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習近平氣急敗壞下狠手 可惜病入膏肓為時已晚

颜纯钩评论文章:近日中共突然集中推出几项挽救经济的大动作,一是银行降准释放二万亿救股市,二是喝止十几个省市新的投资开发项目,三是突然允许外资全资拥有金融机构,四是地产政策调整权限下放给各省市。

四项重大政策,对螺旋式下降的经济,有吹皱一池春水之效。

释放二万亿放钱救急是惯常动作,但降准的副作用是增加金融业的风险,事急马行田,先顾眼前,顾不得长远。

制止部份省市的开发项目,是为滥用开发资金止血,全国范围均已过度开发,再增加投资只是重复建设浪费子弹,看看苗头不对,唯有紧急叫停。
允许外资全资拥有金融机构股权,这却是破天荒的政策开放,用中共的话来说,有丧权辱国之嫌。其实这一套姿势多于实际,国企大银行外资不会沾手,规模太大如何全资拥有?中共党组织在其中操盘,上下都听党的话,大环境是一党独裁,外资拥有能有什么作为?至于私企中小金融机构,都半死不活只等急救,外资有那么傻,来接一盘救不活的死棋?这项政策的作用,只是制造一种开放假象,活跃一点气氛。
至于地产政策调整权限下放到各省市,这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央权力下放,给地方更多灵活性和主动权,借此提振地方政府主观能动性的“旧桥”。

地产市道已相当恶劣,小修小补无补于事,只有动静大,退得足够多,才有起死回生的希望,但地方政府有什么“好桥”救地产?地产供过于求,没有跌到五痨七伤,不可能活过来。

20240201 17068471951482
中国释放二万亿放款救急是惯常动作,但降准的副作用是增加金融业的风险,但一切只能先顾眼前,顾不得长远。(图片取自Pixabay)

整件事来得很突然,众多重大的政策调整同时推出,几乎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准备就绪。

政策调整需要长时间筹划,证明党内早有预案,只等最后拍板而已。从去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开始,到之前红二代集体上书,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相当激烈,但斗争未有眉目,结论尚未拍板,因此所有政策的调整全部留中不发。
现在多项重大政策调整同时推出,证明党内斗争已经有了结果,便是紧急煞停习近平贯彻十年的政治大倒退,在国进民退战狼外交的主攻方向上,来一次反方向的大踏步后退,负负得正,结果显示出中共最高当局又准备重回改革开放老路了。
这件事对习近平可不是好消息,证明全党确认他上台后这十年,内政外交决策全盘皆输,输得脱裤子那么狼狈。他自吹自擂的斗争哲学、东升西降、集体经济、统一指挥,都被一一打脸,而又恰恰证明被冤死的李克强所言:长江黄河不会倒流。
这件事又证明一个不可明言的事实,便是中共真正穷疯了,真正黔驴技穷了。习近平偏执不认输,新冠肺炎时如此,国进民退也如此,不到最后关头,他都死牛一边颈。四十年来,用三十年改革开放,用十年大倒退,习近平将中共剥削中国人积攒的家底,一口气倒腾得所剩无几。先大踏步开放,再大踏步后退,现在又想再开放,然后过十年八年,又再来大踏步后退——谁跟你玩下去,都会被你玩死!
救命才是大道理,有没有人相信已顾不上。不是金融业拱手相让的问题,不是地产政策调整后有没有人买楼的问题,而是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说一套做一套,全世界上当几十年,都吃过大亏,现在人人都看笑话,人人都不沾手,由中共自己玩到够,问题在这里。
因应路线大调整,外交政策也在急转弯,传说即将担任新外长的刘建超早前以中联部部长身份访美,到处拜码头,一副亲善面孔。台湾大选后,美国政要接踵访台为台湾打气,就连一个侸仃小国瑙鲁与台湾断交,布林肯都要出声谴责,中共对这些打脸都骨一声吞下去。
赖清德当选后,中共并没有大规模军演,文宣鼓噪也比预想中低调很多。现在岛内无人提国家统一、一国两制、九二共识,三党都在争论国家权力分配的话题。中共在选前叫嚣选赖清德就是选择战争,现在连一点火药味都没有。
你要请人来投资,又要打仗,要对外磕头,又要给人脸色看,这是行不通的,不做则罢,做就要做全套。
香港二十三条立法最近突然密锣紧鼓。国安法太难看,令港资外资心寒。国安法不是正路,影响社会和谐气氛,正路是由香港人自行订立二十三条,取代国安法的功能。李家超尽快上马二十三条,恶法可以更详尽和严苛,此后由二十三条发挥维稳作用,国安法渐次退场,国安公署形同虚设,期望还给香港一个正常一点的面目。
站在中共的利益立场,这一切都合理,可惜来得太迟。早十年做效果会很好,早五年做也会有点见效,到最后还因党内路线斗争又拖延整整一年,到今日才气急败坏下手,可惜积“习”已成,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为时已晚。

華客|新聞與歷史:習近平氣急敗壞下狠手 可惜病入膏肓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