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為什麼會選擇在15歲出國?

大家好!我是Apple,来自上海,2010年的时候全家来到了美国,之后呢我在加州完成了我的高中和大学的学业。17年大学毕业后留在洛杉矶,在电影/娱乐业工作了三年,现在即将回学校读研了。因为我在同龄人中算是出国比较早的,所以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为什么会选择在15岁的时候出国、美国公立高中和大学的一些日常、早出国所带来的身份认同危机以及如何才算是融入了美国社会。

为什么会选择在15岁出国

先来聊一聊我出国的契机吧。上海的小学正式教授英文课程是三年级,但是我小学一年级就已经开始和母语是英语的外教开始上英文课了,大概是一周一两次,每次一个小时,我自己对语言也比较感兴趣所以这些英文的课外学习对我来说也的确算是“兴趣班”。也因为如此我也比较早的接收到了欧美文化,很早就开始看美剧,听英文歌,我尤其对High School Musical 歌舞青春这部迪士尼电影情有独钟,也很向往美剧里呈现的美国的校园生活,觉得那里的孩子都过得非常自由洒脱,虽然后来真的在美国念了高中发现现实和电影还是区别很大的。

到了初中的时候,学业开始变得繁重,有很多不同的课程需要兼顾,作业越来越多,压力呢也渐渐大了起来。这个阶段其实有两个比较大的因素促使我和我的父母产生了全家移民美国的念头。

1)首先一个原因是当时的学习环境对我的心理上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我和我班上的同学相处的非常融洽,但是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老师对于个别学生的偏心,而且在有意地无视我的闪光点和学习能力,这点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是很让人沮丧的。

2)我的父母觉得应试教育现阶段没有问题,但从长远来看可能会磨灭孩子对于学习的热情,所以基于这两点主要原因,我们最后选择了在我初三下半学期时移民美国。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美国公立高中及大学教育特点和日常生活

高中

来到美国以后呢我和我家人是定居在了北加州的帕罗奥图市,帕罗奥图在硅谷,有非常多的高端科技人才,斯坦福大学也在这座城市,所以我父母觉得这边的学术氛围以及师资力量都比较有优势,非常适合学习和生活。因为父亲是美国公民的缘故,我和母亲当时也很快能拿到绿卡,身份问题得到了解决。也感谢我的父母让我比较早的接触了英语,让我刚来美国时没有太大的语言障碍,可是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非常不适应的,因为不管是从学校的授课方式到课外活动以及生活方式都和上海完全不一样。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首先是生活方式的不同。在上海我已经习惯了坐地铁或公共交通出行,不管是上下学还是和同学碰面,不大需要家长的陪同或接送。但是来到了美国以后我发现去哪里都需要用到车,也没有上海的繁华和热闹,晚饭后散步到处逛逛这一说,所有的东西都离得那么远,店关的都那么早,而当时没有驾照的我想要去学校以外稍远的地方就只能靠我的父母或有车的朋友开车接送。

授课方式的不同,在国内的时候我们都是固定的一个班级,老师来走班,所以几年下来你会和同一个班级的同学有很深厚的感情,而在美国公立高中呢是走班的,你每一节课都会碰到不一样的同学需要认识不同的人,而且有些课不是同一个年级的学生也会一起上。而且美国高中要保持高的GPA非常不容易,有人会说美国的学校不会像国内一样拿一次期末成绩来界定一个学生一门课的完成度,拿高分应该非常简单,的确,在美国的高中你每节课的最终成绩不单是你的期末成绩,他还有各种随堂测试以及期中期末考试成绩,它还包括你的作业、出勤率、上课参与度、小组课题等等,这些都会被纳入最终成绩。所以这意味着你没有办法突击一次考试就拿到A,需要一整个学期坚持不断的努力才行。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而且因为大学非常看重学生在高中时的课外活动和义工,所以基本每个高中生都有特长,例如体育、音乐、模联、各种社团、打工等等。我高中时参加了校网球队、弦乐队、并且也自己组织了社团,完成了100个小时的义工等等……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是对于申请大学来说这也只能算一个美国学生的标配。

大学

到了大学的时候我已经比较习惯美国的生活了,并且我只是从北加州搬到了南加州,但是我自己还是更喜欢南加州的,因为从天气到人文环境都更轻快一些,更符合我自己的个性。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对于美国大学的教学呢大家应该比较了解,所以我这里想讲一讲学术之外的美国大学。首先是生活费,日常开销。刚刚也提到的其实美国的小孩在高中其实就会在课余时间打工赚钱了,到了大学呢,因为大学的学费已经很贵了(例如UCLA本州学生每年光学费就要将近$14k,外州和国际学生更是比这个数字高出更多)为了节省家里的开销也给自己赚一些平时娱乐的开销,很多学生都会有一份或多份兼职工作,像是在学校的餐厅帮忙、在图书馆的当管理员、或者在衣服店当收银员等等……校内和校外都有,我当时在校时也当过中文助教以及辅导高中生课业,13年最开始开始的在学校工作的时候工资是每小时$9,后来也是慢慢地涨了上去……其实这些不但可以贴补自己平时开销,认识更多的人,这些经历在简历上对未来找工作都是会加分的。

除开学业和打工,美国大学很重要的一个文化就是派对和社交文化,有个比较特色的就是姐妹会/兄弟会了,这里呢还分学术类、民族类和社交类的姐妹会/兄弟会,其实主要呢就是让你在大学里有个归属感,会定期举行各种的联谊派对,所以想要体验比较有特点的美国大学交友和社交方式可以抱着开放一点的心态去感受一下。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在美国学习这么多年,现在回看我觉得美国的教育中比较有魅力的一个地方在于你能清楚感受到每个学生自己的喜好和追求。滑板、歌剧、美术、化妆、乐队、摄影……他们似乎不太会受到外界的影响,对喜欢的事物有种不求回报的执著和热爱,这点是我至今依然非常羡慕和向往的。

