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國會參眾兩院控制權11月或歷史性同時翻轉

  经济学人的报道说,美国人将在 11 月选出 471 名联邦级的政客:435 名众议员、34 名参议员、1 名副总统和 1 名总统。

  拜登将和前任川普之间进行复赛,让这些选举蒙上了阴影,这场复选被双方称为民主与专制之间的斗争(预计将有 30 亿美元的竞选开支),长达七个月的竞选活动将让美国人疲惫不堪。

  不过,如果将目光投向选票,就会发现一些奇特的东西。目前,华盛顿两党的差距微乎其微。在参议院的 100 个席位中,民主党只多控制了两个席位。共和党多控制着众议院 435 个席位中的 5 席,威斯康星州的迈克·加拉格尔下月退休,这一优势将缩减为 4 席。

  大选之后,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可能发生交替。在参议院,今年要选的席位都位于对共和党极为有利的州。相比之下,在众议院,民主党人在竞选中利用共和党领导层的混乱局面,可能会夺回控制权。两院都翻盘将是美国政治体操的一大壮举,在以前从未发生过。

  美国参议院任期为六年,每两年只有三分之一的参议员重新竞选。今年的组合对民主党人不利。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乔·曼钦即将退休,他曾设法在自己那个热爱川普的州,继续担任民主党的议员。他的席位几乎肯定会由共和党人填补,这使得竞选的起点基本上是五五开。

  在本轮竞争激烈的七场参议院选举中,目前全部都是民主党的席位,其中五场位于总统选战之地(亚利桑那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民主党在这些州都有可能赢,但都不会轻松。

  在蒙大拿州和俄亥俄州,拜登很可能会落败,但民主党现任参议员乔恩·泰斯特和谢洛德·布朗必须获胜,才能保住对议院的控制权。他们是各自州内仅存的民主党人。

  更让民主党头疼的是,深蓝色的马里兰州很受欢迎的共和党前州长拉里·霍根计划竞选参议院席位。

  与此同时,共和党的现任议员则显得相当惬意。民主党最有可能打掉的两位候选人是得克萨斯州的特德·克鲁兹和佛罗里达州的里克·斯科特,不过这两位候选人所代表的州都不是拜登打算投入去角逐的州。

  总体而言,民主党的选情令人担忧。他们需要打出完美的防守战,才能在参议院实现五五开,这样哈里斯继续担任副总统,才能打破对他们有利的平局(美国副总统是参议院议长,但是只有在平局时才能投票)。

  诚然,民主党在 2022 年的中期选举中完成了这一壮举,实际上还在宾夕法尼亚州拿到了一个席位。他们希望保持筹款优势。而在之前的选举中对共和党造成伤害的候选人质量问题,可能会再次出现。

  例如,在亚利桑那州,共和党的卡里·莱克是一位拒绝选举结果的煽动者,她在 2022 年的州长竞选中输给了民主党相当弱小的挑战者,现在很可能会成为共和党的参议员候选人。在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推定候选人戴夫·麦考密克在2022年的参议院初选中输给了名医麦赫麦特·奥兹,很多人 认为麦考密克根本不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只是在有需要时才从康涅狄格州的豪宅中乘坐私人飞机去竞选。

美国会参众两院控制权11月或历史性同时翻转

  在众议院选举中,共和党面临的不利因素没有民主党在参议院那么多。但民主党夺取众议院的可能性,要比共和党保住众议院的理由更充分,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即使以美国国会的低标准来看,共和党对众议院的管理也一直很混乱。

  去年,共和党强硬派罢免了自己的议长,这在美国历史上尚属首次。上周,他们中的一员马乔里·泰勒·格林又提出了罢免现任议长的动议。更常规的一些因素也对共和党不利。预计民主党人的竞选开支将超过共和党人。而且,在投票支持拜登的选区中,有十多名共和党议员;而在川普友好的选区中,只有五名民主党议员。

  在美国政治如此民族化和两极化的情况下,两院可能出现翻转似乎有些奇怪。分票投票,就是人们投票给一个党派的总统候选人,同时投票给另一个党派的国会候选人,已经从常见情况变成了特殊例外。在1992年、1996年和2000年的总统选举年举行的参议院竞选中,大约三分之一的选民选择了一党的总统候选人和另一党的参议员。2016 年则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而在 2020 年举行的 33 次选举中,唯一的例外是在缅因州。

  分裂的国会选区也急剧减少。2000 年以前,通常有 100 多个选区的代表与选民的总统偏好党派不同。到 2020 年,这一数字已降至 16 个,创历史新低。

  但是,由于美国政治已经固化成两个旗鼓相当且相互厌恶的团伙,曾经持久的立法多数已经变得狭窄和不稳定。从 1932 年到 1994 年,除四年外都是民主党控制众议院。此后,众议院的党派控制权五次易手。微小的波动,投票率的微小变化、第三方候选人的加入,都可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两院同时翻盘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少见。共和党对参议院的控制,将意味着川普如果重夺白宫,将更容易确认最离谱的各种职位潜在提名人选。拜登如果再次当选,可能会发现参议院对他提名填补司法职位空缺的人选给以冷脸。

  就目前而言,共和党参议员比他们的众议院同事多了一点国际主义精神,因此对乌克兰的援助可能会更容易通过。但总体而言,分裂的政府往往不利于严肃的立法,2015 年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之间的拉锯战就是如此。

  国会山的竞争尚未引起公众的极大兴趣。或许应该如此。美国人对是不是自己痛恨的人担任下一任总统的关注度很高,但他们对那位总统能否在那个位置上有所作为的关注度却出奇地低。

華客|新聞與歷史:美國會參眾兩院控制權11月或歷史性同時翻轉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