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外媒調查KK園區 中國黑幫的殘酷詐騙工廠

亚伦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好运。泰国的一家新创科技公司提供给他一份梦寐以求的高薪工作,不仅待遇丰厚,还能让他摆脱非洲南部黯淡的经济前景。

“我一直希望能出国工作。突然有一天,有人找上我,”亚伦说:“我以为一切都是合法的,直到我到了曼谷……。”

亚伦在机场受到热情欢迎,接著与另外两名来自东非的年轻人被带上一辆车。

“我们本来应该去一家离机场大约十分钟路程的酒店。但车开往了另一个方向。”亚伦说。

司机行驶了将近8小时,最终抵达泰国边境的湄索镇。亚伦一行人被贩运过莫艾河,进入缅甸饱受战火蹂躏的地区。

他回忆当时的情景:“有人拿著枪。他们叫我们上船,然后我们就渡河了。”

贩运危机

亚伦和他的同伴被贩运到形同监狱的KK园区。在园区内,成千上万人被迫参与犯罪活动,针对美国、欧洲和中国人民进行诈骗。联合国估计,缅甸有超过十万人被迫在诈骗园区工作。

DW调查小组与当地多名幸存者会面。他们描述在园区中无所不在的监视、酷刑,甚至每周都有人惨遭杀害。

来自西非的年轻人卢卡斯说:“我们一天工作17小时,不敢有怨言,也没有休假。如果我们说想离开,他们说会把我们卖掉,或者杀了我们。”

究竟是谁在幕后组织这种残酷的行动?

外媒调查KK园区 中国黑帮的残酷诈骗工厂

成千上万人被贩运到泰缅边境的KK园区,被迫从事诈骗

外媒调查KK园区 中国黑帮的残酷诈骗工厂

DW取得的卫星图片显示,KK园区正发展为可容纳1.2万人的设施,左图摄于2020年2月18日,右图摄于2024年1月17日

当地的帮凶

DW查看了从园区内拍摄的独家照片,并与多名曾经被关押在内的幸存者谈话。他们都认出了警卫制服上的徽章。

这些徽章代表官方边防部队。边防部队由前叛军组成,十年前他们停止与缅甸军政府的对抗,以换取对其领土的自由统治权。

虽然这些边防部队的武装人员被指认出现在KK园区内,但根据多个消息来源,园区的幕后主使者其实是中国人。

追踪加密货币

我们追踪了几名诈骗受害者的资金去向,线索将我们引向KK园区用于收集受害者款项的加密货币钱包,接著这些资金又被输送到了其他钱包。这些钱包就像数码帐户,涌来储存加密货币。

其中一个钱包是由常驻泰国的中国商人王益承开设。他从KK园区的加密货币钱包获得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王益承仅是一个庞大犯罪网络中的一员,这网络最终导向了一名恶名昭彰的中国黑帮老大。

据DW调查显示,KK园区加密货币钱包多次直接转帐给王益承;期间,他担任亚太经济交流总商会副会长。该协会位于曼谷,旨在促进中泰关系。

亚太经济交流总商会与海外洪门文化交流中心共用一栋大楼。2023年,后者与曼谷另一家洪门中心因非法经营并充当中国组织犯罪幌子而遭到泰国警方搜索。

外媒调查KK园区 中国黑帮的残酷诈骗工厂

绰号崩牙驹的尹国驹曾为澳门黑帮14K组织头目,因参与组织犯罪入狱十多年,出狱后重新塑造爱国企业家形象

犯罪首脑

这些组织皆与绰号崩牙驹的澳门黑帮老大尹国驹关系密切。尹国驹于2018年创立世界洪门历史文化协会,该协会因涉组织犯罪遭到美国制裁。

但尹国驹的洪门组织也支持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这一倡议是价值一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旨在使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

美国和平研究所缅甸计划主任塔尔(Jason Tower)对DW表示:“尹国驹经常将一句话挂在嘴边: 他说他以前为贩毒集团拼命,现在为中国共产党拼命。”

KK园区所在的地区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投资目标区域。中国政府曾在报告中赞扬了KK园区附近的发展项目,将其视为“一带一路”雄心的一部分,但后来因该园区被指控存在大量诈欺行为而与其撇清关系。

KK园区没有在中国的官方宣传中被提及,也没有像该地区的其他开发项目一样举行奠基仪式。该园区是专为诈骗而建。

外媒调查KK园区 中国黑帮的残酷诈骗工厂

中国犯罪组织利用曼谷作为枢纽,进行与KK园区有关的活动

扩展网络

KK园区的诈骗活动可以追溯到一个复杂的商业和协会网络。犯罪份子利用这个网络使其犯罪合法化,并将数百万诈骗所得“洗白”。这个网络持续从东南亚扩展到非洲、欧洲和北美。

塔尔表示:“我们确实看到,这些犯罪网络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具影响力,越来越深入世界各国。”

“执法部门的努力只触及到冰山的一角。”

華客|新聞與歷史:外媒調查KK園區 中國黑幫的殘酷詐騙工廠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