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塔利班再出禁令:禁止婦女在非政府組織工作

塔利班政府12月24日下令所有在阿富汗的外國和國內非政府組織暫停雇用婦女,據稱是因為一些女性雇員沒有正確佩戴伊斯蘭頭巾。塔利班當局還宣布禁止“成年女孩”在首都喀布爾的清真寺參加宗教課程。這些禁令是阿富汗新統治者對婦女權利和自由的最新限製性舉措,在塔利班禁止女性在全國各地的大學就讀後僅幾天,這些禁令就出台了。

塔利班當局20日宣布禁止阿富汗婦女就讀大學,在校女大學生立即停課後,這一禁令引發了在該國主要城市的女性抗議,以及男大學生和老師通過拒絕參加考試甚至辭職的方式所進行的聲援。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及多個聯合國機構紛紛就此表達擔憂與憤慨,並敦促阿事實上的當局保障婦女和女孩接受各級教育的平等權利。古特雷斯20日晚通過發言人發表聲明稱,剝奪婦女和女孩的教育不僅是對其平等權利的侵犯,還會對整個阿富汗的未來產生破壞性的影響。

據美聯社報導,禁止婦女在阿富汗境內非政府組織供職的禁令來自塔利班政府代理經濟部長卡裏·丁·穆罕默德·哈尼夫(Qari Din
Mohammed
Hanif)所發表的一封信,信中說,任何被發現不遵守該命令的機構將被吊銷在阿富汗的營業執照。該部的發言人阿卜杜勒·拉赫曼·哈比卜(Abdul
Rahman Habib)向美聯社證實了這封信的內容。

塔利班經濟部稱,該部門收到了關於為非政府組織工作的女性工作人員沒有佩戴“正確的”希賈布(hijab)伊斯蘭頭巾的
“嚴重投訴”。目前還不清楚這項命令是適用於所有婦女,還是隻適用於在非政府組織工作的阿富汗婦女。由於擔心塔利班的最新舉措可能成為全麵禁止阿富汗婦女離開家庭的墊腳石,更多細節沒有立即公布。

一個向年輕人介紹性別暴力等社會問題的女培訓師尼亞紮伊(Maliha
Niazai)對此表示,“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不是人嗎?為什麽他們要以這種殘忍的方式對待我們?”
這位25歲的年輕人在阿富汗Y-Peer公司工作,住在喀布爾。尼亞紮伊說,她的工作非常重要,因為她在為國家服務,而且是唯一支持她家庭的人。尼亞紮伊問道:“在這個公告之後,官員們會支持我們嗎?如果不會,那他們為什麽要奪走我們嘴裏的飯?”

另一位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一名來自賈拉拉巴德市的24歲的挪威難民理事會工作人員說,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時刻”。她說:“這份工作給我帶來的不僅僅是……生活,它是我所有努力的代表”。她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全而拒絕透露自己的名字。

聯合國譴責了塔利班當局針對婦女的這一最新禁令,並表示將尋求與塔利班領導層會麵,以獲得一些澄清。聯合國在一份聲明中說:“剝奪婦女選擇自己命運的自由意誌,剝奪她們的權力,把她們係統地排除在公共和政治生活的所有方麵,使國家倒退,危及在該國實現任何有意義的和平或穩定的努力。”

在另一項法令中,塔利班政府朝覲和宗教事務部發言人法齊爾·穆罕默德·侯賽尼(Fazil Mohammad
Hussaini)周六晚些時候宣布,“成年女孩”被禁止在喀布爾的清真寺參加伊斯蘭課程,盡管她們仍然可以去獨立的伊斯蘭學校(madrassas)。他沒有提供進一步的細節,也沒有詳細說明禁令所影響的年齡,以及如何執行,更沒有解釋為什麽這項措施隻適用於喀布爾的清真寺。

據目擊者說,周六早些時候,塔利班安全部隊使用水炮驅散了在西部城市赫拉特抗議禁止婦女接受大學教育的婦女。據目擊者稱,周六約有二十幾名婦女前往赫拉特省省長家抗議該禁令。當她們被發射水炮的安全部隊逼退時,許多人高喊著:“教育是我們的權利”。與美聯社分享的視頻顯示,這些婦女尖叫著躲在一條小街上,以躲避水炮。然後她們繼續抗議,並高呼“可恥!”

赫拉特省省長發言人哈米杜拉·穆塔瓦基爾(Hamidullah
Mutawakil)聲稱,隻有4到5名抗議者參加了抗議。他稱,這些人“沒有任何目的,他們隻是來這裏拍電影”。他沒有提及對婦女的暴力或使用水炮的情況。

國際上對塔利班當局對阿富汗婦女實施大學禁令進行了廣泛的譴責,包括沙特阿拉伯、土耳其、阿聯酋和卡塔爾等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以及來自美國和其他七國集團國家的警告,即該政策將對塔利班造成影響。

盡管塔利班起初承諾實行更加溫和的統治,尊重婦女和少數民族的權利,但自2021年8月奪取政權以來,他們廣泛實施了對伊斯蘭教法的嚴格解釋。他們禁止女孩上初中和高中,現在是大學,還禁止婦女進入大多數就業領域。

阿富汗婦女還被命令在公共場合從頭到腳地穿衣服,並被禁止進入公園和健身房等公共場所。阿富汗社會雖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傳統的,但在過去20年美國支持的政府中,社會越來越多地接受了女孩和婦女的受教育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