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物資緊縮 德國截留瑞士口罩 爆外交糾紛

根據瑞士《新蘇黎世報》的消息,一輛滿載24萬枚口罩的卡車在從德國駛往瑞士時遭到德國海關攔截。聯邦政府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發言人邁恩費施(Fabian
Maienfisch)確認了該消息,他透露,卡車屬於一家瑞士企業,而且近期德國攔截瑞士防疫物資絕非個案。SECO強調,該部門一直和涉事瑞士公司保持聯係,外交層麵上,政府也已經就此事正式召見了德國駐瑞士大使,並且還直接和德國聯邦政府的相關各部展開交涉,要求立刻放行瑞士亟需的物資。

人口僅800餘萬的中歐小國瑞士,目前已有300餘人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此外還有眾多疑似病例待查。由於該國幾乎不生產口罩、防護服等醫療防護物資,因此高度依賴進口。《新蘇黎世報》指出,通常,德國企業會從中國等地大批采購防護物資,然後瑞士企業再從運抵德國的貨物中購買一部分以滿足瑞士醫護人員的需求。

瑞士的另一鄰國法國也已經出台了征用所有口罩的行政命令,更早前,意大利也宣布禁止防疫物資出口。雖然歐盟方麵將從本周起統一采購醫療防疫物資並分配給各個成員國,但是作為永久中立國的瑞士,並沒有加入歐盟,隻是參加了申根協議。德國衛生部還建議,歐盟應當出台統一的防疫物資管製政策,禁止出口。然而,一周前,同樣因疫情緊張而麵臨防護物資短缺的德國,出台了出口禁令,涵蓋了口罩、防護服、醫用手套、鞋套、護目鏡等產品,隻有官方統一組織的對外援助行動才被允許向境外運輸此類物資。該規定適用於所有國家,包括歐盟成員國以及邊境開放的申根協議國。

作為地理上的內陸國家,瑞士被歐盟成員國法國、德國、奧地利、意大利以及袖珍國家列支敦士登包圍,沒有自己的出海口。除非直接空運,否則瑞士的國際采購物資必然要通過歐盟國家的口岸。而且,瑞士的主要鄰國也都受到新冠疫情的困擾,意大利更是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已經執行了嚴厲的鎖國措施。同時,瑞士與鄰國的人員往來又極為密切,病例輸入難以杜絕。

瑞士雖然擁有一些戰略儲備的口罩,但是並沒有儲備防護服。目前,瑞士全國的防疫物資已經極其緊張,上周五(3月6日),國家防疫中心已經要求全國醫院的醫生將外科口罩的佩戴時間從原先的2小時延長到8小時。防疫中心主任維德莫(Andreas
Widmer)承認,變得潮濕的外科口罩佩戴一整天當然很糟糕,但是鑒於儲備的口罩數量越來越少,延長佩戴時限是短期內唯一的選項。

疫情早期中國幾乎買空了全球市場

德國政府目前還未就此事進行公開表態,德國國內的媒體也並沒有對這場糾紛予以太多的關注。目前,病例數量快速上升的德國,也正麵臨口罩短缺的問題。根據德國衛生部門的建議,健康的普通人不需要戴口罩,隻有病患以及醫護人員才應佩戴,但是這些物資的供應依然難以滿足需求。德國不少專家指出,造成這種局麵的原因是全球相當大部分醫療防護物資產能集中在中國,作為疫情最先爆發的國家,中國非但耗盡了本國的產能,還在疫情早期幾乎買空了全球市場;專家指責德國等歐洲國家政府沒有為疫情早做準備、為醫護人員儲備足夠的防疫物資。

中國外交部則在3月9日表示,中國沒有針對出口口罩和原材料設置貿易管控措施,同時也承認由於疫情防控和大規模複工複產的需要,中國國內口罩需求仍處於高位,存在供應缺口,現階段各國從中國采購口罩的確可能會麵臨一些困難。發言人耿爽還強調,中國願在克服自身困難的同時,向有關國家提供口罩等醫療防護物資。

在中國國內,也發生過各地方政府互相搶口罩的事件,甚至連疫情重災區湖北黃石市的口罩物資也在2月初運輸途徑雲南大理市時遭到暫扣征用,引爆了全國輿論。後來在巨大的公眾壓力下,雲南省政府對大理市政府進行了通報批評,責令其歸還物資,大理市長公開出麵道歉,市委書記、市長、衛健局局長等多名官員均遭撤職。

華客網:物資緊縮 德國截留瑞士口罩 爆外交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