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日本姑娘,沒婚房沒彩禮嫁中國小夥,好幸福

6年前,在德国留学的时候,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个日本姑娘,有一天会嫁给一个来自中国的安徽男孩。现在想想,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我和爱人的相遇十分奇妙,作为90后的我俩,居然是通过网络相亲认识的。在生活中见面后,我慢慢发现这个中国大男孩特别温柔,善解人意,还喜欢下厨,经常给我做好吃的中国菜。

这和日本人的大男子主义的性格可太不一样了。就当我俩陷入爱河,领完结婚证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连中国公婆的面都没有见过,就这样变成了一个中国媳妇。

01

我是茜,日本人,嫁给了来自中国的安徽小伙,如今在日本东京定居。

1995年4月,我出生在日本的滋贺县,这里依山傍水,四周被群山环抱,有日本最大的淡水湖琵琶湖。家中除了我,还有一个小我5岁的妹妹。

我们家是比较传统的日本家庭,妈妈负责在家里照顾我和妹妹的生活,爸爸则是外出上班工作。从小我就是一个对音乐特别敏感的孩子,妈妈特意送我去音乐学校学习乐器。

我从6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弹钢琴、演奏小号。和中国的琴童一样,学琴的日子是真得苦,我每天都要练习很长时间,有时候我也会和妈妈撒娇,想偷懒。

可温柔的妈妈总会看破我的小心思,每当我面对挫折时,她永远都是乐观地鼓励我。当我弹得好的时候,妈妈总是会夸奖我“弹得真棒”。当我弹得不好的时候,妈妈就会夸奖我“你的集中力特别高啊”。

总之,对于我做的任何事情,家里人从来都不会否定我、打击我,总是变着花的给我鼓励。久而久之我也慢慢地体会到了弹琴的乐趣。我想自己性格里的乐观派,可能就是来自妈妈潜移默化的教育吧。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大家好,我是嫁给中国小伙的日本姑娘)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和中国的琴童一样,我也每天要练习很久)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2011年,我登台表演钢琴演奏)

我的小学和初中是一贯制的。上高中的时候,我忽然喜欢上了学习英语,为了考上日本著名的大阪大学,我的高中生活几乎就只剩下了学习这一件事。

可能很多人会对日本的教育有所误解。有些日本动漫里描述的日本高中生,每天都是吃喝玩乐不学习,几乎没有学习压力。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日本和中国的高中学生一样,也面临非常残酷的升学压力。

很多学生都会在放学后,独自去辅导班学到深夜,然后再回家继续学习。这是因为日本是一个非常重视学历的国家,一个人拥有什么样的学历,会直接影响到其事业的发展和薪水的高低。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学习如登山,虽难但登顶后的乐趣也是无穷的)

02

而能否上大学,上什么样的大学,更决定了一个人进入社会以后起跑线的高低。要想出人头地,必须有一个好的起点,在日本,高考就是人生命运的转折点。

听我爱人说,在中国高考生是通过最后一次高考的成绩来报大学。而日本则是学校通过你的高考成绩、学部成绩来综合判定。

日本高考不是一锤定音,国立、公立和部分私立大学,在每年的一月都有一次全国统一考试,主要是基础学科。从二月中旬至3月底,各校再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第二次专门考试。

都说没参加过高考的人生不完整,高考对于学生而言是第一场对意志的磨砺和考验,考生背负的不只是自己的人生希望,还往往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最终我还是考入了心仪的大学)

在这样的环境下,高考的压力可想而知。为了考取日本前几名的大学,我也是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到了高考中。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我考取了日本排名第三的大阪大学。

一般来说,到了大学,很多学生都选择了放飞自我,对学习的主动性没有那么强烈了。

可我却不一样,大阪大学的校风很严,有些基础工学部的留级率能达到20%。而我学的德语专业,通过率也特别低,每年都有不少学生留级。

为了拿到去德国公费留学的名额,我又过上了如同高三的学习生活,每天两点一线,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图书馆。因为我不想在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我相信自己的努力终会有收获。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留学期间,我更喜欢用音乐会友)

