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外國遊客清零了…

  在新冠疫情期间紧闭大门的中国,现在敞开了大门。但是,尽管采取了免签证措施,中国仍因形象受损而难以吸引西方游客。新冠清零之后,游客清零出现了。

  法国世界报北京通讯员哈罗德·蒂博(Harold Thibault)4月1日写道,在北京,需要逛上好一会儿才能够看到一位外国游客。最终,在初春时节非常宜人的北海公园的北面出口处,看到了三位外国游客:一位爱尔兰妇女和一对德国夫妇。

  哈罗德·蒂博指出,中国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连续三年没有接待国际游客,现在则希望吸引更多的游客。据中国政府称,2023年,入境中国的外国人达到3千5百50万人次。去年12月,中国对法国、德国等6个国家的公民给与15天免签,随后又把免签措施扩大到十五个国家。

  之所以采取免签措施,这是因为来到中国的外国人仍然很少。根据国家移民管理局的统计,去年入境人数仅为2019年的36%。这个已经不算大的数字还需要相对的来看:这些入境的外国人中,主要是无法绕开中国市场的商界人士,在新冠清零政策被取消、边境重新开放后,这些商务旅行就已经恢复了。

  二维码国家

  哈罗德·蒂博继续写道,利用免签新政策来到中国的为数极少的游客发现,中国变了。居住在法兰克福的24岁的Jasmine Petrauschke和她26岁的伴侣Jonas Köhli决定参观中国最大的两个城市北京和上海,他们乘坐国航航班飞到北京,几天后从北京飞往东京,然后,回程时在上海停留几天。

  这对夫妇说,他们首先必须安装微信和支付宝,因为在中国没有它们就什么都做不了。Jonas Köhli说,“最复杂的,就是这些APP了”。如果没有微信或支付宝的话,叫出租车、支付餐费或进入旅游景点都变得非常困难。许多咖啡馆或餐馆要求顾客入座后在网上订购。大多数交易在开始时都能听到这句话:“我扫你,还是你扫我?”。在新冠之前,中国就已经高度地网络化了,现在更是完全变成了一个二维码国家。

  不过,虽然微信曾经有过攻克全球的野心,但这个时期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外国人要开设微信帐户的话,必须要经过一个中国第三方的验证才行。开了账户后,还有外国信用卡的使用问题,7月份,微信和支付宝承诺可以在他们的平台上绑定外国的支付卡。剩下的问题还有,对于外国人来说,除非他们在启程前安装了翻墙软件,否则在中国逗留期间,他们日常使用的所有网站和应用程序、比如Gmail、谷歌地图或WhatsApp都没有办法在中国使用。

外国游客清零了…

  电动汽车和监控摄像头

  不过,在搞完APP问题并离开机场后,Jasmine Petrauschke和Jonas Köhli发现,他们在中国是非常愉快的。Jasmine Petrauschke说,“我们原以为会进入到污染云中,但实际上空气还不错,街道很干净,坦率地说,中国人也很好。”最令他们震惊的是汽车,许多都是电动汽车,虽然在每条街道上都仍然能够看到大众或现代汽车,但超过一半的车都是中国品牌,标志和设计都是游客完全不认识的。

  Jonas Köhli惊叹地说,“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电动车没有任何噪音。在德国,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在谈论电动汽车,但却并没有真的看到太多的电动汽车。中国做到了。”

  在后新冠时代的中国,让外国游客感到惊讶的还有,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不再有任何一个盲点、一个小巷的角落或一条人行道能逃脱摄像头的监控。

  糟糕的形象

  哈罗德·蒂博表示,为了吸引更多好奇的外国人,中国还得继续努力。中国的形象在变差,至少在富裕国家是这样的。中国大规模拘禁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政策在欧洲广为人知。两年前,上海居民被封锁在家中、“大白”不停地检测的视频广为流传。这些事实都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形象。

  由于新冠的管理方式,也由于中国对商业环境的收紧,居住在中国(尤其是上海)的外籍人士大批离开中国。法国人中,超过一半都离开了。

  皮尤中心2023年7月发布的、在24个国家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西方国家和富裕的亚洲邻国对中国的看法大多是负面的,但发展中国家对中国的看法要积极得多:在尼日利亚,80%的人对中国持正面看法。在法国,72%的受访者表示去年他们对中国的印象不好,而这一比例在2019年是62%,2006年是41%。

華客|新聞與歷史:外國遊客清零了…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