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時隔十年,兩場中國股災的異與同

何清涟评论文章:2024开年以来中国股市持续下跌,加上2023年中国经济下行、白领失业者剧增,不少人面临房贷断供,都希望在股市上有所斩获,因此对股灾的承受力非常脆弱。自媒体更是将这次股灾称之为“史诗级的崩塌”。中国政府终于坐不住了,2月6日,市场传出中共掌门人习近平将听取证监会汇报,国家队即将上场救市的利好消息,这一天股市低开高走。

其实,在30多年的中国股市史上,2024股灾真不算最严重的,毕竟在“不到三年时间,中国大陆和香港股市市值共蒸发约7万亿美元”这点市值,与2015年5-7月三个月间中国股市市值蒸发4万亿美元(占同期全球股市蒸发总值9万亿美元的45%左右)的蒸发速度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

比较相隔约十年的这两场股灾,会发现不少趣点。

一、两场股灾的起因不同

2015年股灾成因,说起来有点让人失笑,完全是今上一句不经意的“御口金言”惹的祸。那时中国经济还处在胡温“黄金十年”的余绪,十年间埋下的各种问题虽然浮现,但经济形势总体还不错,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金融及金融衍生品)都无败象,中国人对未来的经济发展还抱持较强信心。千不该万不该,那一年5月26日,今上到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视察时,回应一位女记者的话时说了一句:“炒股好呀,很快就到一万点了”。此话一传,民间认为“御口金言”股市过万点将成铁定事实,率相跟风。可惜天公不作美,到了5000大关时,屡冲屡挫,最后由“疯牛”成了“疯熊”,中国股市市值蒸发4万亿美元,占过去三个月全球股市蒸发总值9万亿美元的45%左右,据说导致60万中产陷入破产境地。股市这番满地狼藉,让习总书记在全国人民面前大栽面子。

2024年股灾,却非人为因素所致。2024股灾发生之时,正面临中国2023年GDP增速放缓、中国GDP总量与美国GDP总量差距增大(2023年中国GDP总量约为美国总量的65%,低于2021年的70%)、中国人视为“投资蓄水池”的房地产价值大幅缩水、失业问题严重、中国人对经济的信心降至1990年代以来最低之时,当”证监会发布”、”上交所发布”、”证券时报”、”中国证券网”等微博账号下用户被禁止留言或留言不予显示之后,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2月2日发表了一篇有关保护长颈鹿的科技文章留言区“成了A股股民的哭墙”,那张从低到高排列的长颈鹿图片被中国股民理解成美国股市节节上升的隐喻,各种抱怨如潮水般淹没评论区——是谓“长颈鹿事件”。

时隔十年,两场中国股灾的异与同

图为2015年7月9日股市情况;2015年那场股灾,除了蒸发庞大的市值之外,还倒下了数百名金融证券界精英。(路透社图片)

二、政府登场救市  动作大小快慢不同

观察中国经济有个有趣的现象,一方面,中国因为不是市场经济体制国家而屡遭西方不同对待(中国称之为“歧视”),直到如今WTO之内,美国及欧盟不少国家还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另一方面,每逢股市、房市、债市有难,无论中国的P民还是外国投资者,都如同“盼星星盼月亮”般,盼望中国政府出手救市。仔细比较2015与2024,会发现相隔十年,政府出动国家队出场救市方式有别。

2015年那次,是中共掌门人习近平御驾亲征,钦点的“救市三军”阵容壮观。我当时曾就救市之举在几个月内写过数篇文章,《7月A股救市:权力与市场的对决》、《2015年金融反腐(1):救市三军尽入狱》等。据当时报道,救市三军的“政府方阵”就有一行三会(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2018年后改成“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机构)、四大国有银行、中信集团、上海深圳两家证券交易所,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当时被称为“A股救市的三军主帅”,所有大型国企几乎都衔命入场救市,救市资金比2024年这一轮雄厚许多。最重要的是:当时谁坐镇指挥、哪些大型基金与国企进场救市,都公开报道,为的是提振市场信心。

