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貪官們刑滿出獄後,都在幹些什麼?

党的十八大后,老虎苍蝇一起打,一大批贪官污吏被送进牢房,但是绝大部分是有期徒刑,刑满后他们在干些什么呢?

1.再入政坛,又进监狱

殷光立,曾历任安徽颍上县县长、阜南县委书记。2001年5月,殷光立因在干部调配工作中收受下属现金、存折共133888元,被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此后,殷光立在入狱服刑5年后,于2006年办理了假释,后进入安徽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系统,先后担任过安徽龙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监事、安徽省龙亢农场常务副场长、安徽农服副总经理等职务。

不过,2017年,安徽阜南县委原书记、安徽省农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现任副总经理殷光立,因涉嫌受贿、私分国有资产等犯罪,被安徽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浑浑噩噩,在医院或家里度过余生

大部分高级干部入狱时年龄已经很大了,或者坐牢时间长,出来后基本丧失生活来源,只能待在家里或者医院,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 1998年被判16年。2006年保外就医后,不是在家就是住医院,直到2013年去世。

3、无言面对家乡父老,乡里躲清闲

有的贪官没脸再回原来的城市生活,就选择了乡村。浙江省政府原秘书长冯顺桥,小学教师到省委秘书长用32年,从高官到双规却只需四年,减刑假释后,回了老家绍兴市上虞区盛茂村,在返修的老宅旧房中安了家。

贪官们刑满出狱后,都在干些什么?

贪官们刑满出狱后,都在干些什么?

3、重返劳力生活,自谋生路

贪官出狱后是没有工资的,只能自己挣钱生活。

原湖北省十堰市市委书记张二江,10年刑满出狱后,靠朋友资助开了一个小茶馆,过起了自食其力的平民生活。

贪官们刑满出狱后,都在干些什么?

媒体报道称,如今的张二江,喜欢研究美食和书法,经常有人来听他讲解国学,也有武汉大学的校友常来聊天。早上6点刚过,会起床在公园里散步,在体育器械上锻炼身体,然后偶尔会在小区的长椅上坐着,看着匆匆而过的路人,宛然就是一个普通花甲老人的晚年生活。

谈到以后的生活,他对媒体称,将开设国学班,希望把国学知识,传播给全社会,重新回归到社会中的张二江,“只想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4、挖掘人脉,改行经商

当官时聚齐的人脉,也助力许多刑满释放的官员转战商海。如原江西省省长倪献策,1987年因徇私舞弊罪,被判刑2年。出狱后,投身商海,创办公司,不几年就成了富甲一方的企业家。

接下来的这位,也是一位原市委书记。1990年,42岁的杨振海被任命为郑州市委常委、巩义市委书记。6年后,杨振海因受贿罪被判处8年徒刑。一直到了2004年2月,杨振海被提前释放。

这位从河南焦作矿业学院毕业的原市委书记,在步入政坛之前,曾经在河南省巩义市一家冶炼厂从技术员做到工程师,再做到厂长。

媒体报道称,在出狱后,妻子曾要求他“找找市里的领导,安排到技校当老师”,儿子建议父亲去某钢铁公司,但是杨振海选择了“废品收购生意”,一年净赚12.8万。一年后,他被一个工厂聘为副厂长,主管生产和技术革新。

5.重操旧业,返璞归真

学而优则仕,刑满又回去当学者。2016年1月,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因涉嫌违纪被组织调查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再次被公众提及。与王保安一样,彼时的邱晓华,也曾是一名“学者型官员”,但当下的他,已非官员,而是一名“经济学家”。

贪官们刑满出狱后,都在干些什么?

“中国经济的上一程是快速与代价并存,几乎所有指标都是快字当先,但资源浪费、环境破坏也是明显的。”在微博中,邱晓华曾这样来评价中国经济。他的微博认证信息是——“经济学者”。

6、企图翻案,拿回财产

原郑州市市政局户外广告处处长李国臣,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刑,出狱后,为了“翻身”,请朋友到法院告他案发前欠账104万元。后来查清是伪造的,两位朋友被刑拘,他也二进宫。这样不知悔改的贪官,应该重判!

看到这,对于贪腐问题,过去毛泽东说:“我们杀了几个有功之臣也是万般无奈。我建议重读一下《资治通鉴》。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不国。如果一个个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国家还没办法治他们,那么天下一定大乱,老百姓一定要当李自成!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是这样。

華客|新聞與歷史:貪官們刑滿出獄後,都在幹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