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看完馬斯克控訴OpenAI的報告 感覺他被騙慘了

谢谢马斯克,给平静的 AI 圈,甩下的一颗重磅炸弹。

本就被各种版权官司缠身的 OpenAI ,又雪上加霜了,原告就是前创始人兼首席——马斯克。

他一个人,控告了 OpenAI 及其关联的 8 家公司,还包括奥特曼等一干人等。

其实吧,两家扯头花这事已经蛮久了,马斯克早就在推上炮轰过 OpenAI 很多次了。

甚至去年 4 月份的时候,就有人在推上问马斯克:为什么不起诉 OpenAI 欺骗他。

马斯克还回复说:等着瞧。。

事实证明,老马言必行,行必果。

当然了, OpenAI 也完全没在怂,据 Axios 消息,内部坚决否认指控。OpenAI 的首席执行官,还嘲讽:“ 可能源于其如今没有参与公司的遗憾。”

奥特曼也在推上回复道:随时奉陪。

不过,世超看完这份 1.2 万字的诉讼文件,却想说 OpenAI 这回,可能确实有点麻烦了。

 且听我把这份报告,拆开来说道说道。

马斯克控诉了包括合同违约、违反信托责任、不公平商业行为在内的 5 项罪名。要求归还收入,把技术开源,恢复非营利。

其诉讼的核心,概括起来就是:

OpenAI 这小子,违背了造福全人类的非营利性的创立协议,成了给微软赚钱的工具。

 “ 寻求开源技术以造福公众 ” 这个目标,不仅仅是奥特曼给马斯克的口头承诺。更被写在了 OpenAI 的公司注册证里。

不仅要专注人类利益,做到非营利,更要采用开源模式。

结果,你这个浓眉大眼的 OpenAI 一个都没做到。

先是从一家非营利组织,变成有限营利。

其次马斯克想不明白的是,说好了要开源,为什么 GPT-4 都发布一年了,还把设计藏着掖着?

既不愿意开源,也不透露技术细节。

但却把自家底裤都露给微软看。还在 2019 年,和微软签了一份协议,约定将预 AGI 技术独家授权给微软。

按照诉讼文件的说法, OpenAI 嘴上喊着造福公众,其实已经让 GPT-4 成为了微软的专有算法,集成在了 Office 套件里。

 微软可以通过向公众销售 GPT-4 ,获得巨额的收益。

再加上 OpenAI 手上有的,可不仅仅是一个 GPT-4 。比如他们还在开发一个叫 Q* 的秘密项目,强到连内部员工都曾经警告过它的潜在力量。

这些机密技术,是否包括也在这份独家授权的协议里?

马斯克还甩出一堆说法,来佐证在微软面前, OpenAI 早就没有那么独立了。

 去年那场精彩纷呈的逼宫大戏,是微软不断强制施压,才逼迫奥特曼复职。

而根据诉讼报告里的船新解读,董事会被大洗牌之后,原来内部那些保证非营利性使命的结构彻底被打破了。

今年 1 月,微软的副总裁更是大摇大摆地加入了 OpenAI 董事会。

如果那次奥特曼返厂不成功,微软也最有可能会得到 OpenAI 所有成果。

因为,奥特曼离开董事会后,大胆放言过:就算 OpenAI 没了,他都不担心。因为他们拥有着人才、计算能力、数据、和所有。

 意味着 OpenAI 要是不接纳,他就能带着所有成果,拎包入住微软。

这一系列操作,难怪马斯克会指控说,现在的 OepnAI 早已经成了微软这家世界最大科技公司的闭源子公司。

开发所谓的造福人类的通用人工智能,都是 TMD 扯淡,只不过想多赚几个子儿。

OpenAI 种种变心行为,伤透马斯克的心。

 字里行间,都在哭诉自己是如何被奥特曼背叛的。当初奥特曼是怎么主动找到自己,怎么承诺说,携手搞个非营利性组织对抗谷歌。

当年动了心的马斯克是鞍前马后,又是用自己的人脉来招人,一通电话一封邮件地联系。

又是几千万地往里砸, 2016 到 2020 年,马斯克贡献了超过 4400 万美元。甚至,连 OpenAI 的办公室都是他找的、他租的,第一台超级计算机也是他买的。

咋我一把屎一把尿把 OpenAI 拉扯大了,到头来却被耍了。

 马斯克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你给一个保护亚马逊雨林的非营利组织捐款,然后他转头整了一个捞钱的亚马逊伐木公司,用你捐赠的成果去砍树了。

马斯克实在想不通。自己砸了快 1 亿美元,一手奶大的非营利组织,是怎么变成估值 300 亿美元的营利组织的?

他还把这个问题上升了一个高度。

 如果 OpenAI 能继续这么操作,那是不是所有创业者,都可以打着非营利的幌子骗捐款。等研究成功之后,再转头去开一家新公司捞钱。。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 OpenAI 这次可能真的有点麻烦了。

马斯克不仅用这个来要挟说把该开源的技术开源了,变回非营利组织,还要求返还合同期间的收入。

可能你看到这,会觉得 “ 什么全人类不全人类,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屁话 ” 。

 在商言商。马斯克没准就是觉得自己的 X AI 干不过人家,怕两家强强联手,导致自己在 AI 这块没饭吃了。

说实话还真不一定,让我们把时间倒带回 2012 年。

那年老马遇到 DeepMind 的联合创始人,对方跟他说了 AI 对于人类社会非常危险,以后可能再不需要人了之类的话。

 一位投资人还放话说,他能为人类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当场射杀 Deep Mind 的创始人。

此言一出,在马斯克心中种下了一颗 “ AI 会威胁人类 ” 的种子。

从此之后,他就成了一名 AI 安全的传教士。

甚至特地去联系了奥巴马,说 AI 很危险,你们快管一管吧。当然,最后结果是人家根本没鸟他。

看完马斯克控诉OpenAI的报告  感觉他被骗惨了

后面,又动手阻挠谷歌对 Deepmind 下手。

13 年的时候,谷歌要收购 Deepmind 。老马跟人家创始人热聊了一个多小时,想要出资收购。可惜最后也夭折了。

直到 2015 年,他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奥特曼。

 两个人理念一拍即合,奥特曼主动提出说:老马,我们一起建一个非营利性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赶超谷歌吧。

也就是这句话,引发了后续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所以说,至少从这几点来看,老马是言行一致的。

只不过这到底是他纯粹的想法,还是掺杂了搅局 OpenAI 的念头,这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上述内容之外,他还要求彻查 OpenAI 的捐款项目情况,以及GPT-4 到底是不是 AGI。

 说实话,比 OpenAI 营利不营利,世超更关心这些确实被隐藏的内容。还有 Q* 算法的真面目是啥?GPT-4 的核心技术是什么?

差友们也别太担心,这出戏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这场诉讼,目前定于 2024 年 7 月 31 号召开案件管理会议。

相信到时候,将会是一场非常精彩纷呈的辩论。

華客|新聞與歷史:看完馬斯克控訴OpenAI的報告 感覺他被騙慘了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