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春晚相聲進化史:這,還是相聲嗎?

2023 的春晚,已經播完好幾天了。

我感覺好像看了,又好像沒看。腦子裏似乎沒有什麽留存的東西。

春晚後的幾天,很多人都被過去的回憶刷了屏——

1983 年跨界主持的劉曉慶,1987 年的 ” 齊天樂 ”
春晚的西遊記劇組,還有橫跨了至少兩代人記憶的趙本山、趙麗蓉演繹過的無數經典小品 ……

回味過後,往往少不了一聲歎息。

 

1987 年 ” 齊天樂 ” 春晚 圖源網絡

遺憾,過去的時光留不住,經典的作品隻能時不時拿出來回味。

放眼當下,總覺得空虛。

盡管這兩年還是有《隻此青綠》與《五星出東方》這樣美輪美奐的精彩表演令人讚歎,但更容易共情觀眾的語言類節目,卻越來越少有能被人記住的。

尤其,是相聲。

1987 年 群口相聲《五官爭功》 圖源網絡

01

這幾年

幾乎沒有好相聲:

春晚,似乎已經好幾年沒有像模像樣的相聲了。

今年嶽雲鵬與孫越的《我的變、變、變》簡直不知所雲,一些已經用爛了的網絡梗反複拉扯,絲毫不能引人發笑;小嶽嶽的賣萌耍賤標簽,觀眾們也逐漸的膩了,偶爾被迫一笑,也是不情不願。

今年春晚,就這麽一個相聲節目,結果說得稀爛,千瘡百孔,實在令人失望。

然而更甚的是去年,薑昆與戴誌誠的相聲《歡樂方言》,不僅不好笑,段子裏麵 ” 科普 ”
的粵語知識還錯漏百出。

2022 年 相聲《歡樂方言》薑昆 戴誌誠 圖源網絡

身為一個工作在廣東的天津人,我可以說是目瞪口呆地聽完了這個相聲,實在倍感尷尬,不知作何評價。

這,是我從小到大聽的 ” 相聲 ” 嗎?顯然不是。

或許你會覺得我過分苛刻了,但並非如此。也許外部成長環境讓我對相聲質量的要求更為嚴格,可要真說懂,我也未必多懂。

不過,什麽樣的相聲是真正的 ” 好 ” 相聲,我想大家的感覺應該是相似的。

1994 年 相聲《點子公司》牛群 馮鞏 圖源網絡

02

人們的共情

往往與時代有關:

說到上文中的薑昆老師,一個不值一提的《歡樂方言》並不能完全否認他的相聲作品。

事實上,春晚中有許多關於相聲的經典記憶,都與薑昆有關。

最為人熟知的,當屬1987 年的《虎口遐想》。

這個相聲改編自梁左的小說《虎口餘生》,描寫了一個 ”
現實生活中沒有發生過,但並非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 ” ——

一名青年工人在逛動物園時不慎掉進了老虎洞後,心裏各種自言自語、浮想聯翩,直至在群眾的幫助下,最終虎口脫險的故事。

1987 年 相聲《虎口遐想》薑昆 唐傑忠 圖源網絡

這個作品,依托現實,卻也荒誕、離譜,令人啼笑皆非、卻久久回味。

在短短十幾分鍾的節目中,兩位相聲演員充分展現了人物豐富的心理變化,以及當時的環境中普通人的社會心理與行為舉止。

不同於以往的相聲結構,《虎口遐想》中的薑昆與唐傑忠,是在講述故事情節與模擬故事主人公的自言自語中,順理成章地形成捧與逗的結構,讓觀眾更加身臨其境,自然而然地發笑。

在《虎口遐想》引發高度關注之後,薑昆與唐傑忠在 1991 年的春晚帶來了相聲《著急》,1993
年又上演了相聲《樓道曲》。

1991 年 相聲《著急》薑昆 唐傑忠 圖源網絡

這些作品都是特定時代下的產物,作品的藝術性與內容都極具時代性,將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社會生活場景、百姓生活狀態與心理狀態呈現得淋漓盡致。

貼近日常生活,充滿了真實可感的故事性,又飽含著對人性弱點及當時社會的諷刺。

這樣的作品人們會笑,是因為它真實,又超於真實。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卻又有意想不到的神轉折。

看完之後,反觀自己的當下生活,更有無盡的回味。

1993 年 相聲《虎樓道曲》薑昆 唐傑忠 圖源網絡

我們常說” 同理心 ” 與 ” 共情力
“,事實上這樣的心理並不僅僅是單向的情感天賦,而是雙向的默契。

一段好的相聲,能讓觀眾感同身受,進而達成情感共鳴。

笑,從來不是一件難事。

心裏笑了,臉上自然就笑了;心裏若不認可,誰又能逼你笑呢?

