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此次疫情2月或是爆發高峰(圖)

新聞 俊杰 1个月前 (01-24) 45次浏览

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此次疫情2月或是爆發高峰(圖)
疫情蔓延,武漢封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持續引發關注。

1月22日,國家衛健委公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顯示目前無華南市場暴露史病例增加,並出現了聚集性病和無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

1月23日,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告訴界麵新聞,無華南市場暴露史病例和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的出現,意味著出現了二代病例,目前病例數量仍在增加,她預計2020年2月份可能是疫情爆發的高峰期。楊功煥曾參與2003年SARS疫情防控工作。

楊功煥認為,17年前防控SARS疫情收獲最重要的經驗,即實事求是的通報疫情信息,發動全社會來群防群治,最終攻克難關。雖然現在科研力量進步很大,但及時通報疫情信息,“仍是最核心,最深刻的經驗”。

以下是采訪全文:

界麵新聞:最新版的診療方案提到無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是不是疫情更嚴重了?

楊功煥:這說明感染者有可能接觸過來自武漢的人,或者說間接接觸過來自武漢的人,因為在廣州就出現過這樣的案例,他沒去過武漢,但是他的家人去過武漢,後來他也感染了病毒,這種已經比較普遍了,也就是說有二代病例了。但是目前公布的二代病例並不多,如果多的話,說明它在其他地方可能出現了爆發;如果很少,說明除了在武漢之外的地方,還可以控製。

界麵新聞:你說的這種二代病例的多與少,如何去界定?

楊功煥:那就得看病例數量,因為我不掌握疫情數據,隻是有人告訴我,上海、廣州都有這樣的病例。因為現在除了武漢之外的地方,通報出來的人數都不多,最多的也就20多例,如果突然出現幾十例,而這些人又都沒到過武漢去,那從我們的統計曲線標注出來,就會比較陡,就應該值得警惕了。就像武漢,1月20號突然從幾十例變為幾百例,現在到400多例。

界麵新聞:這一數據的突然變化,是因為感染人數突然增加,還是信息通報滯後的緣故?

楊功煥:這很難回答,到底是這些人是已經發現了很多天才確診,還是突然感染的,都需要流行病調查的細節資料,目前確實無法回答這問題。

界麵新聞:你參加過SARS的防控,你覺得從那次疫情中得到的最大經驗是什麽?

楊功煥:防控SARS疫情最重要的經驗就是說真話,實事求是的把病例資料拿出來。實際上,當年SARS爆發,起源於隱瞞疫情,不通報初衷也許是好的,怕大家恐慌,但是如果你不能讓所有人知道,不讓大家理解,不采取群防群治的措施,而隻想我替你擋著,我不告訴你免得嚇著你,這種傳染病最後都會很難控製。

界麵新聞:有一種觀點認為,現在我們的科研力量進步了許多,武漢還有全國最先進的病毒研究所,對於此類疫情的防控作用很大,對此你怎麽看?

楊功煥:也許現在我們的技術高多了,分離病毒的能力高多了,我們的實驗設備,檢測設施都先進了,這些當然都是有用的,但是一個核心的問題就是,麵對傳染病疫情,我們不能隱瞞,我們需要告訴老百姓,然後讓大家理解,我們才能更好的防控。這是個最簡單,也是最深刻的教訓。

界麵新聞:我們也注意到,一些人自稱疑似感染,但並沒有出現在通報的信息裏。

楊功煥:好像大家也都在說,要說真話,誰不說真話誰就是千古罪人,但實際上許多事情,包括醫務人員感染等,都隱蔽了一段時間才爆開來。我覺得越是在這個時候,政府越應該相信老百姓,相信大家的能理解和配合,誰都不想把事情搞大,誰都想把疫情控製住。不要認為把真相告訴老百信就失控了,我相信大家都是理性的,都希望把防控工作做好。

界麵新聞:這幾日還有一種觀點認為,SARS其實並不是被人類消滅的,而隻是病毒自己放過了人類,是這樣麽?

楊功煥:SARS剛開始爆發有一段時間失控,但到後期我們的防控措施還是有利的,在北京,在香港,在全中國,我們的防控措施都是有效的。他們說疫情自己消失,不是指在流行過程中消失,而是指在後麵幾年,它就沒再出現過。2003年爆發得那麽厲害,但2004年就隻有一個實驗室感染,後來就再也沒有出現了。所以我們在思考,這種在野生動物中隱藏的病毒,通過中間宿主再傳染到人的這類傳染病,如果說我們隻要不接觸野生動物,不吃野生動物,是不是自然傳播途徑就斷了?我記得SARS疫情之後,對於排查販賣果子狸,杜絕吃野味是做得很嚴的。

界麵新聞:以你的經驗看,此輪疫情是否與野生動物有關?

楊功煥:SARS疫情爆發後,大家都不吃野味了,是不是過了一段時間,吃野味的習慣又回來了?現在看來,這一輪疫情又跟野生動物有關。當然吃野味不見得馬上就碰到這類病毒,實際上冠狀病毒好幾十種亞型,並不是每一種都致病,變異到現在的樣子需要一個過程。雖然它跟SARS不一樣,但是它與SARS的一些特性,很像SARS病毒,比如都可以通過呼吸係統傳播。所以我覺得還是這原因,並非他們覺得無章可循。

界麵新聞:1月22日,有科研人員發表論文,認為蛇可能是病毒的攜帶者,你怎麽看?

楊功煥:現在都很難說,又說是豺,也有說是蛇,也有說是蝙蝠,蝙蝠又是寄生在哪種野生動物中,現在都不好說,等之後的結果吧。

界麵新聞:這方麵的研究大概需要多久才有結果?

楊功煥:這個不好說,科研不是生產,有時候可能很快,但都是需要時間的。但是這個不影響防控,因為傳播渠道大致是清晰的,通過野生動物,到中間宿主,而且現在已經人傳人了。這個病毒的分離也證明人傳人的特性比較強,人跟人的隔離,是個非常大的難題。不是像血傳播,消化道傳播,都比呼吸道傳播好控製,呼吸道傳播的飛沫,肉眼也看不到,這個多難預防的。

界麵新聞:未來有沒有殺死這種病毒的可能?目前康複的人又是如何治療的?

楊功煥:不能,現在對冠狀病毒都沒有藥物。殺死病毒的藥物都沒有,現在都是支持療法,讓你自己自限度過。康複的人是自限作用的結果,就是靠自身的抵抗力,讓病毒逐步清除的。

界麵新聞:從你的經驗來看,此次疫情可能持續多久?

楊功煥:SARS疫情是2003年6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解除對中國的旅行警告的,從爆發到解除疫情將近半年。但這次不好說,現在病例都在增加,我覺得2月份將是爆發的高峰期。

中華文化新聞網: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此次疫情2月或是爆發高峰(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此次疫情2月或是爆發高峰(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