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那個割肝救子創造醫學奇跡的武漢媽媽 後來怎麽樣了?

“你有重度脂肪肝,不適合做肝移植手術。”

湖北武漢某醫院,醫生搖搖頭不讚同地說。

母親陳玉蓉聽到這話不禁紅了眼眶。

如果不能把肝捐給兒子,兒子就會死。

她似是想到了什麽,眼含希冀地問:“醫生,如果我能治好脂肪肝,是不是就可以救兒子了?”

醫生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但是兒子的病不能拖下去了,最多隻剩下一年的時間。

想要在一年內治好脂肪肝,談何容易?


陳玉蓉卻是振作了起來,決定投入所有精力減脂肪肝。

55歲的她,每天在家門口的堤壩上暴走十多公裏。

7個月內從66公斤減到60公斤,她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心愛的孩子,為了一場生命的奇跡。

轉眼間多年過去了,她和兒子都怎樣了?

在意外沒有來臨之前,陳玉蓉一家是令人羨慕的“模範家庭”。

夫妻二人都有正式工作,結婚多年感情濃厚。

他們的兒子葉海斌從小活潑機靈,親朋好友無一不誇讚。

但天有不測風雲,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

1991年的某一天,13歲的葉海斌身體突然出現異常。

原本口齒伶俐的他,變得結結巴巴,吐字不清。

一開始夫妻倆沒有太在意,覺得小孩子一天一個樣,可能過陣子就好了。

可過了幾天,葉海斌的情況卻是更嚴重了,走路歪歪扭扭,一個不穩就要摔倒。

夫妻倆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連忙送兒子去醫院。


經檢查,葉海斌最後被確診為肝豆狀核病變。

肝豆狀核病變是一種罕見的先天性疾病,這種疾病使肝髒無法排泄體內的銅,長期淤積的銅,會影響身體的中樞神經係統和其他髒器,最終可能導致死亡。

醫生說要做肝髒手術,但手術需要的費用,不是這個普通的工人家庭能夠承擔的。

而且以當時的醫療技術水平和條件,成功概率無法保證。

最終,陳玉蓉夫妻決定采取保守治療。

自此,陳玉蓉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兒子身上。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葉海斌看上去跟正常孩子沒有什麽不同,能跑能跳,每天活得無憂無慮。

孩子無憂無慮的背後,離不開母親不辭辛勞的付出。

1996年,陳玉蓉退休了。

但她沒有因此停止工作,而是進了一家私企當會計,沒日沒夜加班工作。

這一切,都是為了給孩子掙醫藥費。

丈夫也是如此,退休後選擇再就業,夫妻倆十幾年如一日,任勞任怨。

葉海斌很爭氣,每天按時吃藥,積極鍛煉身體。

到了適婚年齡,還遇上了一個願意跟他攜手度過一生的姑娘,兩人結婚生子。

就在陳玉蓉以為兒子的病就要好了的時候,意外再次來臨。

2008年深冬,葉海斌去了宜昌出差。

走在路上,他忽然感覺天旋地轉,蹲在路邊咳嗽起來。

這一咳,直接咳出來一大攤血,人也暈了過去。

好心的路人看到這一幕,連忙上前把他扶起,並叫了救護車。

得到消息的陳玉蓉,不亞於五雷轟頂。

她放下手頭的工作,第一時間趕到醫院。

醫生嚴肅地說:

“你兒子的病不能再拖了,現在必須進行肝移植手術,否則一年後就會沒命。”

一年,隻是醫生預估的最好結果,也許還會提前發病。

高昂的醫藥費,一家人東拚西湊勉強可以解決,但是肝移植手術,最重要的就是適配肝。

想要得到適配肝,要麽就等醫院有捐獻者的肝髒,要麽就是直係親屬。

不過親人捐贈的器官,會在很大程度上提高手術成功概率。


這一晚,陳玉蓉失眠了。

“兒子出院後要吃藥,小孫女要養育,丈夫的身體要垮了,這個家還怎麽撐下去?媳婦也不能捐,她還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

種種考慮下,她決定把自己的肝換給兒子。

她以為自己隻要答應了,從此兒子就能過上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但醫生接下來的話,猶如一盆涼水當頭潑,透心涼。

經檢查,陳玉蓉的脂肪變肝細胞超過50%,被確診為重度脂肪肝。

兒子葉海斌的肝髒必須全部切除,母親就需要切1/2甚至更多的肝髒給兒子。

可是,母親患有重度脂肪肝,1/2的肝髒不足以支撐其自身的代謝。

無奈,捐肝救子的手術被取消。

可是不把肝捐給兒子,兒子就會死,到底該怎麽辦?

