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勢所趨!鐵飯碗沒了

中国多个小县城今年以来缩减公务员编制,引发“公务员铁饭碗也不铁了”的讨论。

据《湖南日报》8月报道,机构编制改革已在湖南古丈县试点推进。官方明确提出,此次改革是为“优化政务服务效能,减轻财政供养压力”。

除了古丈,今年以来,包括青海果洛、山西河曲、黑龙江伊春等,已有多个小县市进行编制改革,精简行政机构。

《财新周刊》8月也报道,为了化解地方债,中国央行及金融机构将参与一揽子化债,包括安排1.5万亿元人民币(2810万新元)的特殊再融资债券,但获得这一化债援助的某个西南部省份得付出一些代价,其中包括将公务员缩编20%。

这让不少网民开始为政府财政和公务员何去何从感到担忧,感叹公务员也没有安全感了。

公务员缩编 大势所趋

今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决定中央国家机关和各部门人员编制统一按照5%的比率进行精简。

浙江大学跨学科中心特约研究员贾拥民发文指出,这是中国机构改革历史上首次明确提出要缩减公务员规模,并且给出了具体指标,不仅是中央,地方也要跟进。

贾拥民说,一个地方的政府雇员多少,应与该地常住人口数量密切相关,而中国长期人口已经由升到降,公务员缩编也就成了趋势性要求,特别是那些人口流出地。

中国的“人口小县”是这类人口流出地的典型例子。据澎湃新闻,在中国10万人以下的小县市有206个,其中5万人以下的有90个。在这些地方,不论人口多少,都有整套公务员班子,极端例子中,行政机构与事业单位多达100多个。

以人口仅12万3500的山西河曲县为例,官方在推进党政机构改革时就指出,当地“存在财政供养人员比例失衡、人浮于事等突出问题”。改革后,当地36个党政机构精简至22个,135名领导职数精简为114名,186个事业单位整合为40个,1964名事业编制核减为659名。

河曲是县城缩编改革的先行者,后来的青海果洛、湖南古丈县,都参考了河曲的做法。

减轻财政供养压力?

对于这些地方而言,解决人浮于事、官民比例不协调的问题是一方面,在各地财政收入减少、财政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这么做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减轻财政供养压力。

公务员供养已成为中国财政支出中较大的负担。据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锋计算,中国财政向政府雇员支付的劳动报酬,占政府可支配收入的比重近十年来不断上升,从2012年的33%左右,上升到2020年的60%以上。

贾拥民分析,在此期间,公务员的实际工资并没有太大提升,这个占比的提高,只能是“吃财政饭”的人越来越多的结果。

中国官方唯一一次公布公务员数量是在2016年,当时全国共有716万7000名公务员。但在2015年,时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陈剑就估算,加上国企和事业单位的教师、医生、解放军,警察和离休人员等,中国财政需供养6400万人。

冠病疫情三年,各地财政支出增加、地方债高筑、房地产下行导致土地财政收入减少,政府财政压力更为凸显,缩编也成为减轻财政供养负担的一种方法。

不过,实际操作中,政府的“缩编”和企业“裁员”,也并非一个概念。

以河曲为例,超编的903人并非下岗,而是调整工作,被分派到对口党政部门跟班学习锻炼、担任村(社区)“两委”主干和综治网格员等。

《中国青年报》一篇解读《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文章指出,机构精简不意味着数量减少,而是有增有减,那些需要加强的部门、新设的部门,要新增公务人员。

网民在微博上评论,“60后”和“65后”近几年陆续退休,所谓的公务员缩编很大程度上是靠“自然减员”,而退休后一样要支付养老金,不意味着财政供养就此停止。

要缩编、还是要稳就业?

事实上,在今年中国保就业的政策下,地方政府不仅不会把缩编与裁员画上等号,还得想方设法在应届生当中,招聘更多公务员。中国今年有创纪录的1158万大学毕业生,最近一次公布的今年6月18岁至24岁青年失业率为21.3%。

今年中国青年就业形势严峻。图为9月4日,大学应届生在安徽合肥市参与一个招聘会。(路透社)

4月国务院印发的稳就业文件提出四大措施,包括鼓励企业吸纳就业,鼓励引导基层就业,支持国有企业扩大招聘规模,稳定机关事业单位岗位规模。

企业吸纳被放在第一条,但后面三条都是对政府而言更可控的体制内扩招。

2023国家公务员考试共计划招录3万71000人,较去年增加5858人,扩招18.75%。报考人数也随之增加,达到250万人,刷新了纪录,达到了十年之最。

地方政府也在扩招。据财新网报道,中国大陆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新增公务员岗位约为19万个,比2022年增加16%。

其中甘肃、云南、广西和内蒙四省扩招超过50%。但这些省份都负债累累,据路透社报道,云南省去年债务额是财政收入1087%,居各省首位,甘肃省以970%排第三,广西自治区以910%排第五。

大势所趋!铁饭碗没了

一边要响应机构改革、纾解财政压力;另一边,又要稳住就业,地方上如何平衡,是一个难题。

降薪似乎是一个答案。从今年7月开始,社交媒体不时传出公务员降薪的消息,也有许多自称是被降薪者的网民跟帖,但官方从未正式回应;只有证监会表示,该部对标公务员,工资福利预算下调17%。

体制内 仍是铁饭碗

许多中国父母仍希望子女能进入体制内。图为2022年中国大热的电视剧《人世间》剧照,演员雷佳音饰演的主角周秉坤(右)和他的父亲走在路上,他的父亲教育他,虽然体制内的饭碗不大,但是个铁饭碗。(互联网)

尽管铁饭碗不如从前那样“铁”,但不少中国人依然希望进入体制。一名自称正在准备考公的网民在社交媒体小红书上说,体制内的缩编改革,看起来只是“调岗”,没有编制,但至少还有工作,这与外部的裁员、破产比起来,不算严重。另一名备考生则说,只要选择富裕地区的公务员报考,即可避免风险。

这反映的是经济形势严峻下,中国年轻人对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发展没有信心。眼下年轻人就业困难,财政对体制内人员的供养压力又过大,与其把稳就业的重心放在体制内扩招,倒不如设法让市场活起来,让年轻人不再为了考公“上岸”挤破头。

華客|新聞與歷史:大勢所趨!鐵飯碗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