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美疫情最重醫院尚未“透支”,感謝中國同行預警(圖)

新聞 雅惠 3周前 (03-13) 36次浏览

距離微博主“華州阿波羅”家5分鍾車程的柯克蘭EvergreenHealth長榮醫院,是此次疫情最首當其衝的醫院,2月29日美國第一例死亡就在這裏,距離那個“毒窟”養老院最近,重症幾乎全部往這裏拉,全華盛頓州26例死亡有15例死在這裏,現在還收治著65例重症,可謂是美國疫情最核心區的“定點醫院”,裏麵情況如何呢?

1,本地最好的公立醫院

長榮醫院隸屬於一個本地公立醫院集團,是本地三大醫院集團之一,一起服務本地80多萬居民。長榮集團下設兩個醫院,北邊Snohomish綜合醫院有100多張病床,而家門口柯克蘭這個是本部,成立於1972年,擁有318張病床,1000多醫生4000多雇員,年門診量34萬,急診量5.7萬,住院1.5萬人次,手術2萬多,初生嬰兒4500個,口碑還可以,過去4年是Health
Grades評選的美國百佳醫院,The Leapfrog
Group的2019年最佳醫院。“華州阿波羅”自家的基本醫生定點也在這裏,去過幾次,感覺尚可。

然而自從上周六疫情爆發後,這裏就成為風暴核心,每天“華州阿波羅”都能在家聽到門口馬路上急救車往返的聲音,多半是從KLC養老院往長榮醫院拉人,去了就凶多吉少。一直想,這個疫情核心的醫院,是否像國內武漢的醫院疫情最初一樣情景呢?昨天下午,本地媒體首次參訪了這個醫院內部的隔離病區,也一窺究竟吧。

2,一直關注武漢,心理有所準備

這是醫院傳染病醫學總監弗朗西斯·裏多(Francis
Riedo)大夫的原話,他的團隊其實在幾個月前的,就一直在新聞上關注中國武漢的疫情,看到了病毒如何席卷全球。而美國當下也是流感高發季,醫院也有所擔心。

3,檢測延遲,果然中招

長榮醫院傳染病團隊每天都在刷新美國疾控中心CDC的網站,但CDC始終強調“必須是去過疫區,或者有確診者密切接觸的人,才能申請檢測新冠檢測”,雖然長榮醫院對一些自己收治的病毒性肺炎病患有所懷疑,但始終沒有得到檢測許可。

直到2月27日,因為加州出現了“沒旅行,不接觸”的新冠陽性病例,美國疾病控中心不得不更改了其檢測標準:“隻要是原因不明的嚴重肺炎都可以測的檢測”(即使沒有去過中國),於是長榮醫院立即送出了兩個可疑的肺炎患者樣本。

第二天晚上7點多,Riedo大夫接到CDC的電話——兩名患者均為陽性。

4,一切都變了

醫院首席執行官傑夫·湯姆林(Jeff Tomlin)博士說:“雖然早有心裏準備,但我們都知道,情況就此改變。”

在接下來的12天中,長榮醫院的工作人員抓緊在疫情不斷爆發的同時,突擊改建了醫院,對不斷送來患者進行緊急治療,但迄今為止,依然有15人死亡,占本地死亡案例的一大半,因為大部分死者都來自西麵10分鍾車程的柯克蘭KLC養老院,絕大部分都是有基礎病的60-90高齡的老人,實在回天乏術。

Riedo博士說:“我們沒有忘記他們。”他敦促社區支持悲傷的家庭。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繼續泛濫全美,長榮醫院作為首發地,也在為其他地方積累經驗,確保美國的醫療體係不至於崩潰。

比如,醫院從一開始就在停車場搞了駕車快速測試點drive-through,工作人員開車過來,搖下車窗,就能接受鼻拭取樣,很快出結果,就跟麥當勞的開車點餐一樣,非常快捷,也減少感染。

醫療中心的8層樓一部分被開辟為新冠患者隔離病房。而且醫院從中國的案例裏學習,未雨綢繆,後勤部門早就囤積了一批防護物資,基本上沒有遇到嚴重的“裸奔”情況。

醫院中目前約有65位患者對該病毒測試呈陽性。但目前醫院沒有一個員工在醫院感染該病。也沒後證據表明發生了患者之間的檢查感染。而且患有COVID-19的患者中,至少有13名患者從已經Evergreen出院。

“這是一個重要的信息:雖然有人死亡,有人還在重症,但也有些人正在康複。希望更多人會好起來的。”湯姆林說。

此外,從周一開始,患者已經開始使用瑞姆昔韋(就是那個網紅藥),該藥物正在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進行測試。

5,最開始的幾天最難過

記者走進長榮醫院急診室的門,就能感受到微風從外界吹入大樓,幾乎將您推入房間,因為整個隔離區采用了負壓,意思是隻有外界空氣能流入隔離病房,然後經過隔離病房頭頂的過濾係統過濾後才會排入外界,確保了病人的病原體不會隨著空氣擴散到病房外麵。

在隔離區外,醫護人員小心地戴上電動空氣淨化呼吸器(PAPR),這是一種正壓呼吸裝置,由腰上的電池驅動小型空氣泵,通過導管,把HEPA過濾後的空氣主動送入整體式頭罩,就避免了外界空氣中的病毒進入麵罩,不用帶口罩,自然也沒有壓痕,更舒適更安全。

