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陸媒:別急著吹噓美國吉利德 先看看這個……(視頻)

新聞 静宜 2周前 (02-13) 56次浏览

寄托著國人厚望的美國新藥瑞德西韋,是否真能幫忙驅散彌漫在中國大地上的疫情陰霾,至少要到4月底才知道。

但在美國西南部的福斯特城,它已早早投下一束陽光:

總部位於這座加州小城的吉利德科學公司,過去半個多月一度股價連陽。

這個轉折,恐怕連吉利德自己也沒料到。

瑞德西韋2016年麵世,初衷是為抗擊埃博拉病毒。但4年間埃博拉肆虐了好幾輪,這款新藥卻始終沒能在臨床實驗中證明自己有效,去年黯然退出戰鬥序列。

但轉眼間,走了麥城的產品又成了提升業績的良藥。

瑞德西韋爆紅之下,網上圍繞吉利德科學吵翻了天。

有人說吉利德“救中國於危難”,跟國內一些隻會蹭熱點割韭菜的藥企相比高下立判。

另一些人則提醒別高估這家美企的善良,甚至挖出它在當年非典背後閃現的黑影。

1

轉折開始於1月31日。瑞德西韋可能對新冠肺炎有效的消息傳來。

著名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當天刊發的一篇論文說,美國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使用這款新藥進行實驗性治療,病情迅速緩解。

何時迎來拐點和是否有特效藥,是疫情暴發以來國人最關切的兩個焦點。因此消息一出,瑞德西韋關注度陡增,吉利德股價應聲上漲,開始持續至今的亮眼表現。

不過,轉折的真正節點還要等到5天之後。

2月5日,吉利德公司宣布與中國衛生部門達成協議,有關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在武漢啟動。因為情況緊急,試驗直接進入三期,一旦過關便可立即投入實際應用。

工程院院士王辰說,“我們對瑞德西韋抱有較大的希望”。但在網上,“較大希望”很快就被傳成了“最大希望”。瑞德西韋英文名Remdesivir也被人音譯成“人民的希望”。


 

吉利德CEO丹尼爾·奧代剛接掌公司不到一年,但在美國醫藥行業沉浮已超過30載。他敏銳嗅到了轉機,立即就把當晚的一場公司“內部”會議,開成了唯恐天下不知的宣介大會。

轉過天來,他的那句“病人第一,暫不卷入專利糾紛”傳遍網絡。

這句話一箭多雕:

不僅澄清了“美國總統特赦瑞德西韋在華專利”等傳言,幹淨利落了結了“挑起”專利之爭的國內某病毒所,還捎帶手塑造了吉利德的“醫者仁心”形象。

丹尼爾·奧代和管理層的高超不止於此。

接下來短短幾天,吉利德又至少兩發聲明。一則強調“無償”為中方提供研究藥物,不計回報。二來展示自己的嚴謹,申明瑞德西韋還隻是一種研究中的實驗性藥物,能否抗擊新冠病毒還不確定。

先是無招勝有招,接著又以退為進,吉利德迅速收割一大波兒仰視:

“不比不知道!我們的研究所和專家們除了搶專利和發論文,還會幹什麽?”

“瞧瞧人家,再看看咱的藥企,除了蹭熱點抬股價,關鍵時刻一點忙都幫不上!”

一些之前被嘲諷造謠崇美的人更是得著了理:

“真相了吧?你們天天罵美國,關鍵時刻還是人家來幫忙了!”

2

吉利德的一番操作及時而緊湊,但越這樣越招來了警惕。不少人感覺這家藥企有點賊,故意讓人覺得它好像圖名不圖利。

事實也逐漸印證著這種懷疑。

在8日晚最新聲明的末尾,吉利德突兀地提到何時給瑞德西韋“強製許可”的問題,還自問自答地說:“現階段討論任何強製許可或其他類型許可還為時尚早”。

當然還早。臨床實驗開始還沒幾天,是否有效還不一定,就急著要“強製許可”了?

吉利德的“考慮長遠”不止於此。它自己反複強調瑞德西韋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未定,但現實中卻已經在多措並舉,“迅速擴大瑞德西韋的生產規模”。

有網友說,吉利德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遮掩不住自己對這場意外“商機”的渴望。

有外媒說,吉利德上下的急切在所難免。

過去幾年,這家藥企處境並不美妙,營收連續下滑,2018年跌出據守多年的全球頂級製藥TOP10榜單。股價也從巔峰時的130美元幾近腰斬。

丹尼爾·奧代去年3月接棒CEO後苦尋突圍,但瑞德西韋的意外轉折,卻是這一年來他所聽到的為數不多的“好消息”。

除了吉利德自我暴露心跡,還有人挖掘這家藥企的曆史,希望從中獲得更多“預見”。

吉利德最為人稱道的貢獻之一,是幾乎以一己之力消滅了丙肝。它從2013年開始相繼推出索非布韋及二代升級版本的口服製劑,病人隻需每日服用一次,連用12周就能徹底治愈。

善莫大焉,兩款神藥給全球丙肝患者帶來福音。但沒多久就有一些患者抗議,說吉利德的“善良”,是被作為稀缺品明碼標價了的:

索非布韋一個療程費用高達8.4萬美元,相當於每粒藥超過1000美元。

這幾天,在吉利德圍繞瑞德西韋在中國展開公關攻勢時,有知情者特意把這段曆史翻了出來:

如果瑞德西韋確定有效,到時候吉利德還會像現在說的,在定價上“病人第一”嗎?

