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媒:普京自我孤立和信息來源受阻促使其對烏戰接連誤判

華日:普京自我孤立和信息來源受阻促使其對烏戰接連誤判 https://t.co/bC0XuFVqKU pic.twitter.com/AfPFdU7jbM

— RFI 華語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RFI_Cn)
December 24, 2022

在周五刊登的一篇題為“普京被孤立和多疑,倚重少數強硬派顧問”的文章中,《華爾街日報》采訪了多名現任和前任俄羅斯官員以及接近克裏姆林宮的人士,他們大致將普京描述為一個孤立的領導人,“無法或不願意相信烏克蘭會成功抵抗”。據該報的消息來源稱,普京每天都會以書麵簡報形式查閱戰爭情況,他所獲得的信息則“經過精心調整,強調成功,淡化挫折”。

報導提及,9月下旬,俄軍在爭奪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地區的重要城鎮利曼(Lyman)的戰鬥中敗下陣來,這時前線的指揮官接到一個電話,是通過莫斯科的加密線路打來的。電話的那頭正是普京本人,命令他們不要退卻。

據現任和前任美國和歐洲官員以及一位了解此次交流的前俄羅斯高級情報官員稱,普京似乎對局勢的現實了解有限。他裝備簡陋的前線部隊正被烏克蘭人在西方提供的大炮支持下推進的部隊包圍著。這些知情人士說,普京回絕了自己的將軍們的命令,告訴部隊要堅守。

烏克蘭的伏擊繼續進行,10月1日,俄羅斯士兵匆忙撤離,留下了幾十具屍體和隨後被用於補充烏克蘭武器庫的俄國大炮。報導稱,普京期望烏克蘭戰爭能夠迅速、受歡迎並取得勝利。幾個月來,他一直在努力接受一個代價高昂的泥潭,並發現自己在一個旨在加強其好戰的世界觀並保護他不受令人沮喪的消息影響的權力結構的頂層被孤立和更為多疑。

據熟悉情況的人說,整個夏天,俄羅斯的軍事專家和武器製造商代表團在參加總統會議過後,質疑普京是否了解戰場上的現實。他們說,雖然普京從那時起一直在努力了解戰爭的情況,但總統身邊的政府仍在迎合他的信念,即俄羅斯將取得成功,盡管該國的人力和經濟犧牲越來越大。

報導稱,美國官員說,他們一直在努力尋找一個既對普京有影響力,又沒有被他的“俄羅斯冤屈敘述”所束縛的克裏姆林宮內部人士。普京越來越多地以近乎宗教的方式談論俄羅斯,將其視為一個有1000年曆史的文明,正在進行一場糾正曆史錯誤的神聖鬥爭,並將他提升到諸如彼得大帝等沙皇征服者領導人的層級。

美國官員說,盡管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接觸幾乎每天都在進行,無論是通過他們的大使館、五角大樓還是中情局,但這些對話已經受到限製,他們發現普京的一些最親密盟友甚至比這位專製領導人本人還要強硬。

報導指,據這位前俄羅斯情報官員以及現任和前任俄羅斯官員稱,普京每天早上7點左右醒來時都會收到一份關於戰爭的書麵簡報,其中的信息經過精心調整,強調成功,淡化挫折。俄羅斯和美國官員說,由於擔心數字監控,普京長期以來一直拒絕使用互聯網,這使他更加依賴由意識形態上的顧問編製的簡報文件。

熟悉此事的人說,戰場上的最新情況可能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到達普京的辦公桌前,因此它們往往是過時的。俄羅斯前線指揮官向俄聯邦安全局(FSB)報告,後者為俄聯邦安全會議的專家編輯報告,這些專家再將報告交給俄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他是幫助勸說普京入侵烏克蘭的鷹派人物。他反過來又把報告交給普京參閱。

帕特魯舍夫和俄聯邦安全會議沒有回應評論請求。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說,圍繞普京所說的“特別軍事行動”的規劃被列為國家機密。佩斯科夫說,“如前所述,總統有多種渠道接收信息”,“任何關於他收到歪曲信息的說法都與現實不符。”

現任和前任俄羅斯官員以及接近克裏姆林宮的人士表示,普京仍然完全致力於使烏克蘭屈服,並準備調動俄羅斯的經濟和人口通過多年來取得成功。如果西方的武器運輸和經濟支持出現問題,而烏克蘭人的士氣下降,那麽總的來說,他仍然有可能成為這場已經是二戰以來歐洲最大的戰爭的勝利者。

