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國不必在烏克蘭和台灣之間做選擇

斯蒂芬·G·布鲁克斯 (Stephen G. Brooks) 是达特茅斯学院政府学教授暨斯德哥尔摩大学客座教授。 威廉·沃尔福斯 (William Wohlforth) 是达特茅斯学院政府学系讲席教授。

美国能否在继续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侵略的同时,保护台湾免于中国的进犯?

越来越多的共和党政策制定者和外交政策分析师表示不可能。 正如密苏里州参议员乔什·霍利所说:“事实是,我们无法在保卫乌克兰、阻止中国进犯台湾的同时满足我们自己的军事需求。我们根本无法同时兼顾所有这些。”

那些认为防御台湾需要美国放弃乌克兰的观点建立在几个错误的假设之上——其中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假设是,美国已经如此衰落,以至于除此之外它别无选择。

美国的主导地位确实不如 20 世纪 90 年代,当时美国在军事、经济和技术方面同时领先于任何国家。 但缩小这种实力差距还需要很多年的时间,因为美国仍然远远领先于中国,并且远远领先于其他所有国家。

中国在经济领域已经迎头赶上。 但美国仍然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尽管一些观察家会指出,以购买力平价衡量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现已超过美国。

但是用购买力平价来衡量 GDP 的目的,是为了比较生活水平,而不是经济实力。 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所写,“如果我们想要比较地缘政治影响力,那么名义 GDP 才是值得关注的数据,[因为]决定它的因素包括进入该国市场所能带来的价值以及该国所能提供的援助数额等等。” 南京理发比洛杉矶便宜这一现象,并不能说明北京和华盛顿在全球舞台上的相对影响力。

目前,中国的名义GDP约为美国的70%——如果你完全相信中国的GDP数据的话,但没有一个严肃的分析师会相信这一点。 最近,最好的一项估算表明,近几十年来,中国的 GDP 增长被夸大了约三分之一。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中国的美元GDP与美国的GDP相较,则与苏联在1975年峰值时期的相对水平相当(即美国GDP的58%)。

为了挑战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地位,莫斯科曾需要将其计划经济的 20% 左右用于军事力量的生产。 相比之下,中国长期以来将GDP的2%左右用于军事支出。 此外,在冷战的大部分时间里,苏联由于武器生产和使用相对简单,在军事上与美国竞争处于有利地位,但现在情况已不再如此。苏联的地理位置也使其能够有力地挑战现状。 相比之下,中国对美国实力的挑战所带来的威胁要小得多,尽管挑战仍然很严峻。

美国不必在乌克兰和台湾之间做选择

美国及其盟友具有竞争优势(全球占比)*:以2015年为基准

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实际GDP),世界银行和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院(军事支出),Ben Vagle 与Stephen Brooks合著的《衡量商业力量》(高技术工业的利润)

从本质上讲,力量的分配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美国还不至于必须在促进亚洲稳定和促进欧洲稳定之间做出选择。 自 20 世纪 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初以来发生的变化是,美国在这些地区维护稳定的使命更加依赖于盟友的支持。美国拥有如此众多的盟友——而且它们构成了美国之外世界上最大、生产力最高的经济体的绝大部分——这一事实非常重要。

乌克兰对莫斯科军事力量的顽强抵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正是由于美国及其欧洲和亚洲盟友的共同努力,乌克兰的抵抗才成为可能。如果只有美国、或仅是其盟友反对普京的领土掠夺,那么莫斯科无疑会占领更多领土。

共和党主张放弃乌克兰以保护台湾的一个关键前提是,欧洲可以接管乌克兰的防御。 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许多关键资源只有华盛顿才能提供,例如其在情报、指挥控制、培训、网络安全和后勤等方面的独特能力,是经过数十年努力积累起来的。

相反,如果华盛顿想要成功遏制中国对台湾的侵略,美国需要其欧洲盟友的广泛合作。 但如果美国放弃乌克兰而使它们陷入困境,它们将陷入危机模式,因而不太愿意也没有能力对美国主导下的对中国的威慑行动提供协助、或者在威慑失败的情况下做出反应。

“放弃乌克兰”阵营认为,失去欧洲协助并不重要。 但这是假设威慑中国和保卫台湾仅仅是军事能力,而欧洲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在亚洲战区部署的军事能力。但至关重要的是,经济工具也必不可少,如果欧洲企业不充分合作,美国部署这些经济工具来帮助保护台湾的努力将收效甚微。

美国不必在乌克兰和台湾之间做选择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右)七月在立陶宛与北约领导人会面:美国及其盟国的共同努力使基辅有能力对抗莫斯科。 (路透社)

拜登政府试图限制中国先进半导体的生产能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没有荷兰公司 ASML(唯一一家生产最先进半导体芯片所需机器的生产商)的合作,华盛顿的限制性政策在这项关键军事技术方面对北京的打击就不会如此有力。

如果美国听从了参议员霍利的建议,听任俄罗斯对乌克兰和欧洲任意摆布,那么与ASML公司和阿姆斯特丹的合作能否获得成功就值得怀疑。 放弃乌克兰几乎肯定也会损害在亚洲的威慑力量的可信度。

“放弃乌克兰”阵营的人想让你相信,这不会影响中国对台湾采取行动的可能性,也不会影响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反对北京侵略的决心。也许吧,但这是一个危险的赌注。

威慑的全部目的是避免战争:如果美国及其盟国将在台湾受到攻击时做出回应这一威胁具有可信度,那么中国可能永远不会提出挑战。任何可能对这种可信度造成不必要损害的措施都是鲁莽的。

总而言之,“为了保卫台湾,美国现在必须停止帮助乌克兰”这一论点基础薄弱。 正相反,美国应该对乌克兰的国防工业基础进行再投资,而台湾则应该适当投资于“豪猪”防御战略。乌克兰的经验表明了为什么这些政策措施具有价值。 但采取这些措施并不需要放弃基辅。

——————

作者:斯蒂芬·G·布鲁克斯,威廉·沃尔福斯

原载:日经新闻 2023 年 11 月 24 日

译者:白丁y

華客|新聞與歷史:美國不必在烏克蘭和台灣之間做選擇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