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攤牌!半導體大佬要當美科技戰先鋒?

摊牌!半导体大佬要当美科技战先锋?

8月22日,软银旗下ARM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申请,准备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ARM”,预估市值超过600亿美元,或将成为2014年阿里巴巴IPO以来,最大规模的科技股发行。

叠加不再向中国企业授权ARM v9架构事件来看,ARM公司意图十分明显,或充当美国科技战先锋。国产ARM CPU将只能继续在v8版本的有限空间里腾挪,技术无法升级,难以满足计算新时代的需求。对于国内ARM厂商而言,ARM公司不可逆的上市进程,卡脖子行为已摊牌。

国产ARM CPU生态已无源头活水

一直以来,ARM公司保持技术中立的姿态,设计并授权CPU架构以获取授权费用,不参与CPU厂商之间的竞争。

向中国企业停止授权ARM v9架构,实际上违背了其中立的地位,也因此失去在中国市场拓展其生态版图的可能。因此,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确实出乎国产ARM 厂商的预料。

无法获得ARM v9,意味着国产ARM CPU的无法技术升级。虽然ARM v9与ARM v8虽然同属64位架构,但ARM v9包括AI、安全性和机密计算等在内的关键拓展,可使芯片性能大幅提升。而基于与ARM公司的授权协议,即便鲲鹏和飞腾在ARM v8基础上自行研发出了与ARM v9相同的功能,也同样构成侵权。因此,只要不能获得最新的ARM v9授权,国内ARM架构CPU只能基于ARM v8架构拓展研发。

这不只带来性能上的差距,也是底层技术的代差。如同弓弩与火枪,马车与汽车的区别,也必然会带来生态层面的重构。

CPU的生态建设符合滚雪球效应,性能提升增加CPU对用户的吸引力,更多的用户则会带来更多的合作厂商愿意为CPU开发配套的软硬件,而更完善的配套进一步增强了用户选择CPU的意愿,CPU厂商因此获得更高的商业回报,从而有能力和资源提升产品性能,又再次带动用户选择该厂商CPU产品的意愿。

因此,性能是CPU生态建设的第一推动力和源头活水。性能一旦落后于市场主流且无法解决,就必然导致生态失去继续增长的基础,也几乎无法避免生态萎缩衰败的结局。

这很可能是ARM停止授权后,鲲鹏等国产ARM CPU要面临的生态困境,而且目前并没有理想的解决方案。

摊牌!半导体大佬要当美科技战先锋?

自主性不足,ARM路线仍被卡脖子

走ARM路线,就需要不断购买ARM公司的新版本IP核授权,即便国内ARM CPU厂商最终获得了ARM v9授权,那此后的v10仍然可能面临同样的断供问题。此次断供已经表明,ARM公司并没有技术中立的立场,也可以为了遏制中国CPU产业发展而完全不顾商业利益。

即便没有此次断供,直接购买ARM架构授权也不是中国CPU产业自主创新的理想道路。购买授权的确能让国产ARM CPU厂商,直接与国际主流站在同一起起跑线上,抬高了中国ARM CPU的技术下限,但对国产CPU企业来说,也只能在ARM架构已经设定好的框架下做有限开发,因此直接限制了我们的发展上限,并随时可能因为断供而被终止发展之路。

近几年来,其他厂商CPU已经多次迭代,比如龙芯借鉴MIPS架构持续自主研发,来自国外技术的助力最少,也已经从3A5000一直迭代到3D5000,技术水平大幅进步,性能也赶超ARM芯片,为中国CPU产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难得的人才储备。

一方面,ARM路线的国产CPU必然因断供事件而难以形成竞争力,甚至面临被淘汰的局面,另一方面,受限于技术授权方式,也使国产ARM路线的发展继续受制于人。因此,从国家层面上扶持自主性不足的ARM路线已经有些得不偿失。

摊牌!半导体大佬要当美科技战先锋?

升级无望,用户应避免泥足深陷

而断供事件在用户层面上,还可能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如果不能获得ARM v9授权,则国产ARM CPU生态升级基本无望。

在国际市场上,ARM,CPU在服务器端的生态建设并无优势。惠普、AMD、博通、高通等美国企业都曾发布过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但全都失败,根源即在于缺少生态上的积累,无法形成生态的自生长效应。

而在国内市场,由于华为可以利用其在产业链上的特殊地位,强势推动鲲鹏生态的发展,不但华为投入了巨大的建设力度,也带动合作开发者为生态建设投入高额资源,更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产业链链主地位捆绑了用户加入鲲鹏生态。

20230901 16936023381567

如果没有断供事件,这一市场策略本无可厚非。只要能够持续稳定升级,使用户能与主流市场保持同步,则鲲鹏生态确实有其优势。

但断供事件却很可能打乱了华为建设鲲鹏生态的计划,并同时让用户陷入了两难。继续投入是可见的死胡同,推到重来又是巨额成本。尤其是鲲鹏的市场策略,会利用其在产业链上的优势地位捆绑合作者和用户,一直为人诟病为“黑寡妇“,这很容易导致用户被鲲鹏生态限制,难以调整方向,但最终却很可能迎来一个落后于主流市场的局面。

这相当于把国产ARM CPU用户逼上了悬崖,前进后退都是艰难的抉择。

曾经有一个故事说,富豪招聘司机的标准,是看哪位司机能把停在悬崖边的车开回来。前两位司机展示了惊人的胆识和车技后,第三位司机说,我绝不会把车开到悬崖边上,一定会把车离悬崖远远的。于是富豪选择了第三位司机。

现在,国产ARM CPU的境地也像在悬崖边上,ARM上市、断档相当于宣告了国产ARM CPU的发展走到了尽头,国产ARM CPU的生态建设恐怕难以避免失败的前景,对国家和用户而言,应停止幻想,及时止损,把车离悬崖远一点。

華客|新聞與歷史:攤牌!半導體大佬要當美科技戰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