據熟悉此事的人說,幾個月來,俄羅斯官員、親政府的記者和分析家們試圖親自向他們的總統說明他的入侵是如何陷入困境的。據一位熟悉此事的人說,當一位長期從事民意調查的人向普京的辦公室提出一項調查,顯示入侵後不久公眾的支持率低於預期時,他的辦公室用普京的全名回應說:“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現在不需要感到不安。”

報導提及,當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發時,注重健康的普京從他在莫斯科郊區的慣常住所撤退到距離首都250英裏的瓦爾代湖附近的一個偏遠莊園,以及位於黑海邊的索契總統夏日住所。據知情人士透露,在那裏,他與他的老朋友、俄羅斯媒體大亨科瓦利丘克(Yuri
Kovalchuk)一起度過了漫長的時光,他們兩人就恢複大俄羅斯的共同想法進行了討論。

報導稱,據熟悉此事的人士講,包括佩斯科夫在內的其他官員大多通過視頻屏幕與普京交談。佩斯科夫拒絕對這一說法進行評論。美國中情局局長伯恩斯(Bill
Burns)在今年4月的一次發言中提到,普京的“顧問圈子縮小了,在這個小圈子裏,質疑他的判斷力或他對自己的命運是恢複俄羅斯的影響力這一近乎神秘的信念提出質疑,從來都不會對職業生涯有任何幫助”。

其中最主要的鷹派顧問是俄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他與普京在列寧格勒同為年輕克格勃軍官時就有過合作。帕特魯舍夫曾說,美國“寧願俄羅斯根本不存在”。熟悉此事的美國官員說,隨著這個圈子的收緊,普京變得越來越偏執,確信美國正在烏克蘭部署核武器。

這些官員說,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和國防部長紹伊古保留了與普京接觸的機會,但缺乏影響,無法緩和他的觀點。2021年7月,普京發表了一篇長達6917字的關於烏克蘭國家的曆史文章,即《論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曆史統一》,這篇文章是在科瓦利丘克的陪同下單獨撰寫的。

報導稱,在烏克蘭境內,一位與克裏姆林宮有聯係的商人也正在告訴普京他想聽到的內容。俄羅斯資助的烏克蘭寡頭政治家梅德韋丘克(Viktor
Medvedchuk)讓普京成為他女兒達裏婭的教父。據烏克蘭前總檢察長盧岑科(Yuriy
Lutsenko)說,多年來,梅德韋丘克有一條專線可以與普京聯係——一個帶有俄羅斯號碼的電話和一個烏克蘭人稱之為Kremlyovka的安全呼叫應用程序,指的是克裏姆林宮。在調查2014年馬航MH17航班在烏克蘭上空被擊落的事件中,該部門曾竊聽過與克裏姆林宮有關人員的電話。

兩位接近克裏姆林宮的人士說,梅德韋丘克曾向普京保證,烏克蘭人認為自己是俄羅斯人,並將用鮮花歡迎入侵的俄羅斯士兵。梅德韋丘克後來在烏克蘭被捕,然後作為9月換俘的一部分被釋放到俄羅斯。與此同時,據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秘書達尼洛夫(Oleksiy
Danilov)和一位接近克裏姆林宮的人士稱,俄聯邦安全局在入侵前篡改民意調查數據,以說服普京:烏克蘭人將歡迎俄羅斯士兵。達尼洛夫說,其他民意調查似乎完全是捏造的。

俄聯邦安全局沒有回應評論請求。據前俄羅斯情報官員和一位接近俄國防部的人士稱,戰爭計劃更多地落在俄聯邦安全局身上,而不是軍隊。在入侵前的幾周,俄羅斯國防部保持著正常的工作時間,對緊迫性沒有什麽感覺。

據熟悉此事的人說,佩斯科夫、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Anton
Vaino)以及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基裏延科(Sergey Kirienko)都不知道這些計劃。戰爭開始15天後,在他對基輔的閃擊戰失敗後,普京在一張繡有金色圖案的扶手椅上皺著眉頭,俄防長在一次電視會議上通過視頻鏈接向他介紹情況。

“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紹伊古說。“我們每天都向您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