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緬甸政局動蕩近兩年 中國開辟直往印度洋新通路了嗎?

緬甸政局動蕩近兩年 中國開辟直往印度洋新通路了嗎? https://t.co/1nGXYQGigq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December 24, 2022

中國在緬甸的“一帶一路”項目麵臨重重阻礙。早於2018年,中緬雙方就簽署高達數十億美元的中緬經濟走廊諒解備忘錄,但隨後相關計畫因環保、少數民族武裝衝突等問題擱置,即便2020年部分項目獲得重啟,但隔年緬甸爆發軍人政變,又讓工程再次停擺。

雖然近日中國央企高調宣示,其在緬甸投資的燃氣電站實現三機同時並網發電,中國在緬經濟建設看似持續推進,但專家指出,相關計劃進度仍非常緩慢。此外,有鑒於當地政局依舊不穩,明年緬甸的中國“一帶一路”項目仍難獲得實質進程,北京欲藉由在緬建設,打通從緬甸陸路直入印度洋的經濟及戰略目標,短期內恐難以實現。

在緬甸軍事政變近700天之際,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本月中旬發布消息,表示位於緬甸皎漂(Kyaukphyu)、中國電建在海外投資的首座燃氣電站,首次實現三台發電機同時開網發電,當日全廠升至96兆瓦(MW)負荷穩定運行,為後續全廠聯合循環總啟動“打下堅實基礎”。

據中國電建官網資料,皎漂燃氣電站項目總發電量約為135兆瓦,年發電量10億千瓦時,是“‘一帶一路’倡議在緬甸最重要的支點”,投運後“可顯著提高該地區電力供應能力。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則於今年10月表示,皎漂燃氣電站項目將於2023年1月正式進入商業運行。

在中國宣傳之下,盡管皎漂燃氣電站項目進度看似持續推進,但專家認為,綜觀目前中國在緬的“一帶一路”建設,可說是舉步維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20年訪問緬甸時強調,中緬雙方共建“一帶一路”的“重中之重”,是中緬經濟走廊建設。
2018年9月,中緬雙方簽署高達數十億美元的中緬經濟走廊諒解備忘錄,這項“人字型”經濟走廊長達1700公裏、北起中國雲南,經中緬邊境南下至中部的曼德勒(Mandalay),再分別向東西延伸到新仰光城及皎漂經濟特區,其中包含木姐(Muse)及曼德勒之間的高鐵項目、皎漂深水港及新仰光城計畫最受外界關注。

不過,在緬甸政變之前,當地“一帶一路”計劃因環境保護問題、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零星武力衝突等原因而有所停滯。盡管習近平於2020年訪緬時大力推動重啟,但相關工程在政變發生後又再次停擺。

緬“一帶一路”建設舉步維艱

澳大利亞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管理學院國際企業學係副教授、緬甸專家慧慧嬁(Htwe Htwe
Thein)告訴美國之音:“自從政變以來,緬甸的局勢非常不安全,軍政府隻能控製緬甸的某些區域,且中緬經濟走廊正出現激烈衝突,所以中國政府和企業會擔心如何保護他們的商業利益。”

她記者說:“眾所周知,目前隻有少數幾個國家樂於與軍政府打交道,中國投資再次啟動將使軍政府看起來態勢良好,所以他們歡迎投資,也有一些跡象表明這些項目正再次重啟,但從中國方麵來看,他們擔心利益維護問題,所以這些經濟活動重啟進度恐非常緩慢。我們已經看到一些來自中國的投資,在中緬經濟走廊沿線開啟活動,所以有一些活動已重啟,但尚未完全恢複。

美國聯邦研究機構美國和平研究所(USIP)緬甸項目主任傑森·塔爾(Jason
Tower)也認同慧慧嬁的說法,表示緬甸軍政府部分不當的政策,也導致中國現今在緬的經濟建設進展甚微。

塔爾談到中國在緬甸的經濟項目時對美國之音說:
“我想中國試圖推動,緬甸軍政府似乎也一直在努力推進,但無論是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緬甸軍政府都不是一個稱職或合法的參與者,它們出台了一連串錯誤的經濟政策。所以,中國在緬經濟項目並未取得很大進展,主要是因為軍方缺乏合法性,無法控製一些關鍵的交通走廊。”

民地武衝突和環保問題依舊

觀察人士不僅指出,中國部分在緬經濟活動緩慢重啟,還認為緬甸“一帶一路”建設中既有的環境汙染、土地正義和少數民族武裝衝突問題,目前也仍未獲得有效改善。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員、東南亞事務專家黃宗鼎告訴美國之音:“有關於這些(中國在緬)個別的投資項目,它都有一些不同的這個政經風險存在。比如說皎漂港,它位處於若開邦,也就是羅興亞人問題的省份,動蕩問題顯然對包括若開邦還有所在的皎漂港來說,都是非常不穩定的地緣因素。”

他說:“再來就是曼德勒到雲南的這一段的鐵路的連結,牽涉到撣邦、還有佤邦,乃至於果敢(Kokang)的民地武(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地方軍閥勢力的問題,那現在軍政府當家,在這個背景下,這些緬北的民地武,會不會跟軍政府衝突的過程當中,會影響、牽動到高速鐵路的建設?顯然也是一個問題。再來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密鬆(Myitsone)水電站,這個就牽涉到環保的問題、還有萊比塘(Letpadaung)的銅礦開采,牽涉到土地正義的問題。

