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65. 我的新冠抗原已經轉陰,但訂的葯還在路上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真故研究室(ID:zhengulab),作者:王枻坤,編輯:龔正,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12 月初以來,全國新冠感染面擴大,抗原、布洛芬、連花清瘟成為健康保障的硬通貨。不過物流一時成了腸梗阻,
好不容易買到葯,但快遞卻無法及時送到手上。

時下,多地陽性患者早已轉陰,但被視為 ” 救命葯 ” 的包裹有的卻還在路上。

人已轉陰,葯還沒到

回顧陽的那幾天,顧清記憶猶新。全程他都是靠著家裡今年 8 月吃剩下的幾片感冒藥熬過來的。

早在 12 月 2 日,顧清就開始未雨綢繆,買葯備葯。但當天走了 8 家藥店,卻沒能買來一支抗原、一盒感冒藥,最後抱著兩瓶
50ml 的免洗洗手液落寞回家。

那時,感染還沒有大面積擴散,但藥品已出現供應緊張的情況。8 家藥店像約好了一般,在玻璃門上貼著一樣的 A4 紙,上面寫著 ”
沒有抗原、布洛芬、連花清瘟 “。

▲ 圖|藥店門口,受訪者供圖

回到家后,顧清火速在美團上買了六支抗原、一盒布洛芬、一盒連花清瘟、還有一盒退燒貼,共計 94.2 元。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抗疫的難度。這些葯,直到 10 幾天他陽康后,都還沒有送到。

顧清記得,12 月 7 日晚上十一點,他就開始發燒,一度燒到 38.9 度。那時在美團上下單的葯,已經過了 5
天,沒有一盒送到。

實在沒藥退燒止疼的他在群里進行了求助,兩名同事閃送過來了一盒感冒靈、兩支抗原、幾片止痛片,還有一盒感冒沖劑。

▲ 圖|同事閃送的 999 感冒靈

不過由於騎手緊缺,遲遲沒人接單,待收到葯時,已經快凌晨一點。

第二天,他在家裡無意中找到自己在八月初發燒后買過吃剩的一些葯,裡面就有布洛芬和維 C,這成了他整個疼痛期內 ” 最後的解藥 ”

直到他陽康,美團上的葯仍沒有送到,詢問了客服也沒有答案,無奈之下顧清都退了。

家住北京西城的劉曼同樣面臨著葯沒到,人已好的窘迫局面。

早在 12 月 10 日,劉曼的母親就開始發燒,她便在餓了么和美團上同時下單藥品,顯示的都是 1-3
日送達。但最後的結果是,有的訂單能送,有的則送不了,商家也不會主動告知,需要自己去問。

等了快一周,劉曼買的抗原和治療嗓子的葯依舊沒有發貨。那時母親和自己都退燒轉陰了,藥品的物流信息依舊沒更新,劉曼選擇了退款。

顧清和劉曼的故事並非個例。在小紅書上搜索 ” 買不到葯,收不到快遞 ” 之類的關鍵詞,吐槽物流或者調侃 ”
人都轉陰了,葯卻還沒到 ” 的筆記有很多。

在大家的吐槽文中,除了不發貨、沒有貨還有選擇性發貨的現象。

吳憐 12 月 7
日在餓了么平台上,購買了兩盒小柴胡、兩袋牛黃解毒片、三盒布洛芬、兩盒蒲地藍消炎片。但商家在沒和自己有過任何溝通的情況下,只發了兩袋牛黃解毒片就顯示訂單已送達。

之後吳憐聯繫商家一直失敗,聯繫餓了么客服,說葯早沒了,還沒來得及下架商品。但吳憐納悶的是,商家無貨又怎麼能成功發貨呢?在沒有任何溝通的情況下就直接少發貨,也沒有退回剩餘款項,”
這算是虛假髮貨吧。”

▲ 圖|吳憐的訂單

” 本來陽的那幾天,身體就不舒服,還花了不少精力去解決這些煩心事。” 吳憐至今還有點忿忿。

快遞、生產都陽了

在全國陸續染陽這段期間,藥品和醫療器具的運力不足,一直是懸在不少人心上的一塊石頭。有時,這不僅關係著能不能吃上藥,甚至還關係著生命安危。

血氧儀是判斷重症與否的醫療器材,如果血氧濃度降到 90% 以下,則為重症患者,需要緊急就醫。

劉曼雙十二前期在淘寶購入一台血氧儀,以備不時之需。13
日晚上,劉曼的母親大腦突然缺氧,大口打哈欠,指甲、臉色發白,當時血氧儀還沒有到。

所幸家裡還有一個能測心率的舊運動手環,當天晚上,劉曼母親的心率飆到
180~200。由於沒有血氧儀,也不敢冒然前往醫院。於是從網上學了些應急的緩解方法,把頭墊高些,開窗通風,不停喝水降低血液黏稠度,後來心率終於降下去了。

