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防不勝防 習最擔心的事來了

1、“存量腐败”让习防不胜防

  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英国勋爵阿克顿的这句名言,证之中共,亦绝对适用。有分析指出,反腐是习近平维系权力威吓和官员忠诚的手段,所以北京一再强调,反腐永远在路上。假如20大后被查处的高官没有直接的派系色彩,即便再多,当局还可自吹,习是从严治党,从严治官,不放过每个腐败分子。可是,眼看着一手提拔的两个国务委员,半年时间内先后出事,再怎么辩解,习近平都脱不了干系,所有人都会质疑他重用的都是些什么人。

       海外时评人士邓聿文撰文分析,如果李尚福与魏凤和这前后两任中共国防部长受火箭军高层腐败案牵连并不奇怪,解放军高层的腐败也不新鲜。不过,假使李尚福涉贪腐,还是有相当的震撼性,因为他是习近平在二十大后提拔重用的。二十大习一手遮天,在党政军各关键部门和权力中枢——政治局任用自己的亲信,本来是想用得放心,不料前有外长秦刚过不了男女关,后有防长李尚福过不了金钱关,二人还都是国务委员,属于副国级领导人,这和一般的部长出事性质有些不同,说明习的用人大有问题。

  文章写道,腐败是中共之癌,无法根治。中共此时段腐败之严重,从习近平上台后落马官员的数量可见一斑。根据当局的披露,在去年二十大前,立案审查调查的中管干部553人,处分厅局级干部2.5万多人、县处级干部18.2万多人。二十大后到现在不到一年,有42名中管干部被查,其中两名正部级。这些官员遍及党委、政府、军队、国企、高校、政法、金融和医院等各领域和系统,每个省市都有主要领导干部落马,很多地方和部门还是塌方式腐败,一锅端,前仆后继。如果说江、胡时期因高层反腐不力,导致腐败猖獗,还有可解释的原因,习上台后即展开大规模、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但从二十大后的落马高官来看,数量并未减少,此中根子,就在于不受约束和制衡的绝对权力。每一级官员,尤其是主要领导干部,除了受上级的弱监督,在同级内部和管辖的领域,几乎拥有绝对权力,制度形同虚设。一个理想、道德和主义都虚无的时代,唯有权力、利益和金钱才是实在的,满足感官欲望的。因此,作为一种理性动物的中共官员,不把权力用到极致、想方设法贪腐才怪。

  文章强调,必须要说到中共腐败的“存量”,如果以十八大为时间线划为前后两个阶段,十八大前的腐败可称为“存量腐败”,十八大后的腐败则为“增量腐败”。“存量腐败”的意思,是指十八大前的30多年,中国由于高速发展和党纪松弛而积累的腐败,这个数字无法精确计算,但以中共官员之多,每个官员多多少少都有腐败嫌疑,上到庙堂之上的权力寡头,包括习自己,下到不入品的芝麻村官,估算起来几千万是有。“增量腐败”是指十八大后还在大搞腐败的官员,用当局的话说,仍“不收敛、不收手”的。然而,习通过反腐让官员提心吊胆、对他臣服的同时,也意味着对他自己会产生一种政治和道德的风险。原因在于,既然官员人人都免不了腐败嫌疑,这种对过去历史的倒查,每个官员都有可能会被牵连到,理论上除习外的所有官员都是不安全的,包括中南海习的政治盟友。而当某个官员在被查后,为了减轻刑责,会供出其他官员,习的亲信就可能被牵连进去。李尚福大概率是当局在查火箭军高层案子的时候被某个官员供出的。

  文章写道,秦刚的下台已冲击到习二十大组建亲信班子的合法性,倘若再来一个李尚福,人们特别是党内怎么相信习和他的权力班子有能力带领中共去挑战“惊涛骇浪”,像习所宣称的引领中国走向复兴?因为习的权力班子成员本身就在制造政治的“惊涛骇浪”,从而对习所剩不多的政治权威构成又一次打击。可问题还没完,“存量腐败”的窟窿之多,让习防不胜防,今天是国务委员触生活作风和腐败的雷区,明天可能轮到某个政治局委员触别的什么雷区。在所谓反腐败越来越深入的情况下,这并非不可能出现,它是由权力不受控制和习的反腐模式共同决定的,接下来,人们就等着看戏好吧!

2、中南海最担心的事要来了

  据菲律宾《问询者报》报道,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多国已经明确表达加入与菲律宾一道在南中国海联合巡航的意向,菲律宾武装部队西部司令部司令卡洛斯16日最新表示,菲律宾军方正在审查来自不同国家的联合巡航提议,最终目标是建立“基于规则的西菲律宾海国际秩序”。

  据报道,卡洛斯当天向媒体表示,“菲律宾的目标是在西菲律宾海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我们一直抱怨邻国不遵守国际法。因此,菲律宾正在研究与任何表示愿意提供帮助或与菲方有共同目标建立这一秩序的国家进行接触,我们正在仔细考虑所有的提议”。虽然目前还没有关于与任何国家进行联合巡航的指令,但菲律宾武装部队发言人阿吉拉尔对多个国家支持菲方在争议地区的立场表示感谢。

