創立了 FTX 交易所,而 Alameda Research
公司則交給了卡羅琳 · 埃里森打理。

從這開始,Alameda Research 公司與 FTX 便有了剪不斷理還亂的命運糾纏。

在 FTX 交易所成立初期,Alameda Research
公司為其提供了重要資金流動性,一步步幫助這所出生的交易所躍升成為數字資產領域的佼佼者。

與此同時,Alameda Research 公司的價值,也高度依賴於 FTX。

FTX 發行了一個名為 FTT 的代幣,一般來說代幣的價值是由市場來決定,其價值越高,資產價值也就越高。

隨著 FTX 的流行,FTT 代幣的價值也開始水漲船高,但這時候人們不知道的是,Alameda Research 公司擁有大量
FTT 代幣,把 FTT 代幣抬得越來越高。

FTT 的價值越高,Alameda Research 公司的資產也就憑空變得越來越高,利用這些資產 Alameda
Research 公司可以肆無忌憚的貸款,為公司運轉提供資金,Alameda Research
公司就這樣「左腳踩右腳」越爬越高。

只是,一旦 FTT 代幣的價值暴跌,這一空手套白狼的策略瞬間崩潰。

11 月 2 日,Alameda Research 公司的財務報告被 CoinDesk 無情地曝光出來,讓人們對於 FTT
價值有了新的評估,隨後以幣安為首的大型交易所開始拋售 FTT 代幣,人們紛紛跟著套現,引發了擠兌,缺乏資金流動性的 FTX
隨之光速崩盤。

事後,美國證交會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表示,Alameda Research 公司在 FTX
有著秘密的特殊待遇,可以有更快的交易速度、負結餘的運行能力、對過度擴張的交易免於清算,以及幾乎無限量的貸款供應——毫無疑問,這些錢來自於
FTX 的客戶存款。

美國證交會表示,Alameda Research 公司從 FTX
客戶那裡接受了數十億美元的現金存款,存入其銀行賬戶,用於自身的交易業務和擴大班克曼 – 弗里德的帝國。

在事迹曝光之後,班克曼 – 弗里德並不承認這之中存在故意的不當行為,他將公司破產歸結為極端管理不善的結果,並稱對如此大筆資金流入
Alameda Research 公司並不知情。

Alameda Research 公司 CEO 卡羅琳 · 埃里森

但班克曼 – 弗里德事實上擁有著這兩家公司的多數股權,並且根據 FTX 前僱員接受採訪時透露的消息,班克曼 – 弗里德與卡羅琳
· 埃里森是情侶、室友等關係,想要就此置身事外並沒有那麼容易。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在起訴班克曼 – 弗里德和兩家公司時表示,班克曼 – 弗里德對 Alameda Research
公司所有重大交易、投資和財務決策保持直接決策權,即將被引渡回美國的班克曼 –
弗里德接下來要對這段錯綜複雜的關係做出更詳細的解釋。

加密貨幣或將迎來「諸神黃昏」

2022 年是幣圈多災多難的一年,經歷過 Luna 幣崩盤和 FTX 垮台後,加密貨幣市場少了幾分狂熱,更多了一些冷靜。

作為加密貨幣的標杆,比特幣的價格已經從年初 47773 美元的高位跌至 16000
美元處徘徊,人們已經從「談幣瘋狂」變成了「談幣心寒」。

這是 FTX 倒閉引起的漣漪效應,它不僅讓 BlockFi
等交易平台隨之一起垮台,更重要的是它重創了人們投資加密貨幣的信心。

FTX 被美國有關部門指控為是「一個以欺詐為基礎的紙牌屋,同時又告訴投資者說它是加密領域最安全的建築之一」,誰能保證人們走出來
FTX 后,不會掉入下一個紙牌屋呢?該不該封禁加密貨幣這一話題又被美國政府提上了議程。

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參議員謝羅德 · 布朗 ( Sherrod Brown )
在最近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他建議美國財政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等政府機構應該要考慮禁止加密貨幣交易。

包括芒格、摩根大通的首席執行官傑米 · 戴蒙 ( Jamie Dimon )
在內的商業領袖也曾公開表示加密貨幣是種無意義的投資,傑米 · 戴蒙甚至將加密貨幣稱為「去中心化的龐氏騙局」。

作為投機資產,加密貨幣的前景似乎沒有過去那般輝煌,但我們還不至於給這串曾攪亂了全世界金融市場的位元組立墓碑。

哥倫比亞商學院的奧米德 · 馬勒坎 ( Prof Omid Malekan )
教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加密貨幣首先是一項技術,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比任何時候都好,最近的醜聞對加密貨幣市場未嘗不是一次很好的機會,它把市場上的騙子、投機者都趕了出去。

撇除掉炒作、欺詐等不良因素之後,加密貨幣才有可能被真正地用在改善人們的生活上,只是在此之前,加密貨幣可能還要經歷幾次大起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