▲ 圖|劉曼在閑魚上淘到的測血氧手環

第二天一早,劉曼帶著母親去了醫院專門為新冠病人開設的發熱門診,做了心電圖后,醫生說是新冠引發的附加病症。

劉曼說令她驚訝的是,當時醫院裡竟然也沒有發燒葯,可見供應之緊張,還好自己的家中有去年剩餘的感冒藥。

” 按理說,血氧儀在 13 號那天應該是可以到的。但據說感染擴散的太快,陽性快遞員人數劇增,配送人手不夠,導致快遞積壓。”
劉曼詢問了客服得到這個理由。

北京朝陽區八里庄的一家快遞營業部,有 30 多位快遞員,放開后的一周,陽過的快遞小哥達到總員工數的
85%,還剩的數位小哥每天要處理幾萬件快遞,根本不可能及時送貨。

▲ 圖|順豐營業部

快遞員雷辰說,公司要求需轉陰后才能上班。所幸來現場取件的居民們都能理解快遞員的不易。

但也並非都是一片祥和,家在上海的張澤在遲遲收不到快遞的情況下,決定去順豐營業部自提,結果在小程序和官網上都沒有找到相應營業部的地址和電話,地圖上也搜尋無果。

最後還是找了很多能打通電話的其他營業部,才打聽到自己小區所屬的營業部在哪裡。”
用戶體驗很糟糕,小程序上找不到有用的信息,客服也經常不在線。” 張澤抱怨。

其實快遞環節陽了,不僅影響藥品的物流,也影響著所有電商渠道的物流效率。

小龍人乒乓是王平在某社交平台經營的店鋪,主營體育器材。他表示,放開前差不多每個月有 15 萬 ~30
萬的營收,而在放開的這兩周左右的時間,每天的營業額只有幾百到幾千元不等。貨發不出去,消費者也大量退款。

王平總結了下快遞癱瘓的原因。

首先就是很多站點優先配送的是那些保障民生的物品,如藥品、食品等,一般商品都延遲了配送;

其次是在運輸過程中,某中轉站出現了問題,這樣就會導致商家照常發貨,消費者也顯示能收貨,但因中轉站的問題,商品到不了消費者手中;

最後就是陽性快遞員劇增,人手不夠,分揀能力不足,倉庫爆倉了。

時下,不單是快遞環節被陽了,作為生產環節的藥廠,也開始陸續出現生產人員染陽的問題,這直接導致了生產一線的混亂。

業內有人士表示,接下來物資供應、以及生產一線的人手不足,可能會成為下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有可能還會導致物價上漲。

腸梗阻局面正在緩解

12 月 19 日起,# 多地向市場投放退燒藥 #、# 退燒藥緊缺有望元旦前緩解 #
等話題衝上微博熱搜,葯企加班加點滿負荷生產,陽性快遞員也逐漸轉陰,開始復工復產。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單日攬收量保持在 3.6
億件以上。為了打通最後一公里腸梗阻,各快遞企業紛紛採取增援措施,從全國多地調派力量馳援北京。包括菜鳥、京東、順豐等在內,已有河北、天津、上海、江蘇等地區的數千名快遞員抵達北京,參與最後的配貨環節。

京東快遞於 12 月 14 日調派了全國 1000
余名快遞小哥到北京進行支援。據媒體報道,京東為了鼓勵員工,設立了專項資金和激勵方案,針對外地支援員工,保底工資 9000 元 /
月,每人每天還給予 50 元的餐食補貼和 150 元的業務激勵補貼。

同時,京東還開設了 ” 優先配送 ” 的服務,快速識別藥品、生鮮、母嬰用品等訂單,優先配送,先解決剛需問題。

菜鳥也是第一時間在保證本地運力充足的情況下,從津、冀、黔、渝、川五地調派快遞員支援。這些快遞員到崗后,也是優先配送藥品、口罩等防疫物資。

不止快遞,外賣的配送人力也在不斷增多。據《經濟觀察報》報道,近期多平台通過招募新人、跨區調度等多種方式,持續提升北京的騎手運力儲備。自
12 月 14 日以來,新騎手註冊人數連日增長,其中 15 至 16 日新騎手註冊量環比上周同期增長
215%,目前累計新註冊騎手已超過 5000 名。‍‍

12 月 21 日, 餓了么也在北京開啟 ” 城市守護者支持計劃
“,通過加大激勵補貼、優化運力調配等方式加強服務,全力支持保供。目前,餓了么表示北京騎手數量已基本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在北京,持續跑單
15 天的新騎手平均可獲得 3000 元額外獎勵。

此外,一些藥品保供等措施也在實施。杭州媒體報道當地 70 多家連鎖藥店列入保供名單,南京也對抗原試劑進行了統一定價,每份 4
元,不得漲價。醫生也同樣建議像布洛芬這種剛需葯拆分成更小用量售賣更合適。

另外普通人之間也在開展一些互助。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搶葯的經驗。

第一批 ” 陽康 ” 的人已經陸續重回工作崗位,一些地方的買葯難、物流慢等難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

” 這個冬天註定難熬,但終究是會過去的。” 顧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