2016年我成功拿到了留学的名额,作为一名交换生踏上了去德国的路途,去学习德国文化。其实语言很好学,难的是要了解不同国家的思维方式。

交换的时间只有一年,为了更好地融入德国生活,我又拿起了手里的小号,在德国的大街上或者是酒吧里演奏音乐。当时我觉得在德国可以随时随地去演奏音乐,这是一个包容度很高的国家。

就这样通过音乐会友的方式,我认识了不少德国的朋友,自己的德语也进步了很多,小号的演奏水平更是精进了不少。

2017年交换结束后,我又回到了日本大阪大学,那时我周围很多学生都选择了放飞自我,对学习的主动性没有那么强烈了。

可我看到了日本以外的世界,感受到了不同文化间碰撞产生的火花,更加懂得学习的重要性了。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我的小号演奏水平精进了不少)

03

毕业后,凭借我大学的优异成绩,我成功入职了一家日本伊贺市当地的德企工厂。大家都知道日本和德国的制造业都非常厉害,所以在日本当地有很多德国的工厂办公。

我的第一份工作主要负责公关业务,接待全世界来日本参观考察的客户,这里不乏很多德国企业,我曾在德国交换留学的经历就显得尤为重要。

通过这份接待的工作,我也认识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有东南亚、美国、欧洲各个地区的客户。在接待过程中,我发现,大到不同国家的文化理念,小到客户的个人习惯,都不尽相同。

而我十分幸运,初入职场就碰到了一位非常尊重同事的领导。在他心中,工作应该是快乐,他会想方设法让下属们在工作中获得幸福感。也是在这位前辈的引领下,我也想变成一位受人尊重的职场人。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业余时间,我总是喜欢去品尝美食)

可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残酷的。大家也都知道,日本是一个男尊女卑非常严重的国度。

日本社会要求女性应该温柔可爱善解人意,并且顺服自己的丈夫,做自己丈夫的助手;相反,男人应该挣钱养家,承担一切的工作压力和社会责任。

哪怕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日本姑娘,也对这种现状感到深深的无力。

比如和我毕业于同一个大学,一起进入同一个公司的男生,企业会因为他是男性,交代给他的工作就会更重要。那种感觉就好像,无力我在工作中怎么努力,怎么拼搏,都没法获得成功过,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的性别是女性。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我喜欢用美食安慰自己)

同样在日本大部分人眼里,女性工作几年结婚后,就会把重心放在家庭,会提前下班回家做饭,心思都不在工作。

久而久之在职场上,女性往往会很受歧视,很多女员工在公司经常扮演端茶送水的角色,哪怕做出很多业绩,最后也都算到同期的男同事头上。

在第一份工作这样的氛围下,哪怕我是再有抱负再有冲劲的女员工,也会被职场歧视泼冷水。无奈下,我选择了辞职,想寻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机缘巧合下,我在东京入职了一家中国企业,负责IT业务。这第二份工作的氛围非常自由,不仅仅倡导男女平等,而且我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舞台。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在东京,我认识了自己今后的伴侣)

04

也许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在东京我也遇到了今后可以相伴一生的爱侣。

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在日本,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社恐,都会选择在网络上相亲,我也是如此的。

因为我的父亲曾经去过中国出差,我的工作也经常能接触到中国人,所以自己和外国人接触并不排除。

在网络上我就遇到了一个非常温柔的中国男人健,在生活中见面的时候,我发现健的牙齿特别白特别整齐,一看就是一个生活特别自律的人,这让我对他的印象非常好。

第一次见面,健就带我去吃了正宗的中国料理。他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就说以后会经常给我做饭的。原以为这只是一句戏言,要知道在日本,几乎没有几个男生愿意下厨做饭。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健是一位特别细心又有责任感的人)

可没想到,后来健真的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言出必行。每次看着他在厨房里做着我最喜欢的可乐鸡翅,还有中国拉面,我都从内心里发觉中国男人真的太温柔,太顾家了。

