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迎頭應對中國 美國空軍將有“巨大的變化”

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美国空军正在为一项重大的结构调整做最后的润色,这项调整将重塑美国空军,作为五角大楼推动应对中国军力发展的一部分。据六位熟悉该计划的人士透露,在未来几周内,美国空军将宣布合并一些主要的三星级和四星级司令部,将战斗机和轰炸机整合为单一单位,并加强其预算和规划部门。

知情人士称,这样做的目的是精简美国空军庞大的官僚机构,迎头应对中国。在国防预算预计将小幅增长或相对持平的时代,这项改革涉及重组美国空军计划、预算和设计新飞机的方式,同时可能启动新的非乘员飞机和战斗机项目。

美国空军部长肯德尔(Frank Kendall)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在制定这项名为“为大国竞争重新优化”的计划。接受Politico采访的人员:一名美国太空军官员、三名国会助手和两名美国空军顾问均被允许匿名,以讨论尚未公开的计划。他们都听取了关于该项目的简报。一位经常听取五角大楼现代化计划汇报、熟悉这项工作的顾问说:“这将是一件大事”。

预计美国空军将于2月12日在科罗拉多州举行的“航空航天部队协会”战争研讨会上宣布其计划。据上述两位顾问称,随着复杂的基地问题的解决,以及文职人员与管理某些司令部的军职人员之间紧张关系的处理,许多具体细节仍在变化之中。

肯德尔曾在去年9月的“航空航天部队协会”年会上提到重组计划,他当时说,正在对美国空军的战备状态进行“全面”审查,以“重新优化”这支部队,为战争做好准备。肯德尔在会上说,该计划应在2024年1月前完成。

美国空军的两位发言人承认正在进行改革,但拒绝透露细节。根据两位官员提供的一份声明,由于“战略环境发生了重大而危险的变化”,美国空军有必要进行调整,以启动“重新优化空军部的重大努力”。

迎头应对中国    美国空军将有“巨大的变化”

美国太空军太空系统司令部司令格特林(Michael Guetlein)中将在去年12月13日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预告了即将发生的一些变化。他说,根据肯德尔的计划,美国空军“将摆脱主要司令部的结构”。

格特林在会上说:“想想看,这对我们当今的作战方式和我们一直以来对美国空军的看法是多么根本。我们将脱离我们所熟知的主要司令部结构。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几小时后,格特林又收回了他的发言,称尚未作出最终决定。

不过,格特林透露的计划大纲与美国国会工作人员和空军顾问向Politico描述的大体一致,不过被称为“重新优化”的计划将在未来几周内继续完善。肯德尔的计划将切中美国空军数十年来的结构核心,使其更加精简,同时在直接向文职部长汇报的结构下,将更多的分析和规划整合到高层。

其目的是让美国空军加强通常由五角大楼工作人员进行的民用规划和预算分析。这一改变将更好地完善美国空军想要购买的资产以及如何负担得起。其中一位熟悉规划的人士表示,这项工作的大部分将由文职人员完成,这将在美国空军内部造成“文职人员与蓝衣(军职)人员之间的紧张关系”。该人士补充说:“这实际上要比创建美国太空军复杂得多”。

报道指,美国空军的作战结构建立在由三、四星将军管理的九个主要司令部之上,并按职能或地区组织空军任务。例如,空军机动司令部负责空运和加油,而太平洋空军则为美国印太司令部提供部队。该计划的工作版本要求对其中一些职责进行整合,但细节尚未最终确定。

例如,肯德尔的计划要求成立一体化能力发展司令部,飞行员发展司令部将取代空军教育与训练司令部,负责监督所有学校和教育计划。一位国会助手说,美国空军正在对该司令部进行重新命名,以便在飞行员的职业生涯中对其进行教育,而空军空战司令部将更加注重战备。新司令部的名称仍有可能改变。

这将是自2019年12月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被重新指定为太空军临时总部以来,美国空军首次改变主要指挥结构。在机场层面,美国空军航空联队目前是按飞机类型组织的,但根据流传的一些计划版本,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据两名国会工作人员和一名顾问称,一个联队可能拥有战斗机、轰炸机和加油机,而不是一个联队由战斗机组成,另一个联队由轰炸机组成。三人都表示,细节还很模糊。

美国空军的一位发言人称,“高层领导”尚未讨论过空中联队的想法。这一想法是对20世纪90年代使用的模式的一种回溯,当时美国空军将爱达荷州芒廷霍姆空军基地的第366战斗机联队改建为“复合联队”。

复合联队操作的飞机能够摧毁敌方防空系统、参与空对空作战和加油——所有这些都由一个指挥机构而不是多个指挥机构指挥。不同飞机的机组人员会定期在一起训练,从而使协调变得更容易、更省时。由于资金问题,该复合联队最终恢复为全战斗机联队。在当今的美国空军中,只有在各种演习中,不同机型的飞机才会聚集在一起。一位国会助手说:“美国空军上次这样做时没有成功,为什么现在会有不同呢?”

两位国会助理说,任何新的联队都可能将专注于不同机型的规划人员合并到同一个单位,以确保他们在制定需求时考虑到全局。第一位国会助理说:“这是一件好事——轰炸机规划人员现在将与战斗机规划人员坐在桌子对面,他们可以看到需求重叠的地方”。

总体而言,肯德尔此举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通过美国国会并付诸实施。国会山和空军界对此举的反应尚不明朗。这并不是近年来美军首次有军种着眼于中国对自身进行全面改革。

2020年,时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伯杰(David Berger)将军公布了他的《部队设计2030》概念,这是一次彻底的重组。美国海军陆战队将淘汰其麾下所有坦克和传统牵引火炮,转而使用车载火箭、无人机和精确弹药。其目标是使该军种变得更轻、更快,更有能力在太平洋地区进行岛屿跳跃作战。

伯杰的计划遭到了一群在美国海军陆战队中仍备受推崇的退役将领的强烈反对,国会中的一些人也对这一想法大为光火。伯杰在专栏版面和与各军种老兵的会议上受到了尖锐的批评。尽管如此,美国国会每年都会在年度预算投票中支持他的改革,最终证明了他的方法是正确的,并重塑了这支部队。

一位为美国空军提供咨询并熟悉规划工作的人士说:“这当然是肯德尔考虑了很久的事情,所以我认为现在也许是作出这种改变的正确时机,尤其是在不知道它到底还要坐多久的情况下”。第一位熟悉该计划的空军顾问表示同意,并指“几十年来,美国空军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计划”。

華客|新聞與歷史:迎頭應對中國 美國空軍將有“巨大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