陳玉蓉似是想到了什麽,眼含希冀地問:

“醫生,如果我能治好脂肪肝,是不是就可以救兒子了?”

醫生覺得這是個辦法。

但想要在一年內治好脂肪肝,談何容易?

隻要有一絲希望,就不能放棄。

陳玉蓉重新振作了起來,回到家裏就開始了減脂肪肝工作。

從陳玉蓉家旁的巷子裏走上堤壩,一個來回正好是5公裏。

陳玉蓉早上走一次,晚上走一次,一天就是10公裏。

2009年7月的一天夜裏,壩上出了車禍。

此後好長一段時間,晚上再無人到壩上走路。


唯獨陳玉蓉還在壩上走,她說:

“什麽鬼我都不怕,對於一個女人,還有什麽比失去孩子更可怕!”

一日三餐也很簡單,早上一碗稀粥就饅頭,中午和晚上是青菜裹飯團。

“隻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飯,離救兒子的那天就會近一點。”

抱著這樣的決心,陳玉蓉一走就是7個多月。

這7個月,她走爛了四雙鞋,體重從68公斤減到60公斤。

雖然體重沒輕多少,但是7個月的時間居然走出了奇跡。

當她再次來到醫院檢查時,結果令人驚喜,肝穿顯示:脂肪變肝細胞所占小於1%。

說的直白點,脂肪肝消失了!

這個結果讓醫院的教授大為震驚:

“從醫幾十年,還沒有見過一個病人能在短短7個月內消除脂肪肝,更何況還是重度,這就是奇跡!”


2009年11月3日,陳玉蓉被推進手術室,由器官移植所所長陳孝平教授親自主刀。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手術,肝移植順利完成,陳玉蓉二分之一的肝髒被移植到了兒子身上。


半個月後,陳玉蓉的身體恢複了往日的健康,在家人陪伴下離開了醫院。

也就是這一年,她“割肝救子”的感人事跡被媒體爭相報道。

通過媒體的報道,陳玉蓉的經曆被全國人民所知,無人不感動。

2010年,她被中央電視台評為“2009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本以為故事到這裏就要結束了。

可是就在兩年後,網上傳出了陳玉蓉拿著愛心人士的捐款去整容的消息。

整容事件一出,網友紛紛質疑陳玉蓉的行為。

就連她的兒子葉海斌都表示不理解,不明白母親為什麽要整容。

不過陳玉蓉很快就澄清了這件事。

她的確進行了雙眼皮和眼袋去除手術,但這是她為醫院進行了代言之後,用自己的錢進行的手術,沒有動用愛心人士捐贈的善款。

至於整容原因,陳玉蓉對大家的解釋是年紀大了,很多單位拒絕錄用她,可她又不想在家裏當閑人,就想通過整容改變一下情況。


不過我想,大多數女性整容無非一個原因:愛美。

無論陳玉蓉是想找工作整容還是因為愛美整容,這都是她的自由,我們無從指摘。

寫到這裏,忽然感到一陣心酸。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哪個媽媽年輕時不是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呢?

但是後來,她有了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往後餘生便告別了風花雪月,把柔軟藏進心中,將長劍握在了手上,成了披荊斬棘的勇士。

對此,我們要做的不是指責,而是感恩。

上帝無暇照顧所有人,所以創造了母親。

母愛是人類情緒中最美麗的,因為這是不摻雜任何利益的愛,不求任何回報的愛。

正如詩人紀伯倫所說:母親是弓,兒女是弓上射出的箭。

而我想對天下所有為人子女的人說:

不管飛得多高多遠,當母親需要你的時候,請你毫不猶豫地調轉方向。

因為你的飛翔,用的是她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