相处的日子久了,健也提出要去我家拜访。一开始他很担心,我的日本父母是否能接受他这个外国女婿,可后来没想到我的父母,包括我的爷爷都特别赞成。

我的爷爷曾经因为学习中医药的缘故,去中国学习交流有200多次,他非常喜欢中国文化。当爷爷得知我交了一个中国男友的时候,他非常高兴,举双手赞同。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我穿着传统的和服)

而健为了给我的家人留下一个好印象,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时候,还带了一份演讲稿,在我的家人面前做了一次诚意满满的演讲。

短短的十几分钟的演讲,记录了我和男友健的相识相知,这让我的家人都非常感动。

在日常生活中,健就是这么一个非常细心又有责任感的男人,这一点和日本男人完全不同。

在日本,人和人之间相处的距离会比较远,日本男人并不会把恋人、妻子,放在第一角度去想。而中国人则完全不一样,中国人非常重视亲情,他们会把自己的另一半放到第一位去考虑。

平时我和健在一起相处,都不会去一些高级的酒店,更多的时候都是他下厨给我做饭吃。可有一次,我俩去东京迪士尼玩,健定了一个非常贵的酒店。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有的时候,我也表现特别孩子气)

05

当时我还说他乱花钱,可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在酒店给我求婚,现在我都记得男友说一定要让我幸福的场景。因为疫情的缘故,我俩的婚礼十分简单。

而且结婚之前,我们家既没有要求准备房子,也不没有要彩礼。我的父母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健要对我好,让我幸福。当我俩领完结婚证后,我才发觉,我还从来没有在生活中见过健的家人。

为了不让老人们担心,2023年疫情放开后,我和健就踏上了回中国的飞机。

当我到了上海时,就被上海的繁华程度所震惊。我还特意跑去兰州拉面馆,吃了一顿正宗的兰州拉面。果然正宗的拉面不仅味道好,价格还很实惠,比日本东京的兰州拉面便宜多了。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上海太繁华了,到处都是高楼林立)

后来健又带着我坐了高铁回到安徽老家,我没有想到健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高铁站迎接我们。

尽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公公婆婆,但是长辈们待我都非常亲切,我想老公的温柔善良也是得益于中国父母多年的教育吧。

说实话,第一次见公婆我非常紧张,很担心中国的家长是不是都非常严厉。我还特意请教了我在日本的中国同事,他们给我的建议是,到家后一定要多帮婆家人干活。

为此我还特意学了几句汉语,比如“我来洗衣服”“我来洗碗”等。可真到了婆家,这些我都没有用上。每当我说要帮忙的时候,公婆都会笑着让我多休息。不过能看出来,对于我的举动他们还是非常开心。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穿着洁白的婚纱,我变成了中国媳妇)

另外我的汉语不是特别好,没法说一些很贴心的话,所以只能用肢体语言去表达。每次公婆让我多吃饭的时候,我都会很开心地去吃很多。

不过中餐太辣了,到家的第三天,我就长了一脸的痘子。可真等我适应了安徽菜的辣度后,我还特别想念这种美味。

在安徽老家,我非常惊讶,这里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可以非常自然亲近。比如说,在大马路上两个陌生人也可以打招呼聊天,这在日本简直难以想象。日本人的边界感太强,有的时候我反而更喜欢中国式的热情。

我日本姑娘,没婚房没彩礼嫁中国小伙,好幸福

(嫁给中国老公,我很幸福)

在中国的旅行结束后,我和健就回到了日本工作。

现在随着科技的发达,我可以从网上学到很多东西,我也想着和老公多拍一些视频,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日本当地的风土人情。未来如果有机会,我也会选择和老公一起回中国定居。

虽然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如同花不能选择生长的地方,但我们可以选择过得精彩。

过去的一切,我们不能改变,就让它过去,我们唯有把握好现在,用行动期盼我们的未来。

華客|新聞與歷史:我日本姑娘,沒婚房沒彩禮嫁中國小夥,好幸福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