緬甸反中怒火難熄

不僅中國在緬建設既有問題暫無解,澳大利亞科廷大學的慧慧嬁還表示,緬甸中企還可能間接助長暴力事件。

慧慧嬁說:“我還看到(在緬)中國企業加強安全防範,像是警衛和安全部隊在當地保護他們的設施,但這會造成問題,因為這些安全部隊是緬甸軍事結構的一部分,因此這些在此保護中國人利益的士兵讓當地人憂心忡忡,也造成攻擊事件,所以這一點也未對當地社區帶來利益。”

早在政變之前,緬甸民眾就因中國移民和商人大量湧入,而對中國人嚴重不信任。2021年緬甸軍方奪權後,當地有許多人認為北京支持軍政府,反中情緒持續升溫,甚至有32家中資廠房於同年3月遭人打砸。

然而,印度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RF)戰略研究項目研究員斯裏帕娜·巴納吉(Sreeparna
Banerjee)說,現階段緬軍可能想藉由中國投資鞏固統治正當性,但這種做法難以得到民眾支持,更可能讓當地反中怒火進一步延燒。

巴納吉告訴美國之音:“政變後,許多(中資)項目持續進行,這表明盡管失去緬甸人民支持,北京仍致力於與緬甸軍方做生意。
由於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支持和站在軍政府領導人那邊,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反中情緒將持續存在。軍政府在某種程度上,也在利用中國的投資來展示在當地的合法性和穩定性,盡管受到(外國)製裁和外國直接投資下降的衝擊。”

緬對中債務衝擊民眾生計

此外,專家還擔憂緬甸恐掉入中國債務陷阱。巴納吉於本月在觀察家研究基金會上發表《“一帶一路”倡議在緬甸政變後的重整》(Revamping
BRI in post-coup
Myanmar)的文章,表示目前緬甸對中國的依賴愈來愈深,雖然緬甸政府正藉由這些中資項目以試圖重振經濟,但它“會在沒有充分權衡風險的情況下這樣做。
隨著習近平成為‘終身領導人’,一個依賴(中國)、備受控製和負債累累的緬甸,並非是緬甸軍政府的合適未來。”

無獨有偶,印度媒體《組織者周刊》(Organiser
Weekly)也於本月中刊登一篇名為《即將陷入中國債務陷阱的緬甸》(Myanmar next in line for Chinese
debt
trap)文章,稱中國“以搭上發展中國家和經濟落後國家的便車而聞名於世,隨後迫使它們做出外交和經濟讓步,最終讓東道主徹底破產,並陷入永無止境的債務陷阱流沙。東南亞國家緬甸就是這種情況。”

緬甸於2020年時已累積約100億美元的外債,其中最大外債債主是中國,其總額占緬甸外債總數的40%,即約40億美元。目前尚不清楚緬甸最新積欠中國的債務金額,但緬甸事務專家慧慧嬁說,很可能比2020年還高,而她認為,緬甸軍政府將因積欠中國大筆債務,全力維護當地的中資開發案,這恐讓居住在附近區域的民眾生計飽受衝擊。

慧慧嬁說:“我們已經看到相關報道,那些住在這些(中國)投資區附近的漁民,不得在這些區域內捕魚,所以民眾已不允許去過去他們常去的水域捕魚,這些實際出現的情況讓人憂心。”

中在緬投資前景難容樂觀

中國在緬甸建設挑戰不斷,還可能讓當地民眾生活進一步惡化,緬甸政變更使相關投資窒礙難行,但北京推動在緬“一帶一路”計劃的決心似乎不變。對此,慧慧嬁表示,這顯示北京希望藉由當地建設,打通由緬甸陸路直入印度洋的經濟及戰略目標。

慧慧嬁說:“通過緬甸(進口能源),而不是直接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口石油和天然氣,符合中國的戰略利益。中國貨物也可藉由緬甸進入印度洋,然後出口到中東和歐洲,所以通過緬甸的貿易路線非常有利,可以縮短時間,中國政府希望借此獲得經濟優勢。
所以,這個中緬經濟走廊具有經濟和戰略利益。”

但即便中國深知在緬建設對其經濟及戰略利益的重要,除了當地政治情勢難讓中國大興土木之外,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宗鼎也說,中國國內目前的經濟情況,恐也將拖累未來在海外的“一帶一路”計劃。

黃宗鼎告訴美國之音:“現在‘一帶一路’量能縮減,以往‘一帶一路’,它推動的這個根本緣由,是中國的內部的經濟的產能過剩,現在由於外資大量撤出,然後失業率、封控的問題,中共的產業量一旦大幅下降萎縮的話,那麽必然會影響、排擠到中國‘一帶一路’的投資。”

美國和平研究所緬甸項目主任塔爾也說,有鑒於緬甸影子政府民族團結政府(NUG)及其組建的軍事組織人民防衛軍(PDF),目前仍致力與軍政府對抗以推翻政變和恢複民主,緬甸短期仍難恢複平靜。因此,中國在當地的投資或建設計劃前景依舊堪慮。

塔爾說:“我不認為(中國)這些大型經濟項目得以在明年獲得支持,它們確實需要最起碼的穩定才能繼續推進。我認為關鍵問題在於,全緬各地都出現阻力,這些民族武裝組織和一般民眾,都沒有真正把軍政府視為合法的政治行為體,所以我認為這才是問題的症結所在。
如果北京希望其基礎設施在短期內向前發展,它將會麵臨一些非常重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