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明朝第壹才子被貶 留下壹首詞 成千古絕唱

升庵,是杨慎的字,他是明朝时期一位文学巨匠,被誉为“明词第一人”和“明朝第一才子”。他的创作才华至今仍广受赞扬,特别是他所作的《临江仙》被广为人知,成为《毛宗岗批评本三国演义》的开篇之作。

杨慎原居四川新都,于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年)出生。他命中注定是一位状元,让他在正德六年(1511年)一跃成为文坛新星。然而,一场大礼议之争竟导致他被贬至云南保山,流放了将近四十年。这一事件不仅改变了他的命运,还重塑了他的人生观,他的诗词风格从六朝的艳丽曲调转为沉郁老练,其中融入了杜甫、李白的气质,偶尔也呈现出苏轼、黄庭坚的影子。

《明诗纪事》曾评价他说:“升庵诗,早岁醉心六朝,艳情丽曲,可谓绝世才华,晚年乃渐入老苍,有少陵、谪仙之格调。间入东坡,涪翁一派”

杨慎的才华早就有名,他在明朝时期就被称为“当代宗词”。即便到了清代,胡薇元在《岁寒居词话》中仍然认为他的词居于明代之首。

与杨慎一样才华横溢但命运多舛的同代人解缙和徐渭相比,他的命运可以说是相对幸运一些。尽管如此,他在长期流放的岁月中依旧坚持写作,留下了两千多首诗词见证世事的变迁。这些作品宛如流水般众多,展示了历史长河的繁华。

现在,我们所熟知的《临江仙》实际上是他晚年创作的,它是《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各章开篇和结尾的诗词之一,后来被收录进《二十一史弹词》。尽管很多人对此并不十分了解,但杨慎的名声和他的《临江仙》已经广泛传颂。

这首词展示了杨慎对英雄壮举的看法,他以江水东流来象征人生短暂易逝的感慨,反映出他对功名利禄和是非成败的淡泊态度。在四十年的边远流放中,杨慎的心境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临江仙》中“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段,尤其显示了他对日常生活的亲切感受。他用简练的语言和通俗的表达方式,使即使没有文学基础的人也能理解,这种通俗易懂性成为词作流传的有力保障。

然而,如果不提及《临江仙》开篇的两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我们将遗漏了它成为一首极具影响力的词的重要原因。杨慎以江水象征时间的流逝,瞬间打动了世人,在短暂的人生中引发共鸣。

尽管《临江仙》也许不是杨慎最高成就的作品,但它通俗易懂的文字和深思的哲理使其成为明代流传度极高的词篇。它就像一个普通渔村的居民与晚风畅谈往事一样简单而真实。

与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相比,它们都以水流的描述吟唱了历史的消逝,苏轼的词触摸到了三国时期的辉煌,抒发了个人的人生感慨,而杨慎的“渔樵闲话”带来的共鸣更加深入到历史的每一个角落,让人重新思考英雄与功业的意义。这种感触在他的《西江月》中尤为突出。

《西江月》的开头“细想三皇五帝,一般锦绣江山”同样反思了华美江山背后隐藏的历史公案,在流传千古的颂歌中既显现出来。杨慎以自己的经历和感悟,深刻揭示了这种历史规律。

明朝第一才子被贬 留下一首词 成千古绝唱

从《西江月》回到《临江仙》,杨慎细腻地触摸了历史的面庞,从“滚滚长江东逝水”到“青山依旧在”,他暗示了英雄壮举只如泡沫般短暂,其中的落寞和辛酸不言而喻。他的诗词跨越了历史的长河,赋予了新的生命,反映出每个人与历史对话的共鸣。

沉浸在杨慎的词海中,我们能感受到他不像那些载入史册的皇帝一样拥有永恒的荣光。他的“渔樵闲话”反映出作为一个有才华的却经历了命运坎坷的文人对人世间的成败得失有着深刻的感悟。即使在普通的对话中,他也能触及到世人内心的感受。

杨慎的词就像山峦沿着江水一样经久不衰,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它始终坚守在那里,没有被岁月所抹去。当我们阅读他的作品时,仿佛可以穿越时空,感受到那个时代的文人学士的思考和心情,领略他们对人世的感慨、对历史的吟咏和对未来的期许。杨慎,这位光辉的才子,尽管历经坎坷,却以他非凡的词作铭刻在历史之册,供后世仰慕。

華客|新聞與歷史:明朝第壹才子被貶 留下壹首詞 成千古絕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