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深度:中國人陷入群體性迷失,半人時代橫行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我们经历过铁犁牛耕的时代,感受过大唐文化的丰富多彩,也承受过八国联军侵华的悲痛。

特别是在媒体网络的加持下,越来越多人进入了“半人”队伍,道德沦丧的新闻舆论时常可见,极致利己主义盛行,甚至出现集体性愚笨、集体性癫狂、集体性盲从现象,社会问题越来越多。

对此,清华大学历史系彭林教授在演讲中提到过,叫群体性迷失。

也许有人会困惑,我们的国力不是越来越强了吗?老百姓幸福感应该比以前更强,怎么反而陷入了群体性迷失?其实所谓的幸福感提升,大部分指的是物质层面。

当代国人的精神层面是匮乏的,而匮乏的根本原因,就是“半人”式教育。

01

半人教育·半人时代

如今这个社会,每个人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单一,人生目标和意义也都被标准化。

我们上大学是为了找工作,找工作是为了结婚,结婚是为了延续后代。

每个人被生下来、活下去,然后等待命运的终结。就像失去灵魂的躯壳,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更别谈什么理想和追求。

有人说是被生活所迫,有人说因为社会竞争压力太大,实际上是半人教育的结果。

追述到孔子时代,当时我们的教育其实是以培养”成人”为目标的,清代王国维也认为教育的宗旨是让人成为”完全之人物”——同时拥有技术层面的知识和人文方面的道德,既能博古,又可通今。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但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国情的原因,我们放弃了”培养通才”的教育模式,仿效苏联开始”培养专才”。

当时的中国百废待兴,重工业几乎无人才可用,需要专门的人才队伍,于是开始分文、理,试图让学生更好地掌握技术。

虽然当时培养的那批人确实在后来的建设中成为了中坚力量,对中国的发展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长久看来,这个教育方式已经不适合如今的中国了。

在这样的半人教育之下,绝大多数人缺失了道德精神的熏陶,失去了对人文道德的重视,慢慢开始流于物质,计较得失,唯利益至上,甚至为谋求个人利益不择手段。

慢慢的,教师忘记了自己的职业操守,把教育当作工作在完成任务;学生没有思维能力,成了空有学历的流水线大学生;企业家眼里只有利益,完全丧失道德价值观。

越来越多人在群体互动或社交时,只会进行盲目地、非理性的言语或行为,且不是个别现象,而是群发性事件,也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群体性迷失。

主要表现为网络暴力、利己主义、键盘侠、道德缺失败坏等。

02

群体盲目·群氓暴力频发

当一个人身处于群体中时,需要格外警惕,不要让群体的偏执偷走自己的思考。

因为只要形成群体,人们就会为了维护和保持成员的和睦关系,不自觉放弃异议,把感情和思想朝向同一个方向。

久而久之,他们就会丢失独立意识与思辨能力,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的大多数,跟风、盲从、焦虑、易怒、狂热、纵欲,拒绝思考、放纵暴力,最终在追求“集体灵魂”中迷失,在追逐公共利益中窃取私利。

加上群体的感情常常是激烈和夸张的,成员的愤怒与厌恶一旦释放到整个群体,就会迅速汇聚成暴怒与恨意,形成情绪的巨浪席卷整个群体,最终形成群氓暴力事件。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其中最著名最典型的就是【安利退货门事件】——当时一家名叫安利的美国保健品跨国公司刚进入中国市场,所以一切制度都是以欧美的设计为标准。

按美国规定,产品实行“无因全款退货”,不管任何原因,如果顾客在使用后感到不满意,哪怕一瓶沐浴露用得一滴不剩,只要瓶还在,就可以到安利退得全款。

这项制度在美国施行了很久,一直是安利公司的信誉和品牌象征,退货率微乎其微。

然而在中国,精明的国人很快以“特色”的方式震撼了美国人:很多国人回家把刚买的安利洗碗液、洗衣液倒出一半留用,再用半空甚至全空的瓶子去要求全额退款。

由于承诺在先,安利顶着每天的巨大亏损履行了退货承诺,最后每天退款竟然高达100万元,还得倒贴30万元产品,最终不得已改变了制度。

很多美国人至今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被哈佛引以为豪的制度体系、被誉为“完美无懈可击的激励制度”,在中国竟遭遇了滑铁卢般的惨败?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这就是群氓的“力量”,群体一旦得势,庸众化为暴民,于是呼啦啦大厦将倾。

