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當時一想到來美國,我眼睛都發光了”

从中国河北跋山涉水走线偷渡的刘立洋,却在抵达美国后没多久被诊断出罹患癌症,他强打精神接受治疗,前不久又从医院得知,他的临时白卡(Medicaid)即将到期,若无法取得白卡或成为公民,将无法继续接受治疗;在美举目无亲、 身无分文的他,于日前到纽约基督教角声布道团求助,角声事工总干事及牧师陈炽表示,将在医疗和资金方面尽力提供帮助。

穿越危险峡谷雨林

“我当时一想到来美国,我眼睛都发光了”,刘立洋回想起去年3月决定来美时的心情;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带着积蓄踏上了走线的旅程,一路穿越危险重重的峡谷和雨林,终于于去年5月底入境,但立刻被送往乔治亚州的移民监狱,等待入境后的第一次上庭。

说起监狱里的经历,刘立洋说,虽然当时是夏天,但是空调的温度一直很低,没多久他就感到右肩膀疼,约入狱两周后,疼痛愈来愈严重,甚至难以入睡,这也导致他在上庭时表现不佳,“我当时疼得人都迷糊了,只想快点结束”。 刘立洋申请身分的案件因此被拒绝,他也被继续关押在监狱,等待下一步指示。

这期间,刘立洋经常被肩膀疼痛困扰,他在监狱里多次要求就医,内部医生在给他扫描X光后,判断肌肉和骨头都没有问题,只是给他开止痛药;刘立洋后来疼痛得日夜呻吟,在狱友的协助沟通下,移民局同意让他出外就医,并在去年10月初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第二天就火急火燎把我送出来了,然后直接把我送到机场”。

压抑下难过的心情,刘立洋紧接着飞来纽约,和之前在路上认识的朋友会面,并申请了临时白卡,之后到法拉盛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在治疗肺癌的同时,因为癌细胞扩散,刘立洋不停接受心脏等其他部位的手术。

欠房租 药也快吃完

然而就在前不久,他被医院告知,临时白卡即将到期,除非获得白卡或者成为公民,否则无法在该医院接受治疗。 除此以外,他已经拖欠几个月房租,靶向药也即将吃完。

走投无路的刘立洋说,他之所以来美国,是因为国内的疫情让他无法继续经营电商,他带着希望来这里,渴望在梦想的土地上一展拳脚,而且家里有对年近70的父母和一个14岁的女儿,都需要依靠自己,“我都不敢和他们说(我生病了),一想到这个,我就不甘心,太不甘心了,我才37啊,我还这么年轻”,刘立洋哽咽着说,别过头去擦掉要滴下的泪水。

刘立洋在中国的家里有对年近70的父母和一个14岁的女儿,被诊断出罹癌后有好几次都想自己结束生命。 (记者高云儿/摄影)

近日他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纽约基督教角声布道团求助,在先咨询法律问题后,刘立洋和牧师陈炽谈了谈他目前的境况,陈炽为他联系了可以接受无身份无保险人士的纽约市公立医院系统(NYC Health and Hospitals),还为他介绍了角声旗下的癌症协会,并打算为他募捐。

刘立洋说,他在得病的这些天里,曾经多次想过早点了结自己的生命,“这里一个亲人也不在,我身体也不好,平时总是胡思乱想,可是我一和你们这些好心人交流,我就觉得又有希望了”;陈炽开解他说,心理调节比什么都重要,并让他可以在有其他需求的时候,向外求援。

華客|新聞與歷史:“我當時一想到來美國,我眼睛都發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