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辭職出國留學讀碩士,兩年花費超80萬,值嗎?

困顿于职业瓶颈期,有人放弃互联网“大厂”高薪岗位,有人放弃在国企的稳定工作,决定重返校园,从“打工人”的身份变回“学生”。根据新东方教育发布《2023中国留学白皮书》,25岁及以上出国读硕博意向人群呈上升趋势,越来越多在职人士希望通过出国留学提升学历、增强就业竞争力。

有人目标明确,要以硕士学历换回应届生身份,再加上此前积累的工作经历,以期在求职市场中取得更大的优势。还有人以辞职留学为契机,试图转变职业发展的道路,一边向外学习新知识、一边向内探索内心的真实想法,可是事与愿违,在校招时却颗粒无收、转行无果。

对辞职留学者而言,这个决定不是一句轻飘飘的“说走就走”,它承载着突破现实困境的希望。然而,当毕业后再回望这段经历,有受访者坦言,最大的收获或许不是期待中的升职加薪,而是在学习、探索中逐渐充盈的内心。

【人物名片】

何紫盈:前国企电台主持人。辞职后就读于新南威尔士大学新闻传播相关硕士项目,时长2年,留学总花费超80万元。仍在求职中。

阿顾:曾在头部互联网公司运营、市场、产品岗工作。辞职后就读于香港科技大学化学相关硕士项目,时长1年,留学总花费约30万元。目前就职于另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岗。

杜雯:曾在传媒行业工作。辞职后就读于英国罗素集团院校之一的市场营销相关授课型硕士项目,时长1年,留学总花费约40万元。目前就职于某事业单位。

工作进入瓶颈期

辞职留学寻求职业道路的突破口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3年里,何紫盈从事着自己喜欢的电台节目主持工作。然而,随着广播听众减少、领导不断施加压力,即使是自己喜欢的工作,何紫盈仍感到些许倦怠。另外,部门的改组更是让何紫盈被迫迎接变化——除了产出广播节目内容,她需要肩负起更多广告、营销的工作,可是这些新工作让何紫盈感到无所适从。

面对停滞不前的职业发展,她准备好简历、重新投入招聘市场。然而,她发现,现如今的招聘行情,早已不是她本科刚毕业时的那副光景了。“和我竞争同一岗位的候选人,学历几乎都是研究生起步,虽然我有三年工作经历,但在学历这道‘硬实力’关卡上,始终拼不过别人。”

于是,何紫盈将目光投向学制短、学校排名高的境外硕士项目,希望给自己的学历“镀金”,以提升自己的招聘竞争力。与此同时,何紫盈也在思考,是否应该借此机会,换一条职业道路,例如,火热的互联网运营、品牌营销等等。“说实话,我当时并未对这些岗位有深入的了解,也未曾想清楚自己究竟是否适合这些岗位。”

抱着对新发展方向的憧憬与幻想,何紫盈将申请目标锁定在QS世界排名前100的院校,并最终前往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大学攻读新闻传播相关硕士学位。

辞职留学读硕士,有人两年花费超80万元

学制短、学校的世界排名高,是吸引在职工作人士留学的重要因素之一。同时,留学也是为了让自己获得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知识。然而,本科毕业于生物专业的阿顾辞职后所入读的项目,与她二次择业的目标几乎毫无关联。

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工作的两年时间里,阿顾在运营、市场、产品岗位辗转,并慢慢明确,自己更喜欢让“理想”落地成实体的产品岗位,“这能给我带来成长感。”可是,公司内的恶性竞争、不近人情的企业文化让她感到疲倦,即便这份工作的薪资令人艳羡,阿顾依然想要另寻出路。

带着无比明确的求职目标,阿顾在搜索相关岗位时发现,头部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岗对个人经验和能力有着较高的要求,仅凭此前在产品岗的一年工作经验,阿顾深感自身的竞争力不足。

起初,阿顾的父母和一些朋友略有不解:“大厂”的薪资待遇这么高,何必辞职留学呢?“我也隐隐担心过,留学回来后找不到比现在更好的工作。但我不想再以这种消沉的状态继续工作了,于是果断放弃了那份表面光鲜的工作。”阿顾说。

虽然阿顾在申请季投递了不少计算机、编程等与互联网产品相关的硕士项目,事与愿违的是,由于她的本科专业与这些硕士项目的匹配度较低,阿顾没有收到任何与产品岗直接对口的offer。

阿顾最后决定入读香港科技大学化学专业相关硕士项目, “虽然这个项目与我的求职目标相差甚远,但我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我需要给学历‘镀金’、 重新获得应届生身份,再加上此前的工作经验,或许能找到更符合我职业预期的岗位与工作环境。”

怀揣清晰的就业目标

读书不再是无忧无虑的“真空状态”

“有过在职场打拼的经历,我对自己未来的发展和规划有了更加细致的思考,留学期间的方向感和目标感也更清晰和强烈。”杜雯说。

2019年,曾在传媒行业工作的杜雯辞职后,怀着对市场营销、零售行业的向往,她花光了自己3年的积蓄,再加上父母的资助,她入读了英国罗素集团院校之一的市场营销类授课型硕士项目。“一年下来的所有花费约为40万元。”

杜雯很珍惜重回校园的时光。同时,她也很明确地感受到,那种只顾着享受读书、做研究的“真空状态”,已经回不去了。杜雯的同班同学中,大多数是本科毕业后无缝衔接至硕士的学生,“与他们相比,我不仅会提早考虑毕业后的工作问题,还会考虑是否要换个赛道发展、换到哪个行业发展,权衡这些转变会给我带来哪些挑战、机遇和风险。”杜雯说。