問了一下,戴N95口罩那種,在國內醫院算二級防護標準。而這種電動正壓的PAPR,算是三級以上防護標準了。不過這個在長榮也是稀罕貨,很貴,麵罩每人一個,每年還要測一次貼合度,寫上自己的名字專用,但管子和連著的電池、氣泵、過濾器等,都是公用的,外麵堆了一排充電的。

但在醫院其他區域,還是普通外科口罩的多,看來也是外鬆內緊,重點保障關鍵區域啊。連接受采訪的總監、護士長們,都是不戴口罩的。

理創傷服務團隊的護士長巴布·詹森(Barb
Jensen)坦誠,這幾天非常緊張,算是長榮醫院有史來最大的應急響應時間。但這也是我們的職責。

自2月下旬以來,長榮醫院已經安排188名住院患者進行COVID-19檢測,其中65例陽性,還有47例在等待結果。

6,事先的一些準備很重要

每年,Evergreen都會派出20名員工到阿拉巴馬州的國內災準備中心CDP接受事故管理培訓,這裏是美國聯邦緊急事務部FMEA的製定培訓中心,隨時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這裏有其他地方無法提供的設施和訓練內容,不如軍用毒氣、生物武器、爆炸、化學泄漏、放射性;模擬大型災難現場、烈性傳染病現場等。每年培訓5萬人,使其具備高級的各種災害響應能力。

再一個就是坦誠前期中國與該病毒作鬥爭時的各種報道讓他們學到很多。尤其是當受訓學員了解到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一般的物資響應時間需要等待3-4天後,立即就通知醫院裏早早就囤了一批物資。

但即便如此,長榮醫院依然感覺有捉襟見肘。比如,防護麵罩的磨損速度驚人,因為頻繁的消毒清洗,讓透明度越來越差。

另外,員工駕車式快速檢查站必不可少。疫情爆發前幾天,因為預警不足,很多員工在搶救病人過程中,都發生了暴露,擔心自己被感染,傳染家人和其他病人,幸虧連續的快速測試顯示結果為陰性,這批員工能盡快返回工作崗位,接替疲憊的同事。

湯姆林說,他在管理員工方麵一直持謹慎態度,但許多人都主動提出要加班。也許頭幾天靠一種亢奮,靠腎上腺素的刺激,但從第6天開始,就很辛苦,靠的就是毅力和互助。

醫生說,尤其是每年組織的創傷培訓對於此次應急協調反應至關重要。

醫院的首席醫療官埃托爾·帕拉佐(Ettore
Palazzo)博士說:“現在我們對如何實現這一目標充滿信心。雖然整個過程會讓人一直很沮喪,畢竟重症病人一直送來,而且不斷有人醫治無效死去,這對醫護人員的身心是雙重打擊,但因為足夠的培訓,尤其是自我心理調節訓練,讓大家都還能應付。

湯姆林回想起二月下旬剛剛暴雷的時候,說當時沒人猶豫。雖然每個人也都在考慮自己的染病和死亡的概率,但他們依然穿上防護服,繼續工作,這讓身為首席執行官的湯姆林感到對自己的員工充滿敬意。

7,當然也有醜聞

上麵都是西雅圖時報的報道,基調充滿了讚揚。但是微博主“華州阿波羅”作為本地人,也知道還有一些其他的聲音。

一個就是長榮醫院住院門檻太高,患者怨聲載道。這是路這頭的柯克蘭養老院家屬上周三的抱怨,因為很多老人住在那個暴雷的養老院,都有一些疑似症狀,但是因為當時還沒有測試,以及症狀不太嚴重,長榮醫院就不接收——這也是美國分級診療的體現,至少現在長榮醫院依然隻收重症。輕症都建議在家裏自我隔離養著。

再就是上周也有長榮醫院自己的護士,匿名在本地的“護士工會”抱怨,說其實防護材料是缺乏的。雖然隔離區看起來裝備有保障,但其他區域物資就緊張了,比如一次性外科口罩,以前其他ICU病房的護士,每班12小時可以用掉36個,平均15-20分鍾進出一次病房就換一個(太奢侈了!),現在每天都隻能分配到1個。

本地醫療物資供應商表示,因為種種原因,目前的存貨隻能維持1-2天。正在從牙醫、獸醫、建築公司那裏調貨。

州政府說,上周從聯邦戰略儲備中心接受了23萬3千N95呼吸器,和20萬副外科口罩。這周還要申請12萬9千個N95呼吸器和30萬8千個口罩。然後按照各縣的比例和需求來分配。希望後麵,作為全球防護用品70%產地的中國產能恢複後,能進一步緩解吧。

最後微博主“華州阿波羅”注意到,雖然長榮醫院收治了美國最多的新冠病人,但目前其他的門診服務依然正常,家屬也能正常去探望病人,說明目前還能應付過來,沒有“超載”,希望這個狀態能保持下去,大家都希望早日戰勝疫情,一切都好起來。

中華文化新聞網:美疫情最重醫院尚未“透支”,感謝中國同行預警(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疫情最重醫院尚未“透支”,感謝中國同行預警(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