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度缺席還否認!北京釋放兩岸關係惡化訊號

台湾总统暨立委大选进入倒数30天,目前为止,台湾陆委会未收到任何中国观选团的申请,恐自1996年台湾总统民选以来,中国观选团首度缺席。

分析人士表示,北京将两岸交恶的原因归咎于执政的民进党,若又放行观选团来台,无疑自打脸,而且台湾民主蓬勃发展,相较中共统治日益专制,更是北京不愿让人民见到的对比。

台湾大选将于明年1月13日举行,在中国对台威胁与日剧增的前提下,这场选举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各国媒体采访团与学者陆续抵台观选。不过海峡另一侧的中国,迄今未向台湾提出任何观选的申请。

中国国台办否认有观选团存在

台湾陆委会副主委詹志宏于12月7日表示,前几届总统大选,中国都有学者组团来台观选,由台湾的教育机构协助规划。但本届却尚未有任何中国团提出申请,据传恐因中共拒绝放行。

不过,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12月13日反驳此说法,朱凤莲回应:“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大陆观选团。民进党当局无中生有,炮制假消息并大肆炒作,无非是想抹黑大陆,煽动反中情绪,骗取选票。”

然而,据陆委会以书面回覆向美国之音证实,自1996年台湾首次总统大选以来,历届确实都有中国观选团来台。

对此,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张五岳表示,中方不太会大张旗鼓打着观选的名义来台,但每逢台湾选举年,确实有很多中国学者以学术交流名义来台,主要目的当然还是观选。

上海东亚研究所副所长包承柯则以书面回覆告诉美国之音,去年因疫情封控下的前景不明,因此学校各单位都未编列今年赴台交流名目和预算,这可能导致今年出行访台的难度;此外,台湾政府对中国商旅人员仍采取相对严厉的态度与管制,如果访台行程少了自由活动的空间和弹性,对学者实地了解民情的效益和意义也不高。

首度缺席还否认!北京释放两岸关系恶化讯号

台湾民进党支持者在台北集会支持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赖清德。(2023年12月3日)

包承柯自己就曾于2016年来台观选,他表示,大陆学者对台湾选举仍感兴趣,但民进党当局渐进的台独路线是一大障碍,也造成两岸交流逐渐停摆,大陆学者因而对访台却步。

禁来台观选 北京甩锅民进党

淡江大学的张五岳指出,中国四年前为牵制民进党的选情,片面决定于2019年8月起暂停陆客自由行来台,不过,早在禁令发布前,已有学者提早抵台观察2020年的大选。

但他说,自2020年后,中国随即因为爆发新冠疫情,锁国近三年,使得两岸的观光旅游和正常交流迄今都未全面恢复。因此,中国学者若挑在今年大选前来台更是敏感,自然不敢提出申请。

张五岳表示,两岸在疫后的交流多属单向,也就是,多为台湾人赴中进行商旅活动,少有陆客来台。即便中国于8月重新恢复中国旅客赴138个国家的出境团体旅游,也还是排除台湾,仍不准中国旅客来台旅游。

至于中国人士要来台观选或是进行学术交流,也要个别向台湾官方呈报,表明其出行的急迫性、必要性及不可替代性,才能获得台湾的批准成行。

张五岳认为,中国其实刻意塑造出的氛围是,只要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就无法正常交流互动,因此,此刻不放行学者来台,也是落实对台政策的杯葛手段之一。

张五岳告诉美国之音:“陆客也好,或者说大陆的智库、官员到台湾来,选前大量的交流,大陆可能担心说,会不会对外散发出错误信息-两岸关系既不严峻、也不紧绷?”

既然中国对台湾实施坚壁清野的政策,香港也自然效法。亲北京的香港《星岛日报》10月初引述消息表示,有建制派收到“温馨提示”,明年不要到台湾观选。

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理事长曾建元多次协助中国、香港、澳门以及海外华人来台观选。他表示,来台观选一向是香港各界的热门行程,尤其2020年的台湾大选紧接在香港反送中抗争之后,更受到港人的高度关注。

曾建元认为,虽然港版《国安法》自2020年7月实施后,港人追求民主的法律及政治风险剧增,但是港人应会以化整为零的方式来体验台湾的选举文化和民主氛围。由于中国社会比香港更封闭,在当前的两岸氛围下,他不预期有中国学者会透过第三地入境等其他方式来到台湾观选。

台湾民主成熟 戳破中国不适合民主谎言

台湾历经国民党长达半世纪的独裁统治和一党专政,1996年首度开放总统直选,2000年首度由在野民进党籍的陈水扁赢得政权,并且和平地完成政党轮替,这段民主化的过程被誉为全球典范。

曾建元指出,台湾的民主选举符合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但北京官方一向强调,西方式民主并不适合中国。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在疫情解封后的政经状况不稳,如果持续让更多中国人民看到民主制度可以在同为华人社会的台湾生根,对比之下,反而会凸显出中共政权的不具正当性,这恐也是中共不放行观选团的背后原因之一。

旅居美国的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也同意,中共正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将连带负面冲击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三任期的合法性。他说,尽管中共借由诋毁台湾的民主制度,反驳西方的自由主义思潮,但是这样的谎言和论述随着台湾民主的实践成果被摊在世人眼前,迟早也会被戳破。

夏明告诉美国之音:“它(中国)对任何的外界创新,尤其是自由民主的经验,我觉得是一种恐惧心态。中共最近非常担忧的就是中国的公民社会的成长、维权运动的成长,那么中国可能会(害怕)被西方影响了,出现茉莉花革命、颜色革命,对中共政权进行某一些的和平演变。”

中国学者来台观选开眼界

曾经三度来台观选的夏明指出,观选团一般都会拜访台湾各政党人士和立场各异的智库学者,同时也会走出台北以外,体验到台湾地方草根政治的面貌。另一方面,借由参加观选团,不同国籍的学者都有机会互相接触和交流,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

他说,他观察到,部分中国大陆学者来观选会特地挑台湾选举的毛病,目的是为了替“中共式民主体系”找到辩护的方式,不过也有学者是真心想理解其他华人社会是如何推动民主制度,以便回中国后,也能发表更多相关著作。他认为,即使大家出发点不同,但中国学者能和外界多交流,总是好事。

曾建元也说,他自己过去也常接待来台观选的中国人士,他们特别喜欢到大街上和台湾人接触,甚至跟着竞选队伍扫街,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不曾有过的新鲜经验。至于中国所谓的涉台学者,他说,虽然政治敏感度较高,但多数其实认同,民主不一定会造成社会的严重分歧和混乱。

曾建元说:“大陆的学者、涉台的(学者),他们回去都要做报告,所以有时候会比较谨慎,表面上会做一些官样文章、说一些官话。可是我们还是可以感受到台湾的经验对他们的冲击,或者是说,他们也是带一种欣赏、比较开放的态度,(来理解)台湾人也可以有不同的政治的生活。”

華客|新聞與歷史:首度缺席還否認!北京釋放兩岸關係惡化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