通过听课,杜雯对零售业有了清晰的了解,“老师在上课时偏重讲解案例,理论只是辅助我们去理解案例的‘工具’,这种教学方法让我对零售业的实际运作方式有了更清晰的认知。”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杜雯学会如何打造品牌营销方案,对零售业的实际工作有了更深入的体会。

国外教学方式的包容度高,还让杜雯形成了不一样的观察视角与处世心态。杜雯回忆道,在留学期间,她时常冒出许多新奇的想法,老师也总会鼓励她进一步去探索和实践,不要将这些火光局限在脑海里。“重返校园,我好像获得了更多自由探索的机会,可以摆脱掉条条框框的限制、摆脱世俗价值的附加。”

辞职留学读硕士,有人两年花费超80万元

杜雯就读大学的图书馆讨论室

“搜索、分析、评估、推理,看到事物的两面性,也看到自己的偏见,这种批判性的思维和视角,是我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收获的重要能力。”何紫盈说。

为了探索不同方向的岗位,何紫盈还在朋友的公司做起了品牌营销的工作,这也是何紫盈尝试转行的方向之一。可是,随着工作慢慢深入,她却发现,她对品牌营销难以找到认同感,大多数时候只觉得自我矛盾。

另外,硕士学历也未能成为她转行的“敲门砖”。2022年底,何紫盈参加了国内快消公司的市场、品牌岗位的校招,结果杳无音信。何紫盈顿感失落,“我光有学历,却没有足够的工作经验和技能优势,证明我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想转行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与此同时,何紫盈还要迎接生存的挑战。

最初,何紫盈预估所有花费约为60多万元人民币,并从父母处获得了资金支持。然而,悉尼的高房租、高物价远远超出了何紫盈的预估。在留学后期,这笔钱无法支撑她的所有开销。“我还有个妹妹,父亲也已经退休。虽然我开口问,父母也会给钱,但我是个已经有赚钱能力的成年人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向家里要钱了。”

于是,何紫盈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生活。最忙碌时,她一周内要同时兼职三份工作,为了兼顾课业,有时甚至要早上5点半起来写论文。

辞职留学读硕士,有人两年花费超80万元当日的兼职结束后,何紫盈回校上课,她时常坐在这片草地处吃午饭、看书

­­与何紫盈、杜雯的情况有所不同,在硕士项目与就业目标几乎毫无关联的情况下,阿顾在选课时直接剔除了实验类课程,全部选择了以上课、作业、笔试等形式为主的授课课程。“因为我很明确,我不会再走学术道路,实验课程太耗费时间,对我的未来发展也没有太多意义。”

于是,阿顾在保证课业完成的同时,一边进行国内某头部互联网公司的远程实习,一边投简历找工作,她实习获得的工资还能覆盖她留学期间的生活费。阿顾直言,与同班同学相比,她上课并不够认真,“我不太在乎绩点,只要考试能通过就行,因为我更想通过实习累积产品岗的工作经验,为校招打好基础。”

结果与预期或有落差

没有“经济效益”的留学体验同样珍贵

留学归来、硕士毕业,就必然会在求职市场上变得更有竞争力吗?

在2022年的校招期间,阿顾收到了多家一线互联网大厂和外企的offer。毕业后,她入职了读研期间已实习接近一年的公司,在自己认同的工作环境中,延续产品岗位的职业生涯。从结果看来,辞职留学的确达成了她预期的结果。

阿顾建议,做出辞职留学这个决定前,要慎重考虑,“首先要明确自己的阶段性目标,然后再去权衡,辞职留学是否能帮你达成这个目标。当然,选择重回校园读书,当做拥有一年的‘休整期’,我觉得也是蛮好的选择。”

辞职留学读硕士,有人两年花费超80万元

2022年10月,阿顾前往香港嘉顿山爬山

何紫盈更是坦言,不要过度美化辞职留学这件事,最终结果很可能与最初的期望之间有落差,要考虑清楚所有可能性,做好迎接失望的准备。“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不同专业和行业都有各自不同情况,读完硕士未必就一定有更强的竞争力。”

初到澳大利亚时,何紫盈买了一本全新的笔记本,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今年7月底,上完最后一门课时,日记正好停留在本子的最后一页。“我翻看整本日记,其中频繁出现的一句话是——‘虽然我现在还不确定我究竟想要做什么……’但在结课那天,我好像终于想清楚了,我还是想做回我最喜欢的媒体内容生产工作。”

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两年里,何紫盈很庆幸,辞职留学为她撕开一道裂口,让她在困顿中获得了重新选择、试错的机会,“我‘折腾’了一番后,对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有了许多全新的了解。”

此外,何紫盈着重建议,一定要从多方面、多种渠道了解留学目的地的消费水平,把学费、生活费等所有开销计算周全,并衡量个人和家庭的经济实力后,再理性作出决定。

三年前,杜雯毕业回国,参加了零售、互联网、汽车等行业公司的招聘,也收获了几份符合预期的大厂offer。但是,彼时这几个行业的发展状况起伏不定,再加上家庭等现实因素,杜雯不想再仓促地开始一段不够稳定的职业生涯。最终,杜雯回到家乡,参加了事业单位考试并顺利入职。

辞职留学读硕士,有人两年花费超80万元

杜雯在英国剑桥拍下的金黄色的柳树

“辞职留学的初期,我们可能会赋予这个决定很多重大的意义、压上了很多期望。或许最终我并没有走上当初预设的那条道路,可是我依然觉得,这是人生中很宝贵的一段经历。”杜雯表示,辞职留学的目的并不单一,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升职加薪只是其中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花一段时间,去体验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从而拥有更开阔的视野,找到人生新的可能,“这些看似没什么经济效益的体验感,或许同样意义非凡,甚至更加宝贵。”

華客|新聞與歷史:辭職出國留學讀碩士,兩年花費超80萬,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