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四大敗象 北京執政基礎岌岌可危

2023年即将翻页,接踵而至的经济坏消息令中共焦头烂额。专家分析,中共这些年的执政基础在于经济发展,一旦经济出现危机,其政权也将被动摇。

中共政权危机的经济表象:房价急剧下跌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穆迪的降级报告是中共在2023年年末碰到的一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

12月5日和6日两天,国际权威评级机构穆迪连续将中国主权信用、8家中国银行、20多个中共地方融资平台的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穆迪并警告中共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和房地产行业危机。

前大陆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合规官梁少华律师对记者表示,中共政权危机从表象来看,有几个非常令人注意的指标,其中一个指标与房地产危机相关,是房价的下跌。

“房价不是说缓慢(下跌)。过去十几年随经济发展一直在上升,但是今年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种所谓的超一线城市,房价在急剧地下跌,并且是有价无市。”

“有人说把房价降了30%、20%,挂了三个月仍然没有卖出去。”梁少华律师说,除房价大幅贬值,还有就是失去流动性。

四大败象 北京执政基础岌岌可危

图为2021年12月8日,一名男子走过北京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恒大集团的住宅小区。(Noel Celis/AFP)

房地产行业是中共传统的三大经济成长引擎之一,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但自2021年底以来,大型房企接连爆雷,负债累累,加上房地产市场萎靡,房地产危机开始向金融系统蔓延。

12月11日至12日,中共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过在倍受各方关注的房地产风险问题上,未提到解决方案,只重申“要统筹化解房地产、地方债务、中小金融机构等风险”。

中共政权危机的经济表象:股市跌跌不休

中共在2023年年末碰到的另一个坏消息是股市跌跌不休。梁少华律师表示,股市也是体现中共政权危机的指标之一。

中共为了提振资本市场信心挽救股市,密集出台金融政策,但效果不彰。MSCI指数显示,截至11月底,中国股市仍下跌了12.9%。

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了多项财经政策讯号,但会议后首个交易日,沪指开盘急跌,再次失守3000点大关。

12月13日,A股三大指数集体下跌,截至收盘,沪指跌1.15%,深成指跌1.54%,创业板指跌1.66%。北向资金净卖出96亿元。本周以来,代表外资的北向资金连续三天抛盘。

四大败象 北京执政基础岌岌可危

图为2019年8月15日,北京一家证券公司的股市走势屏幕。(Nicolas Asfouri/AFP)

梁少华律师表示,股市过去十几年一直在3000点左右徘徊,3000点是一个分水岭,对人的心理影响是非常大的,“跌破3000了,体现了大家整个信心的崩溃。”

“信心的崩溃会有踩踏效应,绝望、可能更绝望,大家互相传染,市场的绝望情绪越来越高、越来越悲观。”他说,“它是积累的过程,一直在变坏。”

中共政权危机的经济表象:外资出逃的规模前所未有

另外一个令中共头痛的坏消息是,今年外资出逃的规模前所未有。中共不断喊话稳外资,甚至进一步放宽外资准入限制。

不过,今年前七个月流入中国股市的外国资金,已有75%以上撤离中国,全球投资者抛售了价值超过250亿美元的股票。

摩根士丹利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全球基金经理在10月大幅抛售中国股票。

欧洲央行11月底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接受该行调查的跨国公司中,超过40%预计未来几年将把生产转移到政治上更友善的国家,同时,中共带来的相关风险被视为在华经营的主要担忧。

梁少华律师对记者表示,“表面上是《国安法》,包括数据安全,包括人员对中国那个人身安全,但本质上还是对中国经济的不看好。”

“任何国际资本都有投资者,他们需要有一个安全的环境,有一个合理的收益,就是成本风险收益比合理。”

他表示,中国的人口红利、廉价土地等优势都在丧失,加上习近平政府一系列的向左转的监管措施,造成中国消费、制造业全面下降。

“你一个市场对国际资本来说,风险太大、收益太少,必然选择要撤离,要找到一个替代的市场。”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显示,东南亚正取代中国成为外资投资新宠,2022年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创历史新高,达2,220亿美元,其中美国是领头羊。

中共政权危机的经济表象:欧美脱钩加速

2023年年末,中共碰到的另一个坏消息是,欧美国家在经济上与中共的“去风险”和脱钩继续加速。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12月2日的论坛上公开表示,中共是美国有史以来的“最大威胁”,而不是朋友。美国要与荷兰、日本和欧洲国家一起,加强对中共获得高科技芯片等的管制。

之前,美国总统拜登也宣布将采取三十多项新行动,加强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供应链。

四大败象 北京执政基础岌岌可危

图为一辆卡离开仁川货柜港口。(Anthony Wallace/AFP)

梁少华律师表示,中共的战狼外交,以及对欧美国家一系列咄咄逼人的战略态势,令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文明世界对中共不再抱有希望,“整个社会形成了共识,中国(中共),不能再支持它,不能再帮助它,它随时可能成为敌对国家。”

“过去习近平采取的‘2025制造’,还有千人计划,无不利用和欧洲和美国良好的关系,从而利用各种手段窃取知识产权,盗取技术秘密。它不仅能够仿造、开发这些东西,把这些技术运用在军事上,从而在世界上与美国作对。”

他说,“美国和中国、欧洲和中国会渐行渐远,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不会太长。这种关系在当前的形势下是不可逆的。”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记者分析说,穆迪信评展望下调,去中国投资的外商也会急剧地减少,国际资本会加速逃离中国,因为对中国前景不抱有希望。

分析:中共政权的执政基础已不存在

梁少华律师表示,从根本上来说,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所谓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现在同时处在停滞的状态。

他说,“经济不行,政治不行,未来没有希望,然后自己无力改变什么,要么就躺平、要么就出逃,没有其它路可走。”

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对记者表示,一个政治政权的危机,其最核心的元素是它的合法性丧失。

中共自1949年建政就不具备合法性基础:它不是通过人民的合法选举上台,而是通过武力推翻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上位;此后,其没有在国家民政部登记注册过,也没有组织机构代码。

冯崇义表示,中共最主要的所谓“合法性”基础,就是依靠经济增长来让老百姓默许它这个政权的存在。他说,“随着经济下滑、衰退、衰败,中共无法挽回的时候,民生受到很大威胁的时候,它这个民心基础就进一步丧失。所以这个政权,它的‘合法性’基础已经不存在。”

“这就是它所有危机的来源,都在这个地方,这是最核心的地方。”

他说,“具体表现在这个,老百姓的怨声载道,老百姓对这个政权的不满。”

目前,中国经济萎靡不振,各行业的大中小企业纷纷裁员、停业、搬迁或放长假,由此衍生的失业、拖欠工资和补偿金不到位等一系列问题引发全国各地抗议浪潮一波接一波。

除了民不聊生,现在还出现“官不聊生”。冯崇义表示,“习近平要极权复辟,所以通过选择性反腐来夺取整个官僚体系,所以其它不同派系官员对他也非常不满,就是内部分裂也很厉害。”

旅澳历史学者李元华此前分析,中共以整治腐败名义高压官员,使得官员如果没有贪腐的机会,他就什么都不做了,所以又形成了一种躺平的现象。

此外,冯崇义表示,在国际上,美国、澳大利亚为核心的西方国家重新把中共看成敌人,也在迅速削弱它对各国的渗透。

“它(中共)的合法性危机是里里外外都在表现出来。”他说,“人们期待由民变到兵变到政变,会推倒中共执政,迎来一个民主中国,这是人们的期待。”

華客|新聞與歷史:四大敗象 北京執政基礎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