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愛人是一種能力,如何判斷一個人有沒有這種能力?

  我们认可爱人是一种能力。对关系的需求来源于人类群居动物的本性,如果没有关系,我们天然地会感到孤独,而孤独又暗示着死亡。

  但是,成为“人类”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会发现在维持好的关系这件事上,每个人的能力并不相同。这里不是在说一些沟通技巧,或者自我暴露的方法等等一些行动上的东西,而是在说,有一些人,ta们就是不会爱人。

  Ta们或许可以享受亲密关系带来的好处,可是ta们懂得接收,不会付出和维持。因此,如果你遇上这样的爱人,你会发现,当你想谈谈双方的感受、谈谈这段关系时,ta就会习惯性地逃避、找借口、闪烁其词。于是,你只会感到沮丧、认为自己无足轻重。

  这种“爱无能”和我们平常所说的回避型依恋又有一些不同——有一些人之所以回避,是因为ta认为付出爱不安全,ta们感到危险和害怕,因此采取回避的方式保护自己。Ta们有爱,只是还没有找到方式给你。

  而爱无能的人,是没有爱的。

  因此,在寻找恋人的时候避开爱无能的人,在恋爱中感到不适时及时识别爱无能的人,既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自己爱人的能力的保护。

  那么,有什么快速的方式,能够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爱无能呢?

爱人是一种能力,如何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这种能力?

  和爱无能的人接触,有很多特点可以供我们识别ta们的爱无能。

  比如,这样的人往往害怕承诺。到特定的阶段,你会想要和ta讨论你们的未来,这时ta通常含糊其辞,甚至连畅想都不愿意和你展开。

  又比如,爱无能的人会非常避免在社交网络暴露自己,留下自己的心思和想法,也会特别避免留下你们关系的证据。

  当然这些都是表象,回避型依恋的人,有自恋障碍的人可能都会有这样的表现。而且这些特征需要你们的关系已经深入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够被发现。

  实际上,最简单地判断一个人是否爱无能的方式,就是看ta能不能好好地运作其他类型的“爱”,比如友谊之爱。

爱人是一种能力,如何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这种能力?

  研究发现,一个30岁的成年人是否保有在青春期认识的好友,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预测成年后浪漫关系质量的指标。

  这个青春期大概是指13~18岁。

  这种“保有”不一定是指ta们到现在还是紧密联系的好友,当然如果如今还紧密联系那更好;而是说,这个人在青春期时有过一段或几段成功的友谊,ta们之间共享了美好的青春时代,如今说起来,如今再相聚,都是怀念的、开心的。

  这是因为,青春期时代是人们培养除了亲缘关系以外、自主选择的平等关系的重要时代。

  我们无法选择父母。父母或许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爱,但对有些人来说,父母也有可能是毕生的创伤。

  但在青春期,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和要谁做朋友。在这个期间,如果我们能够维持良好的友谊,无论来自健康的家庭,还是带着不安全的依恋,这种自由选择、自主维持、自愿付出的友谊之爱,都会成为以后浪漫之爱的基础(Collins & Sroufe, 1999)。

  因此,如果我们想快速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爱人的能力,就听听对方如何谈论自己少年时期的朋友吧。

爱人是一种能力,如何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这种能力?

  这些实验和理论能够成立的基础是,其实所有类型的爱都是相通的。

  比如爱中的亲密感,它的核心是(Reis, 2018):

  通过口头和非口头沟通体验和表达感受,满足社交动机、减少社交恐惧,谈论并了解自己和他们独特的特点,心灵变得接近…

  这段话描述的主体,可以是和父母的关系,可以是和朋友的关系,也可以是和爱人的关系。

  局长一直认为,所谓亲情、爱情和友情,它们的内核是非常接近的。好的爱,它们一定都有信任,有真诚的宽恕和原谅,有感激,当然也会有权力争夺,也会有需要守护的边界。

  只是爱情可能多了性和激情,朋友可能少了束缚和法律约束。

  因此,所有的爱都是相通的。虽然是否有青春期时的友谊是一个快速、粗浅的判断方式,但爱无能的很多细节还是可以从这个人当下的友谊里看出来。

  这么说可能会引起一些误会,比如,是不是有很多朋友的人才有爱人的能力呢?不是的。

  先看两个例子——

  男孩一,有很多在身边的朋友,那种聊到深夜、喝到深夜的朋友。喝醉了会被用推车送回家,一大圈子人其乐融融。

  男孩二,自称E人但视线范围内几乎没有朋友,唯一的好友正在美国读博,两个人大概三个月才聊一次天,两年能见一次算很不错。

  既然我写出这么明显的对比,大家肯定能猜到,我准备说男孩一他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是是爱无能了。

  嗯嗯,没有太高深的转折,事情确实是这样的。男孩一的家人把他当作创业者、企业大亨来培养,所以当他离开这群朋友时,一点儿也不惋惜。他前女友还替他惋惜呢,他说,“没关系啊,我又不会一直打工,以后都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我会认识更多成功的朋友的。”

  男孩二的这名唯一的朋友是他小时候“不打不相识”的好伙伴,年幼的时候就一起打电动、打篮球、看美女,在希望女朋友能允许他去看望朋友两周时说,“这真的是我除了你以外最在意的人。”

  这两位,男孩一是我最好朋友的前任,而男孩二是她的现任。

  男孩一和我的朋友,以及他的前前任分手的理由均是,“不适合做我的妻子。”——即使选择爱人,也只看重功能性呢。

  对于很多人来说,成年以后的友谊不过是“有用”罢了,或者可以消磨时间,或者可以带来社会资源。这些友谊并不基于爱,而是基于功能性。

  我们当然需要很多功能性的朋友,但是如果一个人,ta最亲近的朋友都只能提供功能性,随着物换星移可以随时被替代——那他大概率是爱无能。

  因为爱人不但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被动技能。一个有爱人的能力的人,在面对别人的真心和爱的时候,是忍不住不去回报爱的。

  同样地,当我们拿真心去交朋友时,即使可能会跌跌撞撞,也总能遇到愿意以爱相报的人。

  一个人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在和朋友相处上,但ta却不曾对ta们真心相待,放眼望去ta连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都没有,这时候就不要妄想我们自己会是特别的、被交付真心的那个了。

  一个没有深度友谊的人,也很难建立深度的爱情。

  所以呢,就像我们不要试图去感化一个自恋障碍的人一样,试图去帮助一个爱无能的人培养起爱的能力,大概率是浪费时间的事。

華客|新聞與歷史:愛人是一種能力,如何判斷一個人有沒有這種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