2024年这次情况稍有不同,股市低迷已久,持续了三年(有人说是五年,将中间一段短线上扬忽略不计),但中央政府基本不出手救市,对所有救市呼声置之不理。直到2月2日 “长颈鹿事件”发生,中国股民将美国驻华大使馆网站当作“A股哭墙”之后,2月6日才传出习近平将听取监管机构关于金融市场的简报,此消息一出,外界都认为政府将出手救市,股市出现轻微上扬迹象。但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在官方声明和媒体报道中对“国家队”的出场远比2015年低调。2月6日,有“国家队核心成员”之称的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entral Huijin Investment)发布增持公告,称充分认可当前A股市场配置价值,已于近日扩大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增持范围,坚决维护资本市场平稳运行。证监会发言人表示,证监会将继续协调引导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证券公司、社保基金、保险机构、年金基金等各类机构投资者更大力度入市,鼓励和支持上市公司加大回购增持力度,为A股市场引入更多增量资金,全力维护市场稳定运行——到底哪些国家队入场救市、救市资金总额多少,都只能猜想,未见官方具体报道。

时隔十年,两场中国股灾的异与同

不到三年时间,大陆和香港股市市值共蒸发约7万亿美元;在30多年的中国股市史上,2024股灾不算最严重。(路透社图片)

三、2015股灾事后被解释为“金融政变”,2024股灾尚未政治定性

2015年那场股灾,除了蒸发庞大的市值之外,还倒下了数百名金融证券界精英。当股市没达到最高领导预期的1万点时,前所未有的“恶意做空中国”罪名横空出世。9月16日, “A股救市的三军主帅”、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与他同时倒下的还有另一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等多名证监会官员,此事成为中国政府从砸钱救市走向“整肃内鬼”的关键转折点。10月份,中央巡视组对31家单位中共党组织进行专项巡视之后,监狱大门就对一行三会、四大国有银行、中信集团、上海深圳两家证券交易所的一众高中阶官员开启。

2015年发生的股灾,当时外界盛传这是中共江系人马发动的一场金融政变。因为当时,外资并无大规模进出中国的渠道,问题出在内部。北京大学教授王建国当时连续发文称,股灾是内部的贪腐利益集团趁总理李克强外访期间,试图发动一场惊天的金融政变以此搞垮国家经济。既然是金融政变,自然要狠狠打击,这一轮证券金融界反腐涉案人员之多,是中国股市重建25年以来未见。时任中纪委书记王歧山重点是打击三种人:

第一类是“把公共权力当作私有资本”的监管者。曾掌控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13年之久,一度被业内戏称“发审皇帝”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就是典型。第二类是“把公共资本变成权贵资本的投资者”,这方面的坏典型是私募基金泽熙投资CEO徐翔,徐家那40亿个人资产尽皆追缴抄没入库。第三类是“将中国资本变成外国资本的恶意做空中国的券商”。号称中国“证券一哥”、并以成为“中国版高盛”自励的中信证券首当其冲。从8月至11月,被钦点为“救市御席首座”的中信证券,其执委会近一半人进入天牢,罪名不一,“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都是轻的,“联合境外机构恶意做空”,利用“救市计划”非法牟利,才是致命之罪。除了中纪委抓捕的这些业界精英之外,中国公安部因“散布谣言”查处197人,各色股评家有不少被抓,但最著名的是《财经》记者王晓璐。王曾撰写并发表了证券监管部门研究撤退救市的维稳资金方案的报道,此文发表当天,众股指齐齐跳水。王被逮捕,后来被迫在中央电视台上认罪,说自己写的关于股市的一篇文章“一味追求轰动效应、不负责任”。

与2015年股灾不同,在2024年股灾发生后,至今未见习近平“御驾亲征”,参与“救市”的国家队阵容也不象2015年那样庞大并座次分明,外资在A股的活跃度也相对低。有2015年前车之鉴在,中国券商也不敢以身试法趁机火中取栗。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被免去职务,其情况与2016年前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被免职的情况类似。此时此刻,中国政府正加大力度遏制股市下滑,如果收效显著,大概不会重演2015年“救市三军尽入狱”的故事。只是对北京当局来说,头大的事在后头,因为股市是一国经济的晴雨表,拯救股市最终还得依赖中国经济回阳。

華客|新聞與歷史:時隔十年,兩場中國股災的異與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