挖掘吉利德公司史的人,還發現了一個“詭異的巧合”。

2003年2月非典在中國剛一擴大,美國羅氏製藥就以超乎尋常的速度造出特效藥“達菲”。而羅氏製藥和吉利德一直是鐵杆商業聯盟,吉利德為“達菲”提供了主要成分原料。

17年後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暴發,吉利德又如此及時地拿出潛在特效藥瑞德西韋。而且,丹尼爾·奧代在接任吉利德CEO之前,主要從業經驗就是在羅氏製藥。

一手製造病毒一手提供解藥,這是好萊塢科幻電影裏大反派們慣用的發財伎倆。

藝術源於生活。

吉利德科學,會是現實世界中的一個“大反派”嗎?

3

上海師大一位教授對這種“猜測”表達了厭惡。他在朋友圈說:

對我們這個民族的成熟與進步,陰謀論不但沒幫助,而且有壞處,容易形成惡性的路徑依賴。

想想也是。一家美國企業,17年間兩次對同一個東方大國發動致命性的生化攻擊。

再牛的科幻作家,恐怕都想不出這樣戲劇的橋段。

如果不是陰謀,那麽撥開紛雜爭議,還原現實中的吉利德科學,就變得更重要了。

吉利德被譽為“醫藥界的蘋果”,有著曲折的創業故事。

1987年,29歲的醫學博士麥克爾·裏奧丹在加州創業,一開始研發方向就定在抗病毒領域。

最初幾年既沒產品也沒收入,但裏奧丹通過融資等手段竭力維持,堅持招攬抗病毒領域的頂級科研人才。

雖然1997年因業績慘淡被迫辭任CEO,但他已經為吉利德“奠定堅實的科學基礎”。

基於前期積累和後期並購,吉利德2001年開始迎來轉機和爆發,在抗艾和丙肝兩個領域迅速占據頭把交椅,奠定行業新貴角色。

為什麽吉利德能成?

執著專注當然是一方麵,還有就是極為重視創新研發。

吉利德在全球有1.1萬員工,其中研發人員占比55%,達到6000人左右。市場銷售人員不到3000人。

光是2019年前9個月,它在研發上就投入了多達72億美元,即大約500億人民幣。

這是啥概念?有人查了中國研發投入最大的恒瑞、百濟神州等藥企,2018年最多也沒超過50億人民幣。

雖然這幾年業績走低,但在著名醫藥谘詢公司IDEA Pharma去年初公布的“醫藥創新指數”排行榜上,吉利德依然位居榜首。

網上有種說法,隻有打開一台精密電器的後蓋時,你才能發現日本隱藏著的強大。

同樣,當人們正視吉拉德科學這樣的美國企業,或許也能見微知著,發現美國還沒衰落下去的那部分強大,沉澱在哪。

4

疫情暴發以來,有兩本書在網上不時被人提起。

一本早就有名,美國人賈雷德·戴蒙德的《槍炮、病菌與鋼鐵》。

書中舉了兩個例子:1519年,西班牙人科爾特斯率領600人,就征服了有數百萬人口且勇猛好戰的阿茲特克帝國。

短短13年後,另一個西班牙殖民者皮薩羅如法炮製,率領隻有168人的小隊,瞬間擊垮人口千萬之眾的印加帝國。

原因何在?作者的解釋是西班牙人身上的病菌,幫著他們滅了兩個文明燦爛的中美洲帝國。

網上一些人在抱著這本書猜想:難道吉利德從500年前的西班牙前輩那裏學到了什麽?

另一本也是美國人的,亨利·西格裏斯特的《疾病與人類文明》。

作者不是考察人類內部不同群體或國家間的爭鬥,而是把人類作為一個整體,放在疾病的對立麵,以縱向數千年的跨度,考察疾病對整個人類及其文明的衝擊和改變。

他的結論中包含一個簡單道理:瘟疫、鼠疫等傳染性疾病,向來就是人類公敵,需要共同應對。

說白了,如果大家都承認自己是人類,那麽就都在一條船上。眼下最重要的是誰能打誰先上,協力幹掉病毒。

希望武漢盡快傳來瑞德西韋的好消息。但最好,吉利德別把它賣到1000美元一粒。

中華文化新聞網:陸媒:別急著吹噓美國吉利德 先看看這個……(視頻)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陸媒:別急著吹噓美國吉利德 先看看這個……(視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