03

相聲的好壞

與雅俗沒關係:

既然聊到了薑昆,那麽還有一個人不得不提,就是郭德綱。

當薑昆作為曲協主席,提出了相聲要” 反三俗 “的口號時,郭德綱無疑被推向了眾矢之的。

對比薑昆那一部分如同 ” 時代讚歌 ” 一般的正能量相聲,郭德綱的相聲確實是 ” 俗
“。俗到了大街小巷隱藏的點點滴滴,俗到了人們避諱不談的五穀輪回。

郭德綱 於謙 圖源網絡

但你說他俗,人們卻又經常能在這些俗透了的段子裏,咂摸出許多耐人尋味的滋味兒,我姑且把這種滋味兒稱為 ” 人間煙火
” 吧。

如果你覺得我汙了人間煙火,那也實在不好意思。

或許在很多偏愛德雲社相聲的觀眾心裏,正是這團 ” 煙火氣 ”
讓相聲繼續活著,活在每一個人極度日常的柴米油鹽裏。

不過這幾年,德雲社的相聲也越來越不好笑了。原因是多方麵的。

” 俗 “,終究不是一個好作品的核心支撐力。要 ” 俗 ” 得到位,” 俗 ” 得直戳人心,決不能為 ” 俗 ” 而 ” 俗
“。沒有沉澱的硬 ” 俗 “,隻會讓人厭棄。

 

郭德綱 於謙 圖源網絡

要說相聲的 ” 雅 “,我想莫過於文哏大師蘇文茂老師的作品。

無論是《文章會》《批三國》還是《汾河灣》《論捧逗》,蘇老的相聲,一字一句都經得起揣摩。用詞講究,文學性極強。

盡管,他並非是真正受過高等教育的文化人,但其相聲作品中的文學性與言語巧妙性,多少晚生後輩望塵莫及。

相聲裏的 ” 雅 ” 與 ” 俗 ”
其實一樣,同樣也在於沉澱。這是生活的沉澱,也是作品內容的沉澱。

在曆經歲月的口耳相傳裏,在環境影響與自身經曆的洗禮打磨裏,沉澱,慢慢形成。

” 雅 ” 的相聲,一樣有人欣賞。究其內容,更有一聽再聽的價值。

但一段好相聲,它的 ” 雅 ” 與 ” 俗 ” 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紛紛擾擾的 ” 雅俗 ”
外衣之下包裹的故事,是否能真的打動你。

 

文哏大師蘇文茂 圖源網絡

04

相聲

沒那麽簡單:

盡管,我覺得近幾年真沒什麽好相聲,可還是有很多相聲演員 ” 火 ” 了起來。

有些火得莫名其妙,有些火得有跡可循。

過程並不重要,而結果就是,他們大多數人並沒有一部拿得出手的好作品,卻被很多霧裏看花的觀眾捧為了
” 角兒 “。

這年頭,要火也簡單。

一個綜藝,一個話題,分分鍾推上熱搜,一夜成名。甚至有些相聲演員,僅僅依靠外形的優勢,都能圈粉一大票。

可要打磨一部真正好的相聲作品,太難了。

一些年輕的相聲演員,甚至連說學逗唱的基本功這一關都沒有過,又談什麽表演好作品呢?

無非是依靠自己的人氣,拉扯觀眾的耐心,消耗已經積累的好感度。

總有一天,觀眾不會再為此買單。

 

郭德綱與 ” 公式相聲 ” 李宏燁

” 相聲,是語言的藝術,講究說學逗唱。”

這句話或許很多人都聽過,這也是相聲區別於小品的地方。

小品,語言上展現不了的,還可以靠實物及演員表演而彌補劇情的不足,但相聲的語言魅力表達更為專一。

因此,相聲也更難說,其內容、內涵、結構、意義等,也被觀眾賦予了更高的要求。

在人們的物質生活已經越來越豐富飽滿的當下,精神上的滿足卻也越來越不容易。

可盡管如此,相聲,不能亂說。

2018 年綜藝《相聲有新人》 圖源網絡

作品,之所以被稱之為作品,是因為它值得被欣賞,值得被留存。就算對觀眾毫無意義,對演員本人也該是不可取代的。

那些胡亂拚湊的東西,對不起觀眾,也對不起表演者自己。

同樣的,那些一走一過,身後唯留下吐槽和搖頭的,並非 ” 作品 “,隻是些鬧劇罷了。

本期 ” 友話聊 ” 互動話題

你最喜歡的相聲 / 小品是哪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