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阿根廷米萊,將用什麼方法炸掉中央銀行?

阿根廷米莱,将用什么方法炸掉中央银行?

  米莱当选后,国内不少人开始了冷嘲热讽,货币主权都不要了,全要美元?这家伙不是疯了吗?

  当然,绝大多数这种自媒体,连基本的货币知识都没有。

  其实一个非美国地区,完全使用美元,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个世界上很多。

  要搞清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了解各种货币制度。

  第一种,货币局制度

  货币局制度,不是央行制度,他是不能发钞的。

  他以法律形式规定当局发行的货币必须有外汇储备或硬通货的全额支持;保证本币和外币之间可按事先确定的汇率进行无限制兑换。

  例如中国香港,实行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中国澳门,实行与港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

  港币其实就是美元的代币,香港人用的本质上就是美元,因为香港货币局承诺,任何时候港币可以自由兑换成美元。

  用美元,香港澳门就崩掉了吗?并没有。

  世界上使用货币局制度的还有波黑、文莱、保加利亚、爱沙尼亚、立陶宛和吉布提。

  甚至阿根廷,也曾经用过这种制度。

  1991年4月,阿根廷通过《自由兑换法》,确定了货币局制度,具体内容有:

  1、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全部以美元储备为担保。

  2、阿根廷比索与美元按照1:1的固定比例自由兑换。

  3、央行禁止为政府债券融资。

  4、资本项目全面对外开放。

  在货币局制度下,阿根廷保留了资本自由流动和固定汇率,而放弃了独立的货币政策。发行本币必须有相应的美元作为储备,遏制了超发的冲动。

  1994年,改革初见成效,通胀率降至4%,并且保持了连续三年经济增长。

  但是货币局制度下,央行不能使用利率、汇率、再贷款等货币工具来调控经济。

  当然用美元,也有风险,那就是美国可是央行制度,无限印钞的这种,因此,只要美元开启印钞放水然后再收缩的周期,那么,用美元的地区,就得死去活来。

  比如,现在的香港。

  美元的输入,得来源于贸易顺差,如果没有顺差,则美元会不断流出,即贸易逆差不断扩大。

  在全球美元周期中,阿根廷就碰到了这种情况,但仅仅是美元周期,还不足以让阿根廷放弃货币局制度,而是阿根廷政府的开支过大,但手上又没有美元,那怎么办,于是发行了大量的外债,用国企私有化的收入来还债。

  随着国有资产销售殆尽,外债危机终于爆发。

  2002年,阿根廷不得不放弃实行了11年之久的货币局制度。香港政府在很长时间就谨守这个边界,那就是量入为出,财政支出不能大于税收。

  也即,政府不能借债,否则货币局制度不保。有些年头,香港政府还能进行退税,给民众发钱,就是因为他们的支出少于税收。

  但央行制度就没有节制了。

  二、中央银行货币制度

  中央银行货币制度,是大部分经济大国采取的货币制度,简单来说,这就是一种将货币完全国有化的一种货币制度。

  当下的阿根廷就实施的是这种制度,当然中美也是。

  在凯恩斯经济学中,一国政府只有掌握了货币发行权,拥有用货币调节经济的能力,才能应对经济危机。

  这种经济学的错误,其实所有人都明白。

  因为人人都痛恨假币。假币就是民间犯罪份子超发的货币,在战争期间,各国甚至积极在敌对国发行假币,来破坏对方的经济。

  但现代政府自己超发货币,却不再被认定为一种破坏。

  在实施了中央银行货币制度的国家里,政府的开支就没有节制了,他不用受制于税收的总规模,他可以通过发行国债的方式,将国债货币化的方式无限开支,所以美国国债达到了三十多万亿之多。

  本质上,印钞是一种征税权。也即,当政府不够钱花时,不需要税官,只需要发钞,就可以轻松地把税征上来。

  最严重的地方,比如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可以通过超发货币将所有人的货币资产洗劫一空。

  保留中央银行政府,显然对政客们更有利。因为他们手上拥有了更多的手段,不管是发福利去迎合民众,还是要参与战争,还是要给公务员发钱,有央行,就比没央行更好使。

  这是当代政府两种主要的货币制度。

  当然,这两种,都不是什么好制度,货币局制度也是法币制度,要转成央行也容易,停止兑换,宣布本币贬值,马上就变成央行制度了。

  但是,货币局制度优于央行制度,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能制约政府的支出。

  只不过,以什么为锚,则是一个大问题,以美元为锚,就必然让阿根廷人接受美国人的印钞税,美联储每印一次钞,阿根廷人都得被征一次税。

  但是,又有哪国的民众当下能逃脱美元税呢?中国普通人也不例外,因为中国的很多新增货币,也是基于美元印出来的,央行收到美元,然后发行人民币,这个过程,就伴随着美元税。

  米莱当然还有第三种美元化的方式,就是政府彻底不管货币,只是规定政府税收只收美元,这也是一种彻底美元化的方式 ,只不过他需要有过渡,那就是阿根廷得有足够多的美元来更换现有的比索。

  那就是阿根廷要处于贸易顺差或是资本流入地区,才能做到这一点。米莱不可能将比索作废,民众的储蓄中不少是比索,要进行这个转化,难度并不低。

  现代货币制度还与银行相关,银行是超发货币的主体,银行业的准备金规则,米莱准备怎么管理,也是问题。如若准备金率采取现在的央行体系,即使全用美元,阿根廷也一样会出现通货膨胀。

  百分之百的准备金制度,才能阻止通货膨胀和货币超发,哪怕你用美元也得如此。

  最好的方案,其实不是美元化,而是回归金本位。

  其实金砖各国,曾经有过金本位货币的提议,也即,由几个金砖国家联合发起一种货币,这种货币以金本位为基础。

  但这也非常难,执行金本位货币,需要放弃用本币征税的权力,并且,只要他出现,那人们会抛弃本币,购入金本位货币。

  如果真的实施,那就会让这几个国家的本币全部被抛弃,也即,会让央行这一机构不再被需要。

  要让这几个国家的政府放弃征货币税的权力,何其难也。

  不管如何,米莱终结中央银行的行动,是绝对正确的,因为如果中央银行存在,阿根廷人民需要被美国政府和阿根廷政府用货币进行双重征税。

  美元化后,至少减少了一重剥夺。

  仅仅2016年至今,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的汇率已经贬值超过10倍。

  那些鄙视米莱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存款在中央银行制度下天天贬值,还去嘲笑米莱,把货币当作什么主权,这都是无比搞笑的,做韭菜还有自豪感了?

  不终止政府的这种疯狂征税行动,阿根廷民众怎么可能过好日子。最优解,当然是使用更好的金本位。

  但是,这一切离不开另一种改革,那就是如何让阿根廷吸引足够多的外资。仅仅改革货币,只是终止恶化,减少税收,经济要发展,还是需要资本的扩张。

  这才是米莱更应该关注的重点。

華客|新聞與歷史:阿根廷米萊,將用什麼方法炸掉中央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