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科院博士”緬北被救背後:“熱搜”添亂救援

“人有两颗心,一颗是贪心,一颗是不甘心。”这是最近上映的反诈电影《孤注一掷》中的一句台词。每一次成功防诈都是对影片的鼓励,每一句叮嘱家人朋友的别信别贪都是给影片的掌声。”而现实中,仍有做着发财梦不惜铤而走险实施电诈的嫌犯,也有被贪婪蒙蔽双眼上当受骗走上不归路的人,他们因为个人的贪心和妄念,不仅被困于缅北电诈园区,更久久囿于心魇……

日前,备受关注的“中科院博士”被解救后,大象新闻第一时间联系了参与协助救援的志愿者阿龙,揭秘张博士获救背后的故事,并与心理专家曹立萍与大家一同从心开始树立防诈意识。

“中科院博士”缅北被救背后:“热搜”添乱救援

“热搜”大大增加了解救难度

参与协助救援的志愿者阿龙为“阿龙闯荡记”公众号创始人,曾陆续协助解救超过两百受骗同胞,帮助他们成功回国。他也参与了电影《孤注一掷》的幕后制作,片尾被影片鸣谢。影片最后接受采访的十余位受害人都是经他协调救援回国的。

面对媒体,阿龙多次表示自己并不愿受到过多关注,尤其是在参与协助救援的过程中,“热搜”、高关注度的背后,其实会让救援变得“异常艰难”。

首先“不是每一个人的求助,都能够解救”。众所周知,缅甸政府军、人民保卫军、民族地方武装等各方势力盘踞,当地政局动荡、险象环生。在缅甸,乃至东南亚各国,诈骗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上游有售卖客户资料的公司、蛇头,中游是诈骗公司,下游有水房(洗钱公司)。诈骗公司与地方武装通常是合作关系,军方充当公司保护伞,以诈骗公司的分红作为军费来源。比如军方出让土地给投资商,投资商开发盖楼,军方占股分红。投资商招募诈骗公司入驻,诈骗公司有时还会招募代理公司,诈骗公司出房屋、设备,代理公司招人运营。缅北一些军方甚至自己就参与诈骗园区建设。缅北地方武装不归属缅甸政府军管辖,高度自治,有点像“国中国”。

“军阀也不一样,武装不一样,园区也不一样,有正规的园区,也有黑园区。”与正规园区在沟通、谈判要相对简单一些。“原本可能一两天就能办好。之前有的快的,两小时人就接走了”,但此番在博士的救援工作中,因为媒体的过度关注,加大了阿龙的沟通、协调解救难度。“整整谈了六七天,今天跟公司谈,明天跟代理谈,后天跟介绍人谈,大后天跟物业谈。关注度高了,就不是单方面说了算的,他们各方都得要达成一致,基本上每一个层级都在谈。”最终,通过阿龙不懈地多方交涉,基本算是无赔付的情况下将博士成功解救。

“中科院博士”缅北被救背后:“热搜”添乱救援

超九成赴缅甸者都是自愿偷渡

在缅甸,每天有超10万人聚集在诈骗园区实施电信诈骗,但求助的人却没有那么多。真实的背后是令人很难接受的现实——绝大多数偷渡缅甸的人,其实都是自愿的。在中国,有护照都不能从云南进入缅北,要过三四道边防检查站,不躲避边防检查站,是偷渡不出去,而且要爬山。国家都不允许去的地方,那么多人铤而走险的背后是利欲熏心。很多偷渡缅甸的人,家庭较为贫困,连去的路费都拿不出,是诈骗公司下面的代理公司垫付的。其实,很多被“骗到”缅甸的人,去之前清楚要做诈骗工作,他们觉得是去赚钱的。除了未成年人和少数真正被骗去的,约有超过90%偷渡去缅甸的人都是知道要去做诈骗的。目前向外界求助的很多人,是因为“不适应工作”被淘汰下来的,对诈骗公司失去了价值才被卖掉的。

“中科院博士”缅北被救背后:“热搜”添乱救援

而解救过程中常说的“赎金”,也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赔付费”,就是诈骗园区开出的为个人投入进去的总费用,包括行程费、住宿费、餐饮费、娱乐消费等等,从几万块到十几万不等。一开始到园区的人,会好吃、好喝地被招待,体验到在国内体验不到的东西,享受有钱真好的感觉。然后会被“洗脑”,就如同影片中“想成功,先发疯,不顾一切向钱冲”“拼一次,富三代,拼命才能不失败”“今天睡地板,明天当老板”的一样,会被“洗脑”要努力工作,让人自动亢奋地投入工作。也有诈骗园区公司开出了四五十万、五六十万赔付费,超出了垫付很多,那一种属于“赎金”。

而给了十几万块钱没有救到人的情况也确有。一种是遇到了骗子,钱被中间人给骗了;第二是遇到了黑公司,公司把这个钱吃掉之后又把人要转卖了。目前,很多家属也不会轻易直接拿钱,都会通过警方协助开展救援工作。

“中科院博士”缅北被救背后:“热搜”添乱救援

被骗之后需要从“心”出发

“真正该关注的,不该是这些去缅北的人。最可怜的,还是那些真正被骗钱的人。有的人得了抑郁症,终日活在无尽的自责中。有的人最后精神崩溃了,一辈子的积蓄被几分钟就骗光了……”

从缅北归国的受害人,会根据调查结果,据实量刑处罚。当下,社会层面除了缅北电信诈骗的受害者,各种诈骗形式也层出不穷,受害者众多,如何从心理上防诈?如何在被骗后心理重建?大象新闻记者采访了《心理咨询师手记》作者、心理专家曹立萍。

曹立萍介绍一般人当经历了被骗的痛苦后,常常需要时间来治愈受伤的心灵。被骗以后,内心的创伤和疑虑可能会使人陷入混乱和失望的情绪中,“这就需要从‘心’出发,可以让受害者逐渐恢复信心,并学会从经历中获得教训和成长。”

首先,接受自己的情绪和伤害感非常重要。被骗后,大部分人可能会感到愤怒、羞愧、无助和沮丧。这些情绪是正常的反应,不要试图压抑它们,而是要允许自己感受并表达情绪。

接下来,批判性地反思被骗的经历,分析自己的决策和行为,并积累教训。与此同时,放下怨恨和愤怒也是治愈心灵的关键。

最后,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经历与故事也是治愈心灵的重要一步。通过与身边的人或参与类似经历的群体交流,既可以得到支持和理解,也可以为他人提供帮助和鼓励。

“被骗是一种痛苦和令人难忘的经历,但它也可以成为大家成长和改变的机会。”曹立萍说:“让他们学着掌握自己的命运,用内心的力量重新定义自己,并在未来中展现出更加坚强和勇敢的自己。”

目前,中方已同泰、缅、老三国警方启动了合作打击赌诈集团专项联合行动。此次行动是在全球化、信息化的背景下,各国警方加强合作、共同打击跨国犯罪的积极实践。通过信息共享、资源共享,形成合力,有效打击了跨国电信诈骗犯罪行为,为维护地区稳定、保护人民安全作出了积极贡献。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科院博士”緬北被救背後:“熱搜”添亂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