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烏克蘭再收復壹處戰略地!但最慘的還在這裏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乌克兰又收复东南部一个战略村庄,还公布营救当地居民的画面,夺回这个村庄,因为更靠近俄军掌控的要道,朝亚速海前进,又迈出了一大步。不过乌克兰有一个小镇,叫做“奥里希夫”,遭到俄军日夜轰炸,被形容为“乌克兰最惨的战区”。

乌克兰第47机械化旅战车长驱直入,成功收复东南部战略要地,罗博蒂村(Robotyne)。

官方公布营救居民画面,这名老太太更是开心到,环抱献吻乌克兰士兵。

乌克兰士兵vs.当地居民:“我告诉过你我们办得到,一切都会没事的。”

居民各个感动掉泪,同时间也赶紧打电话向家人报平安。

52岁当地居民Oksana Khrapach:“哈囉甜心哈囉亲爱的,(哈囉)甜心,他们来接我们了,别哭,结束了,我们回家了,(妈妈我好开心)。”

由于这座村庄相当接近俄罗斯占领的,交通枢纽托克马克(Tokmak),乌军未来若能一路往南,就能直抵亚速海斩断俄军。

67岁当地居民Nadiia Donska:“我就是在等乌国武装部队,(你待在罗博蒂村等乌国武装部队吗?),当然!”

虽然乌军反攻有进展,但札波罗热整体还是很危险。

CNN主播Brianna Keilar:“但今晚乌南札波罗热区,战况仍然激烈,据报道过去24小时,俄军对乌军阵地,发射100枚飞弹和砲弹。”

当中的奥里希夫(Orikhiv)小镇,还被形容是乌克兰被轰炸最惨的地方之一。

乌克兰消防员:“4楼被烧毁了。”

这名消防员因此得没日没夜灭火,但他也说比起忙碌奔波,最可怕的其实是孤独感。

乌克兰消防员Dima:“沉默,沉默能杀了我,当我工作时比在这好一点,我得习惯待在那里,当我晚上在家反而睡不著。”

由于开战后他的妻儿都已逃往欧洲,他有时会思念到梦见家人,却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见面。

乌克兰消防员Dima:“我已经一年没看到家人了。”

俄罗斯最近也猛轰东北部的库皮扬斯克。

挪威TV2记者:“趴下,它飞过去了。”

挪威记者还差点被波及,由于当地的情况又变危险,乌克兰当局只好再派人劝居民撤离,却还是有老人坚持留守。

库皮扬斯克居民:“我的房屋在这我儿子女儿的房屋也在,他们都撤离了,所以我们决定我会留下,看管所有这些房屋。”

乌克兰百姓家破人亡,但发起入侵的俄罗斯,还在高调庆祝国旗日。

包含莫斯科还有俄控区顿内次克,甚至克里米亚都有相关活动,问题是再多的大内宣,都无法掩盖俄国政局变动盪的事实,6月底曾发起叛变的瓦格纳领袖普里格津,重回往日模式发出兵变后首支招募影片。

瓦格纳领袖普里格津:“我们在工作,气温超过50度C,正如我们所愿,瓦格纳私人军事服务公司,让俄罗斯在各大洲,变得更强大,并且让非洲变得更自由。”

站在沙漠中的他暗示自己人就在非洲,对比普里格津还能移动自如,俄罗斯总统普钦甚至不敢飞去南非,参加金砖峰会,就怕被当场逮捕。

CNN主播vs.马侃研究所Evelyn Farkas:“Evelyn你如何解读普钦一方面视讯出席,一方面又想在瓦格纳叛变后恢复形象,我同意Jill的说法,这让他看起来不怎麽强大,因为他显然无法随意旅行,这让他看起来很弱。”

但对西方而言也有其他担忧,美国纽约客杂志报道,美国国防部政策次长卡尔说,马斯克去年透露曾和普钦通话,尽管如此,马斯克旗下的星链卫星网络仍难以取代,乌克兰还是很需要它。

记者vs.五角大楼发言人赖德:“(你们会再检查马斯克的安全许可吗?),首先出于隐私原因,你知道根据政策我们不会讨论,特定个人的安全许可,我也建议你可以去马斯克的公司讨论这个问题。”

对于相关传闻,美国国防部不愿多做评论,只是马斯克近期经常不按牌理出牌,还曾被董事会质疑滥用药物问题,若是他突然中断提供星链,或真的与普钦打交道,恐怕又会为俄乌战争投下新变数。

華客|新聞與歷史:烏克蘭再收復壹處戰略地!但最慘的還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