       据菲律宾GMA电视台报道,阿吉拉尔16日表示,除了马尼拉的长期盟友美国之外,包括日本、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法国、印度、加拿大和新加坡等众多国家都表示,有意与菲方在西菲律宾海联合巡航。本周四,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布劳纳也表示,除了美国之外,更多的国家表达了加入联合巡航的意向,现在菲方正在与其他希望加入联合巡航的国家合作。布劳纳强调,其他国家所表达出的兴趣对菲律宾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表明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国家希望促进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并确保印太地区的安全。不过,菲律宾武装部队西部司令部司令卡洛斯16日表示:“目前尚未就联合巡航作出决定。”

  9月8日,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与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签署了一项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协议中的一项条款涉及规划双边联合巡航,以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稍早前的8月21日,菲律宾驻美大使罗慕尔德兹表示,美国已准备好与菲律宾及其他志同道合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和日本在南中国海开展并实施拟议中的联合巡航。罗慕尔德兹还透露,一旦就协议的职权范围达成一致,美国准备执行该协议。这是一项多边努力,日本、澳大利亚甚至其他希望加入的国家都将参与其中。今年8月,中共单方面发布了新版地图激怒邻邦,引起多个邻国的抗议,随后,中共总理李强9月6日在东盟峰会上急称东盟为“好兄弟”,呼吁各国避免“新冷战”,一旦由菲律宾和美国主导、多国加入的南中国海联合巡航最终执行,恐怕会让北京当局寝食不安。

 3、彭帅是谁?WTA向北京投降了

  职业女子网球锦标赛将于9月18日重返中国,距离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出于对中国女子网球运动员彭帅的担忧,以及对球员和工作人员所面临的风险而发誓抵制中国还不到两年。

  《美国之音》报道,18日在广州开幕的广州国际女子网球公开赛,将是自2019年以来WTA在中国举办的首场赛事,虽然预计不会有排名前20的球星参加,但仍将吸引大量关注。此前的2021年12月,WTA于暂停了在中国的活动,当时前世界女子网球双打排名第一的彭帅,对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前副总理张高丽提出性侵指控后短暂失踪,然后撤回了指控。WTA当时表示,这个议题“比商业更重要”,并坚持在北京确保彭帅的安全之前,不会在中国举办赛事。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当时说:“鉴于目前的事态,我也非常担心如果我们在中国举办赛事,我们所有球员和工作人员可能面临的风险。”

  彭帅于2021年11月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长文,称她与比她年长39岁的已婚中共前副总理张高丽在长达数年断断续续的关系中“被迫”发生性行为。之后,彭帅否认自己曾指控其他人对她性侵,并称自己的发文造成“巨大的误会”。不过自提出指控以来,彭帅就未在中国以外的地方露面。

  尽管以现实层面而言,中国是WTA的重要市场。但中国体育业专家马克·德雷尔对法新社表示:“在我看来,这是彻底的屈服,WTA已经毁掉了他们通过采取原则立场而获得的所有善意。”全球排名第99的法国选手阿利兹·科内特本周宣布她将缺席广州的比赛。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忠于我的信念并关心我个人的健康,我决定今年不会去中国打球。”

4、又一家  国企远洋集团爆雷

  继恒大、碧桂园等房企先后爆雷后,国企远洋集团9月15日公告,集团将暂停所有境外债务项下的付款,直至整体重组或延期解决方案获得实施,消息随后引发热议。

  据报道,在香港证交所挂牌上市的远洋集团15日公布,鉴于流动性紧张情况,暂停支付总面值约40亿美元的八笔美元债券,并将继续寻求重组其境外债务。数据显示,本周早些时候,远洋集团部分美元债券价格跌至不到面值的10%。

  8月18日,远洋集团发布半年度未经审核财务资料显示,公司亏损超183亿元人民币,负债总值近两千亿元。远洋集团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人寿”,持股29.59%的,第二大股东为“大家保险集团”,持股29.58%。上述消息引发网友关注。“远洋集团的大股东是中国人寿,正宗的国企,国内的融资成本极低。很明显,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已经影响到了国企。”“金融市场最重要最核心的是信用,看看美国国债,为什么能成为世界金融资产价格参照价。都说诚信经营,其实也是说说而已,真要做起来不容易。”“难怪最近股汇双杀了、违约,爆雷一个接一个,前景堪忧。”“又一个爆雷了,接下来是不是接二连三像放鞭炮?”

5、中融信托爆雷后首次公开回应

  9月15日深夜,中融信托在“爆雷”多日后首次回应旗下产品无法兑付事件,其公告称该公司被建信信托和中信信托托管。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也有信托公司被中信托管,直到今年5月被法院裁定破产。

  中融信托在官网公告称,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该公司部分信托产品无法按期兑付。经股东会授权、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司与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委托管理服务协议》,聘请上述两家公司为中融信托经营管理提供专业服务。公开资料显示,建信信托是建设银行投资控股的信托子公司;中信信托股东是中信集团旗下的金融机构。中融信托在公告中称,公司相关的债权债务关系、信托法律关系不因此而发生改变,中融信托继续按照有关法律和信托合同约定,对信托产品投资者承担受托人责任。

  今年8月以来,已有十余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披露其购买的中融信托的产品发生了逾期兑付问题,受到市场关注。根据Wind数据,截至8月17日,年内共有41家上市公司认购了信托产品,合计认购金额达到93.82亿元。上年同期,则有60家上市公司认购了115.54亿元的产品。一名中融财富前员工上月告诉财联社,中融信托目前暂停兑付的产品规模在3,500亿元上下,但不包含中融信托自营渠道产品,因为后者无法统计。

華客|新聞與歷史:防不勝防 習最擔心的事來了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