如何面对“身份认同危机”(Identity Crisis)

讲完了移民美国给我带来的外在环境的变化,我还想聊一聊我在来美国初期经历的“身份认同危机”也就是Identity Crisis. “身份认同危机“这个词网上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就是当一个人从原来的身份改变成另一个身份时,他就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了。在经过内心的纠结之后,他会特别强调和认同他的新身份。所以,他会做出比平常表达要过激很多的行为“。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我在初中毕业刚来美国时,因为想要融入新的环境,交到新的朋友,所以对自己身份的认知似乎从一个“中国人”变成了“美国人”:我在初期会刻意的只和说英文的学生交朋友,回避同样是国内来的同学,看的电影和电视剧也只会选择欧美的,觉得看中文的节目似乎是一件非常难以启齿的事,在衣着方面我也努力迎合着美国高中女孩的搭配方式,即使有的时候我觉得这些搭配不那么好看,但是因为这样做可以让我看起来更美国所以我还是会选择这么做。所以在高中时期我做的最多的就是努力地想隐藏自己中国人的身份。我非常希望我周围的人可以认为我是美国人而不是一个中国人。在有身份认同危机的这段时间其实自己的内心是非常迷茫的纠结的,你知道你在刻意营造一种假象,但是你又无法说服自己停下来。

但是在高中毕业以后,我就慢慢地度过了这段危机。因为大学的时候你接触的人是更多元的,他们来自各种文化,不同的文化还有各自的社团活动以及表演,再加上18岁以后我对自己也有了更好的了解,不会再去想一味地依附所谓的主流,你会更愿意遵循自己的喜好同时去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所以这在很大程度上让我意识到虽然我在美国,但这不代表我需要放弃自己的文化,忘记自己的生长背景,去做一个根本不是我自己的这样一个人。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我觉得对于比较早就出国的学生来说,身份认同危机其实是无法避免的,尤其是在初中这个阶段,你的个性虽然已经形成,但是你对世界和自己的了解还不够,觉得世界非黑即白,所以很容易产生这样的困惑。但是一个人的身份本来就是多面的,一位女性可以是老板,可以是母亲,可以是女儿,可以是登山爱好者……这些身份可以同时存在,并不冲突。我是一个中国人,但是我的确也受到了美国的教育,我可以和中国朋友谈天说地,也可以和美国朋友相聊甚欢……所以当你走出这种困惑之后,你会变得更加坚强,更加自信,而且更加包容,也能更加理性地理解每个文化和每个国家的不同。

如何才算是融入美国社会

最后聊一聊在美国如何才算是真正融入美国社会。自从疫情爆发后,在美国针对亚裔的仇恨袭击和暴力事件也频频发生,也有很多人开始说美国就是白人的天下,亚裔这个群体永远会比白人低一等,永远无法融入美国社会。这里我也想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白人至上主义它存在吗?这个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它一定是越来越受到排斥的,从人们意识到好莱坞对于白人文化的钟情,固化其他有色人种的形象时,我们就知道白人至上主义这条路在未来是行不通的。我们现在在好莱坞的大荧幕上看到了更多有色人种的身影,看到更多的有色人种愿意发声,这些都是好的改变。虽然这些改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一味地去悲观地认为自己的种族永远低人一等而去坐以待毙显然是不行的。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在学生时期我会刻意的学习美国人的穿搭和说话方式去来“融入”美国,因为我觉得我如果表现得太中国化会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大学和工作后我发现,所谓的“显得格格不入”只是我自己给的枷锁罢了。首先很多非亚裔的美国人其实不是真正地了解亚洲,尤其中国文化,他们的印象真的还只停留在港片、中国城、中式快餐……但如果你愿意去介绍自己的文化,并且带他们去体验,你会发现他们其实非常乐意去尊重了解你的文化。其次,美国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国家,这个特性意味着在美国的文化有着多样而丰富的,既然美国本身就具备着“多元性”,那何谈“融入”呢?

刻意的想要融入某一个群体其实本质上还是一种自卑的表现,你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而那个你想要融入的群体可以帮助提高你的身份和地位。所以我觉得真正的融入是你不需要再考虑什么叫融入的时候,你可以理解美国人的做事方式生活习惯,但是你同时也充满自信不会不必要地迎合他们的方式。举个例子,美式橄榄球在美国相当于一种信仰,有着一堆虔诚的粉丝,我可以知道这个文化,我也可以听他们谈论,但是我不会为了所谓的融入美国社会而去逼迫自己喜欢这个我不喜欢的体育项目。

其实当你喜欢你当下的生活方式的时候其实你就算是融入了,这不是用你有多少美国朋友、住在什么街区、或者是做什么职业这种外在方式来衡量的,我觉得更多的还是一种内心的自在。

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Apple在美国十年的所感所想

我之所以把今天的这个分享叫做“学会自信 排沙简金”是因为我15岁之前的人生是在国内度过,15岁之后的十年是在美国,在中间这段过渡期因为环境的变化我经历了很多困惑、迷惘、自我怀疑、极度不自信,也曾经想过到底来美国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假如我没有出国那么我的人生是不是会有所不同,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现在非常感恩我有着在两个国家学习和生活的经验,尤其是两个那么不同的国家,我觉得这是非常宝贵的财富,它让我看到的人生的多样性,这个世界的多样性,而也在这些多样性中学会排沙简金,汲取适合自己的。至于之后到底在哪个国家发展其实我也是保持开放的态度的,因为我觉得在哪一个国家生活都有它的好处,关键是适不适合自己。

華客|新聞與歷史:我為什麼會選擇在15歲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