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為香港“失敗”而歡呼:港人為何對梅西叫好?

香港媒体人曾志豪分析,梅西来港踢球最后连一分钟都没有下场,全场黑面零笑容零互动,让不少香港人“拍手赞好”,为什麽呢?

曾志豪评论文章:Messi来港踢波最后一分钟没有落场,全场黑面零笑容零互动,缺席颁奖合照没有和特首等官员同框;反观去到日本,焕然一新,脱胎换骨,有讲有笑,除了落场献技,甚至和日本第一牛郎Roland合照送赠球鞋。

这个对比,香港日本,阴晴寒暑的确令人感慨,香港球迷何错之有,要受球王冷待?金钱受损、感情也受辱。

但最有趣的一个观察是,不少香港人在网上的言论,其实是“乐见其成”,或者是“拍手赞好”。

这应该让外国人感到迷惑,你说香港人大方大量,祝福美斯(中国大陆翻译:梅西)、不生他的气不追讨球票金钱,已经是高尚品格情操;但去到“心凉”(编者按:“心凉”在粤语中有幸灾乐祸、大快人心之意)也就是“乐见其成”,甚至有人会打气希望美斯到日本可以“踢足90分钟”,也实在比较奇特。如果不懂香港人的心理,外人可能以为香港人有点病态,那当中究竟发生甚么事?

这一切,都和香港在国安法后的畸型政治生态有关。国安法后,香港受到前所未见的打压,红线无处不在,泛政治化的操作、无日无之的拘捕,连建制派议员都接连抱怨“可否复常别一切都国安为先”,可惜换来却是特首的驳斥,甚至上纲上线为“别有用心的软对抗”。

为何建制派议员都要出声,因为他们知道,以国安为先的纲领,只会令香港走下坡,不可能吸引到外资重临,经济不会有起色。但可惜,上至北京、下至香港,都异口同声的唱好“完善管治、由治及兴、香港复常”,这是北京的政治底线,也是香港特首要遵守的口径。

于是官民之间出现巨大鸿沟:民间明明知道没有甚么复常也没有甚么由治及兴,官方打肿脸充胖子一口咬定香港更美好。

在民间反对力量被完全铲除的情况下,有甚么办法可以对抗官方的谎言口径?

–就是为一切香港社会“失败”的信号而欢呼。

为香港“失败”而欢呼:港人为何对梅西叫好?

上周六在香港的友谊赛中,梅西(左六)没有上场,而是在替补席上观看比赛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遗址”

恒指跌到1997年的水平,香港市民固然有哭股丧的,但更大部份是冷嘲热讽“股市二次回归”、“生意好啊(特首李家超面对一所快结业的店铺时说的一句话,被香港网民嘲笑至今)”;特首搞的“香港夜缤纷”结果沦为庙街卖唱low到不行无复昔日荣光,香港人索性把“夜缤纷”变为一句“嘲笑讽刺”的潮语。内地人嘲笑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遗址”,结果香港人乐于接受和引用。这次Messi 来港的冷待和去日本的热情,其实都是同一个性质:“香港不可能复常!香港在国安法为先的情况下,在香港完善管治下只是由一伙忠诚废物领导,是不可能成功的。由治及兴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这就是香港人很想讲但无法讲出口的一句真心话:国安法下的香港变成了死城!特首说的“由治及兴”是大话。

所以当香港人看到这些“失败的信号”,为何会幸灾乐祸,就是因为大巴掌大巴掌的向政权打脸!就是因为无情的揭穿了政权的谎言!03年皇马来香港投入献技,2024年Messi来港不肯出赛,因为“今非昔比”,香港沦落了成“国际金融中心遗址”。Messi在香港不发言,去到日本神情轻松,也会被解读为“在香港这种高压环境当然不开心,去到自由的日本当然便有笑容”,也是香港人对自身政治环境的一种折射。

还有一点,香港这些搞体育的官员和部门,在过去两年,经常用政治问题刁难香港本地的运动员,外国主办机构播错“愿荣光”作为国歌,结果连累本地比赛的运动员受罚、穿黑衫上阵的运动员也会被人质疑和黑暴有关,凡此种种,都令香港人恨之入骨,所以看到这些官员被Messi冷待,心里不知有多么痛快。

香港人并非病态的恨国党,看不得香港变好,只是香港人不想让香港政府继续睁眼说瞎话,不想让这些烟花门面公关功夫粉饰太平,为国安法和即将到来的23条所带来的恐怖感“洗白”,香港人不想“装作一切如常”,这是2019年香港人的理念:“你要毁掉香港,你自己也会被毁掉”。当这些毁掉的信号一个一个的出现,也证明香港人当日的想法是对的;而且不要忘记,今天毁掉香港的人不再是甚么街头运动,而是掌权者自己。

( 注:原文题目为《客座评论:Messi之乱为何香港人觉得心凉?》。关于“心凉”二字释义,请参见文中“编者按:“心凉”在粤语中有幸灾乐祸、大快人心之意)”。)

華客|新聞與歷史:為香港“失敗”而歡呼:港人為何對梅西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