遥伸至历朝历代,各个时代里也有相同的“群氓”:仇视一切外来事物而又愚昧无知的义和团、野蛮残暴的太平天国式农民、刚刚占领北京城就贪图享乐迅速灭亡的李自成农民军、把明末抗清将领袁崇焕碎尸万段、分尸吃肉的北京城百姓……

再例如现代优衣库门前蜂拥而上的人群、网络上扎堆“维护正义”的“键盘侠”、甚至为自己权利抗争却失控的游行队伍……

无怪乎孔子在《论语》中说:“乡愿(没有自己的判断,一味随波逐流、趋炎附势的人),德之贼也”。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历朝历代,百姓们通常都只会大骂贪官、大骂权力垄断者,因为那些人有比我们更顺捷的渠道,去获取本不应得的利益。

在大部分人心目中,很多官都是黑的、丑恶的,而民都是无辜的、善良的。

实际上,一旦普通百姓获得了某种权力(哪怕是临时的)、有机会更改游戏规则时,他们表现出来的群体犯罪行为和集体窃取,与贪官&腐化分子没有两样,甚至更明目张胆,因为中国有句名言,叫——法不责众。

一个人犯错,遭到千夫所指、过街喊打;而一群人犯罪,则是理所应当,每个人都堂而皇之地认为自己无错,集体无意识地掩饰,这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03

群体冷漠·极端利己

纵观近几年,各种因小事引发的极端恶性事件屡见不鲜:在高铁上霸座的人;逼停公交的人;将尖刀刺向医生的人。

再看看今年以来发生的恶性事件: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不完全版)

我们会发现,中国人好像每一天都活在危险中?

下楼遛个弯可能会碰上没牵绳儿的狗,坐公交害怕遇到神经病拿刀子砍人,送孩子上学害怕老师同学训斥欺负……

此外,中国人内卷压力实在太大。据调查,近五成的城市居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同时却要承担房贷、汽车贷款、教育支出等重负,劳动者平均每天要工作9.7小时,中学生每天学习时间超过10小时。

在这种种压力之下,国人必须绷紧神经、压抑情绪,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因此,一旦理想和权益没有因为付出而得到回报时,就会迅速转化成愤怒。

整个社会似乎充斥着一种负面情绪,人们的戾气越来越重,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陌生人无足轻重的一个动作,就触发了脾气爆发按钮。

曾经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逐渐变成了“绝不可以受欺负,个人利益一点都不能少”,最终演变成越来越多的冲动激情犯罪。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甚至有人恶意夸大和传播“迟到的正义”,把以暴制暴当做社会法则来践行,且都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

如果用《乌合之众》里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群体不善分析,却急于行动。”

此外,这种戾气除了在现实生活中被发泄,还有一个范围更广的去处——网络。

一有爆点事件,网民们就会迅速出来站队发表出的个人立场,即使并非是他们真正的个人价值观,不过是对舆论的盲从罢了。

以前谣言还会止于智者,现在人们只关心立场、态度和情绪,只在乎这件事是否符合自己的感受,是否能宣泄的情感。

深度:中国人陷入群体性迷失,半人时代横行

而当情绪凌驾于理性,真相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到最后,谎言能在大众面前轻易得逞,猜测甚至能直接被宣布成结论,社交平台变“审案公堂”,真相全靠网友的态度来决定,因为人们只相信大多数人的声音。

法国作家大仲马曾经说过:“所谓历史,不过是挂小说的一颗钉子。”

在当今时代,所谓“事实”,也不过是用来挂人们立场的一颗钉子。

——————

《阿房宫赋》里有句话:后世哀之而不鉴者,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在以人为本的时代,我们的国民教育竟然没有了“人”,这是怎样的悲哀。

要知道,人类社会之所以一直处于发展之中,正是因为人类从未停止思考。

当我们一次又一次目睹个体在群体中消亡时,我们必须停下来反思——一个朝气蓬勃的社会,一定是社会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平衡协调的社会。

虽然生产力快速发展让我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但这绝不是社会的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

作为新时代的中国人民,在新的世纪里(特别是大学教育),必须走出”半人时代”,也必将走出”半人时代”,迈向新的”全人时代”。

人类彼此的陪伴所迸发出的火焰,也不应只是烧光每个自我,而是可以化作温暖的路灯,照亮我们共同前行的路。

我们有必要为此付出一切力量,扭转当前局面。因为任何时候,你我都不是局外人。

華客|新聞與歷史:深度:中國人陷入群體性迷失,半人時代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