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陸媒發文談地方債責任 疑因這三字被刪文

中国贵州女企业家马艺珈伊试图追讨政府支持项目2.2亿元(人民币,下同)工程款,却遭到拘留。媒体报道此事后激起众怒。但官方否认有关说法,记者反击,目前真相未明。有陆媒则聚焦地方财政危机,直指大肆举债的当政地方官比“隋炀帝”还坏。不过,疑因矛头触及最高当权者,有关文章被删除。

官方疑似“以刑化债”引争议 水城事件被强制降温

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区政府共拖欠少数民族女企业家马艺珈伊扶贫搬迁、幼儿园、小学等10个项目约2.2亿元工程款,马艺珈伊讨要8年未果,区政府一度提出以1200万元化解所有债务,被马艺珈伊拒绝,而后政府以“寻衅滋事罪”逮捕了马艺珈伊。

这场争议在2月25日《中国经营报》报道此事后引爆,民营企业家、律师和官方媒体纷纷发声,怀疑当地官员是在试图“以刑化债”,从而缓解财政压力。

水城区政府2月27日回应事件,否认拖欠企业约2亿2000万元、要以1200万元化解债务,并指马艺珈伊承建的10个项目共计金额近1亿6333万元,目前已支付近1亿4671万元,还款近九成。水城区政府也指马艺珈伊是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寻衅滋事,去年11月被刑拘,隔月被捕。

最初报道此事的《中国经营报》记者郝成,27日在社交媒体回应六盘水官方通报说,此前寻求采访多位当地官员,未获回复。他还晒出马艺珈伊列出的六盘水拖欠2.2亿工程款的明细。

面对舆论压力,贵州省官方2月28日通报称已成立调查组审查案件。之后,《中国经营报》原报道随即“消失不见”,其它媒体的转载也多被删除。28日之后,媒体报道和微博讨论被降温,原报道作者郝成的微博也处于被禁言状态。

陆媒发文谈地方债责任 疑因这三字被删文

中国一位女企业家因贵州地方政府拖欠工程款并被捕一事,受到各界空前关注。(视频截图)

陆媒聚焦地方财政困境

针对水城事件,有大陆媒体发文,除了质疑“寻衅滋事”罪名容易官方被工具化,也将矛头指向地方财政困境。

法经网2月28日发表的《“水城事件”爆雷的不只是民企权益,还有沉重的地方财政》一文认为,从贵州水城的官方通报来看,其实不算反转,却透露了两个事实:一是马艺珈伊与水城有经济纠纷,具体如何,各有各的账本;二是马艺珈伊和她的律师们因为“恶意炒作”而有了“寻衅滋事”的嫌疑。问题是为何“寻衅滋事”容易被工具化?

文章指出,水城事件展现的是沉重的经济和财政问题要思考。事件背后是短期主义操作严重透支了未来,地方财政已经根本无力化解政府巨额债务的问题。水城事件是贵州地方财政和经济危机的冰山一角,同样也是中西部很多省份都面临的严峻问题。

文章根据水城财政局公布的数据指,仅有60余万人口的水城区,政府各类债务总和在200亿上下。而该区财政收入仅有21亿,财政支出57亿,财政自给率不足37%,而且债台还会进一步高筑。

文章说,水城在六盘水还不是最严重的,债务最多的是县级盘州市,其拥有政府债务228亿,如果加上城投债,估计在460亿左右。到2023年底,贵州全省债务余额约3万亿。而该省GDP为2.09万亿,财政一般预算收入约2000亿,根本无力偿债。现在贵州全省不得不举新债还旧债,基层政府拖欠工资和奖金的现象也越来越多,与民营企业的工程款纠纷也越来越普遍。全省人民今天在为巨额债务买单,并且看不见尽头。

疑因谈地方债责任点名“隋炀帝”  陆媒被删文

对于巨额地方债的形成,年初播放的中共央视反腐专题片推责给落马的贵州前副省长、曾经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的李再勇。2013年到2017年,李再勇在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期间,无节制地搞旅游项目开发,大搞各种豪华场馆建设,当地新增债务超过1000亿元,债务增长率超300%。

法经网文章说,贵州省大大小小的李再勇又何其多,文章举例说,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规划兴建天下第一楼、独山大学城(总投资70亿)、贵龙国际养生中心(规划投资100亿元),成立了36家融资公司到全国各地举债。文章直指潘志立“不顾人民死活程度,恐怕隋炀帝也自愧不如”。

文章又指出,全国负债率高的不止有贵州,还有青海、甘肃、吉林、黑龙江和天津等地,“现在至少有15个省份的广义负债率处于财政部规定的300%红线以上,处于100%绿线以下的仅仅有一个省份。”

文章质疑,固定资产投资真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灵丹妙药吗?

法经网这篇文章已遭封杀。

有意思的是,中共党魁习近平近年频被人以历史人物影射,好大喜功的隋炀帝也是其中之一。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3月1日对记者表示,法经网这篇文章被封杀,原因之一是说贵州的地方债只是全国的冰山一角,不符合当局现在要唱的“经济光明论”;另外地方债主要还是因为中共最高层也就是习近平自己过去十多年的政策,文章提及隋炀帝,可能也会被网信办认为有影射习之嫌,毕竟地方官也不能称为帝。

2月28日,财新网也刊发王明远的专栏文章《水城事件只是贵州地方债困境的冰山一角》,部分主体内容一样。虽没有提及隋炀帝,但提及习近平上台后的时间跨度。

文章说,“过去十来年,一些中西部省份似乎找到了赶超东南沿海的秘诀,那就是尽可能增加固定建设投资。”“2015年至今,中国GDP增加了82%,而地方债增长了150%以上。”

中共财政部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地方债余额就增加了9.3万亿,首次突破40万亿大关。

地方债和习近平“全面脱贫”政绩相系

中国许多地方政府,特别是贫困省份,过去十来年大量举债,为桥梁和公路建设以及农村发展项目提供资金。这些都是中共党魁习近平宣称“消除极端贫困行动”的主要举措。

46岁的马艺珈伊被拘留的起因,正是围绕水城区政府拖欠农村开发扶贫项目资金的长期纠纷。马艺珈伊的建筑公司2016年承包了政府开发旅游度假区计划中的部分项目。但由于度假区开发陷入财务困境,其中一些项目已于2018年停工。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马艺珈伊于2020年初退出了该度假村的开发,仅几周后,政府评估人员就认定水城已脱贫。

中共“脱贫”造假问题早已饱受外界批评。2020年11月23日,贵州省政府宣布全省脱贫后,习近平2021年初在疫情封锁中宣布中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然而,2020年5月28日,在中共全国人大会议记者会上,总理李克强还在强调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这两种互相矛盾的说法被认为中共高层就脱贫问题存在分歧。

華客|新聞與歷史:陸媒發文談地方債責任 疑因這三字被刪文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