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國最隱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2003年,国企改制迎来高潮,借助这一千载难逢的良机,一批富豪横空出世。

他们当中,就包括郭广昌、于泳。

2003年3月12日,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斥资16.5亿元,获得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60%的股份,从而间接控股了上市公司南钢股份。

作为特大型钢铁企业的南钢股份,曾是国内十大钢企之一,也是南京市最大的国企,盈利排名全市第一,2002年主营收入高达46亿元,净利润2.4亿元。

这桩收购,让郭广昌赚得盘满钵满。

当时,国内房地产开发如火如荼,建筑钢材供不应求,钢铁行业迎来空前繁荣期。

复星参与南钢改制20年,至少获利266亿元,是其收购成本的16倍多。

同时,南钢股份也成为复星系融资的重要平台,是其滚动做大的核心一环。

应该说,郭广昌低价吃进优质国有资产,眼光确实独到,手段确实不凡,体现了“资本腾挪运作术”的精髓。

南钢股份也被视为郭广昌的“最爱”,为他赢得了“中国巴菲特”的美誉。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但是,和于泳比起来,郭广昌稍逊风骚。

和郭广昌的高调不同,于泳二十多年一直躲在暗处,默默打造着自己的资本帝国,被称作“隐商”。

他几乎没有公开信息,在网上也找不到一张照片,甚至连名字都少有人知。

在2022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于泳、美国联邦快递之父弗雷德·史密斯、英国维珍集团的理查德·布兰森、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并列第601位。

虽然“富可敌国”,但于泳十分隐秘和低调。

他从不公开露面,从不在公司任职,只以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在幕后操控一切。

就连福布斯的官网主页,对他的出身、经历和背景也只字未提,只留下一处处空白。于泳的头像一栏,只用了一个灰色剪影代替。

关于他的公开信息,只有寥寥几点。

①于泳的资本运作平台是鸿商产业控股集团,它成立于1998年,2003年组建为一家专业化的综合性产业投资控股集团,2022年末总资产2105亿元。

②1999年8月28日,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浦东陆家嘴,“中国第一高楼”金茂大厦正式营业,当时,鸿商产业控股集团就占据了金茂大厦的一层,作为管理总部。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③这个庞大的资本帝国,几乎归于泳一人所有。

资料显示,自然人于泳持有鸿商集团99%的股权。

④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于2019年5月31日公布了刘小华受贿案一审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4年至2018年,担任财政部正处级秘书的刘小华,先后多次收受鸿商产业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于某给予的10万元的购物卡及30万元。

于泳的发家,也和国企改制有关。

2003年初,鸿商集团进入河南的深山大沟,以1.78亿元拿下洛阳钼业49%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和郭广昌收购南钢闹得沸沸扬扬不同,这桩交易十分低调,不显山露水。

对于洛阳钼业,许多人可能感到陌生,其实,它是一家隐形的巨无霸公司。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统计,全球钼储量约1100万吨,其中中国为430万吨,占全球40%。钼与稀土等矿产一起,并称为中国六大优势矿种。

而洛阳钼业旗下的栾川钼矿,探明钼储量206万吨,钨86万吨,被称为“钼都”。

钼和钨都是重要的战略金属,按照目前的国际市场价格,钼约28万元/吨,钨约18万元/吨。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价值几千亿的宝藏隐藏在群山峻岭之中,不为外界所知。

于泳能够以区区1.78亿元收购洛阳钼业49%的股权,借此拿下栾川钼矿,眼光和手段十分惊人。

很快,随着钼价飙涨,鸿商集团赚得盘满钵满。

2005年-2006年,洛阳钼业的净利润高达11.57亿、15.15亿。两年时间,鸿商拿到的分红至少在5亿以上。

更大的红包还在后边。

2007年,于泳推动洛阳钼业赴港上市,市值一度突破900亿。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图 | 于波(右)代表于泳出席洛阳钼业上市仪式

以持股比例计算,鸿商集团持仓价值约340亿。

仅用三年,于泳就让1.78亿变成300多亿,身价暴增百倍。

这和郭广昌收购南钢20年赚16倍相比,回报更高,也更隐秘。

2016年,于泳再次搭上便车。

鸿商出资8亿,以12.75元/股的价格入股宁德时代,持有6275万股。

几年下来,鸿商累计在宁德时代身上套现160亿元,现在持仓规模仍近百亿,轻松实现了几十倍的投资收益率。

这两次,于泳仅用几亿资金,撬动了几百亿的利润,就连郭广昌也得甘拜下风。

但好运气并不总是伴随着鸿商。

2023年,于泳在非洲“出事”了。

6月初,刚果(金)政府突然宣布,临时接管洛阳钼业旗下的TFM铜钴矿,并出动大量军警,对矿区进行24小时看守,阻止铜钴出口。

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宣称:“这是一项行使国家主权的接管,我们不会允许任何外国势力干涉我们的决定。”

腾科·丰古鲁美矿(Tenke Fungurume Mine),简称TFM,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品位最高的在产铜钴矿之一,矿区面积超过1500平方公里,资源潜力巨大。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2016年和2019年,洛阳钼业分两次斥资37.9亿美元,收购了TFM80%的股权,另外20%股权由Gécamines(刚果国家矿业总公司)持有。

2021年8月,洛阳钼业又宣布投资25.1亿美元,扩大TFM的生产规模,将钴和铜产量增加一倍。

另外,洛阳钼业还间接持有KFM铜钴矿71.25%权益。KFM计划今年二季度投产,当年产铜7至9万吨,产钴2.4至3万吨,成为全球第一大单体钴矿山。

届时,洛阳钼业将跃居为全球第一大钨、钴生产企业,以及全球领先的铜、钼生产商。

不料,好事多磨。

2023年6月初,刚果(金)政府突然宣布“临时接管”TFM。

洛阳钼业回应,这一行为是“非法、无理的”,要求其立即停止干扰和侵犯中资企业的合法权益,归还非法占有的铜钴矿。

7月18日,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洛阳钼业同意支付8亿美元的和解金,另外,自2023年(含)起,TFM承诺将向Gécamines累计分配至少12亿美元的股东分红。

中国最隐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实际上,洛阳钼业收购TFM后,由于成本上升,加上疫情影响,以及和Gécamines之间的特许权使用费纠纷,生产时断时停,一直处于无利可图的境地。

受此影响,洛阳钼业2023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

根据刚果(金)的采矿公约,每吨已探明铜储量,TFM要向Gécamines支付12美元的特许权使用费。

Gécamines指责洛阳钼业低报储量,并隐瞒数据,以避免支付更多的费用,洛阳钼业因此需要额外支付50亿美元的特许权使用费,以及超过25亿美元的利息。

因此,这次和解并不意味着问题画上句号。

洛阳钼业投入刚果(金)的近百亿美元,能否顺利回本,还是一个问号。

这一点,又和郭广昌很相似。

国内投资总是大赚,海外投资却屡屡亏损,是复星集团的一大特色。

目前,复星接近一半的产业和员工在海外,拥有海外企业48家,资产近4000亿人民币,海外员工超4.1万名,是持有海外资产最多的民营企业之一。

但是,由于一系列海外投资失败,复星集团深陷债务泥潭,目前总负债约6500亿人民币,资产负债率高达76.64%。

或许,国内赚钱国外亏,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资本腾挪运作术”?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國最隱秘的富豪,在非洲出事了?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