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山東淄博燒烤暴起暴落,燒烤店紛紛拉下鐵門

山东淄博烧烤在去年大陆“五一”假期期间红极整个大陆,甚至带动淄博当地的旅游热潮,烧烤店更是一家一家的开。

不过,这样的“钱景”并没有撑过去年“十一”假期,短短几个月间,淄博当地烧烤店纷纷拉下铁门“关门大吉”,更有陆媒以“断崖式下跌”来形容,淄博烧烤的暴起暴落。

淄博,大陆东部一座冰冷的工业城市,为何能在一夕之间火爆全大陆,甚至成为不少城市竞相模仿的对象。

淄博烧烤的走红一部分归因于价钱便宜,更重要的原因是,学生们透过社交媒体发文,推介当地烧烤风格的乐趣,紧接着各地网红们推波助澜下,淄博烧烤成为流行、乃至时尚的代名词。

淄博因烧烤变得“红红火火”的同时,也带来大批钱潮。《纽约时报》指出,这座有470万人口的城市2023年3月迎来480万游客。在去年五一长假期间,淄博一家菜市场里的人,甚至比长城上的还多。

报道称,据一家地图服务公司数据显示,当时北京到淄博的高铁车票开售一分钟即售罄。淄博地方政府还安排21辆公车,将游客从火车站直接送到烧烤店。他们用一个巨大的海鲜市场来举办烧烤节,那是唯一能容纳一万人的地方。

山东淄博烧烤暴起暴落,烧烤店纷纷拉下铁门

不过,淄博的“烟火气”显然并没有熬过去年“十一”假期。《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当时大陆的店面租售网站上,数百条淄博烧烤店铺转让资讯蜂涌出现,转让费用从十几万到50万人民币不等。有当地业者称,大部分店铺转让主因是没有生意,亏损过大,只好认赔杀出,即时止损。

据中国经济网等陆媒指出,淄博烧烤在去年8月就已经出现“退烧”迹象,到了9月更是一路下滑,基本上十一假期时,淄博已基本打回原形,街上不只人潮、车流变得越来越少,连带“烟火气”也不弥漫整座城市,路边成堆的烧烤摊多数已经收摊,城区的霓虹也不再闪烁。

当地一烧烤店店家就直言,生意算断崖式下跌,现在每天仅约两三桌客人,而五一期间一天能“翻桌”100多次;连带过去一度“一饼难求”的淄博小饼,如今订单量也大幅减少。

淄博烧烤热潮不再,有陆媒分析说,烧烤本来就非淄博独有,游客去淄博是为追求新奇,当好奇心被满足后,“猎奇”的心情便消失,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游客对于往返车费、时间各种成本不满的抱怨声浪,而当地接待游客能力不足的问题,也日益浮现。

華客|新聞與歷史:山東淄博燒烤暴起暴落,燒烤店紛紛拉下鐵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