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北戴河會議剛結束 中共兩高官落馬

北戴河会议刚结束 中共文宣系两高官落马

中共文宣系统卷入习近平当局的“反腐”风暴,高官接连出事。中共高层的北戴河会议刚结束,两名传媒出版业高官同日落马。

中共两文宣系高官落马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8月16日通报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原党委书记、原社长、云南报业传媒集团原董事长徐体义主动投案,正被中共云南省纪委监委审查和调查。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是云南省官方的媒体集团。旗下有《云南日报》《春城晚报》《云南经济日报》等十多种报刊,其中包括泰国文、老挝文、缅甸文和柬埔寨文四种大外宣刊物;还有云南网、云南日报网等多个网站。

徐体义1961年3月生于云南,现年62岁,在党报系统浸淫31年,其中28年在云南省第一大报《云南日报》任职。徐体义于1992年8月进入《云南日报》,2013年成为《云南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社长,2020年10月卸任免职。被调查前已经退休近3年。

云南中宣系统被指正在进行新一轮“反腐”风暴倒查洗牌。在徐体义投案前,他过去的两名下属,云南报业传媒(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光旭,云南日报昆明新闻部主任、云南日报社昆明分社社长周杰,于2022年12月7日同日被查。公开信息显示:周杰还是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安之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人。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8月落马的云南出版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维,云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云南省广播电视局副局长伍皓,目前仍在被审查中。

李维起家于云南日报。官方简历显示,1995年9月李维进入云南日报,曾历任云南日报社(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红河记者站负责人、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编等职。2012年8月,李维升任云南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直至2021年11月被免职退休。八个月后,李维落马。

与徐体义同日被中纪委监委网站官宣被查的还有贵州广电传媒集团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宋霖。

宋霖,男,1964年4月出生于贵州。2023年8月,官宣宋霖被中共贵州省纪委监委审查和调查。

贵州广电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是贵州省省管大型国有企业。其中省属企业包括省广电网络公司、贵视文化传媒公司、星空影业公司。

另外,江西官方微信17日宣布,2021年6月退休的江西高校出版社原社长、江西高校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邱少华被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将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在北戴河会议之前,上海市宣传系统已经在“反腐”风暴中震荡。

7月13日官方通报称,上海报业集团副总经理、澎湃集团董事长程峰,被中共上海市纪委监委审查和调查。

程峰被查的前一天,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正部级官员董云虎被审查和调查。董云虎在2015年至2018年间出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曾是程峰的顶头上司。

上海官媒东方网前总裁徐世平去年底被查,7月被官宣“双开”。

另外,中国太平集团副总经理肖星7月被官宣调查。中国大陆财新网说,肖星出事或涉及近期上海文宣系统窝案,也可能涉及江西一处投资项目。

时政评论人士李燕铭8月19日对记者说,中共文宣系统曾长期被江泽民曾庆红派系背景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刘云山、王沪宁等接力式操控。习近平上台后,宣传领域出现各种对习近平的“低级红”“高级黑”,乃至公开反习动作。中共“二十大”后,习的亲信蔡奇、李书磊成为文宣及意识形态系统的主管。北戴河会议前后,文宣高官接连落马,表明习阵营的清洗目标又对准了“笔杆子”文宣系统。

习家军恐惧内部“高级黑”

习近平多次强调中共党员干部要绝对忠诚。2019年他明确称要警惕“低级红”“高级黑”。

2023年中国传统新年过后,包括中纪委书记李希在内的中央各部部长,各省市县“一把手”,都口口声声要防止高级黑、低级红。

据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所发表文章的定义,“低级红”是指有意无意把中共政策简单化、庸俗化;“高级黑”则是明褒实贬、指桑骂槐。

舆论分析,这显示中共当局十分恐惧内部隐藏的“不忠分子”。不稳定、不听话的“腐败分子”,是中纪委重点针对的反腐目标。中共几乎无官不贪腐,而选择性“反腐”的重点是清除政治对手。

时事评论人士郑浩昌8月19日表示,中共高层对于“笔杆子”(宣传系统)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武器素来是抓得很紧的。现在“笔杆子”被清洗,他们想用来打别人的大棒,最终打到了自己身上。这是中共宣传系统官员的共性,跟他们属于哪个派系没有关系。

他认为,习当局更愿意相信,是这些官员肆意撒谎、蒙骗百姓和上司,败坏人的道德、令无辜者蒙受不白之冤造下的罪业,到了今天得到了报应。

郑浩昌还说,有习近平要把喉舌喇叭换成自家人马而对江泽民时代旧人洗牌的因素,但是换上一拨新人照样是不让百姓讲真话。这种不改变中共专制体制的“反腐”对百姓是没有用的。

華客|新聞與歷史:北戴河會議剛結束 中共兩高官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