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本被仇恨控制,那次美國之行改變了我

  1

  我儿时第一次关于仇恨的记忆,是六岁第一次见父亲。

  一个文化人,连林彪的头发丝都没见到一根,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林彪集团的一员。

  一番非人的折磨与拷打之后,想到自杀,正好母亲生下我,托人带信给他,才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从此被软禁在货船上撑船。

  因为变态级仇恨的存在,一直不让夫妻见面,不让父子见面,直到我六岁那年,母亲送了礼,在船经过家乡时让我上船见一下父亲,并且不准许母亲陪我上船,也不准父亲下船。

  让父子见面已是天大的恩德,再让夫妻见面,那就太没有革命立场了。

  记得那是一个愁云惨淡的冬天,我捧着一个和我上身一样高的菜篮子,几乎挡住了我的视线,菜篮子里放了几根油条,慢慢走过船上的跳板。

  船与岸之间的跳板很窄很长,河岸很高,一个六岁的孩子,不允许母亲陪在身边,我非常非常地害怕。

  船上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不仅没一个人帮助一下六岁的小孩,没有一丝悲悯,还粗俗地哄笑着让我叫他们爸爸。六岁的孩子不知叫爸爸的含义,但能体会到他们的恶意,越发紧张起来。

  我从没见过父亲,但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船上只有一个人泪流满面,只有一个人眼里充满着爱。

  我走到他面前,把菜篮子递给他,怯怯地说:爸爸吃油条。

  父亲一把抱住我,泪如雨下。

  然而,这样的场景下,不仅没有一个人动容,一堆人还边议论边说脏话。

  仇恨的种子开始在我幼小的心中发芽,我在船上待了一个下午,趁他们不注意,在他们喝水的茶缸中撒了一泡尿。

  2

  十五岁那年,我和一个女生恋爱了。

  “奸情”败露后,校长与教导主任道貌岸然地找我谈话,一番大道理后,叫我交待“细节”比如如何解纽扣?如何接吻?先摸哪?后摸哪?怎么摸的?

  然后不停地划重点:细节细节!

  没有一丝人文关怀与同情,只有变态的偷窥欲,随后就是让我巡回作报告检讨认罪,在大庭广众的同学们面前,把我的“奸情”复述N遍。

  由此我成了当地的“名人”。看着他们开心的样子,当时我觉得,如果我能掌控这个世界,一定会将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仇恨的种子,在心中壮大成长。

  长期仇恨教育带来的群体性后遗症,就是只顾自己不顾别人,心中只有冷漠与自私,少有爱与怜悯,并且头脑简单极易被煽动,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毫不例外,我也不可避免地成了仇恨愚昧大棋中的一颗棋子。

  3

  在我公司初创时期,员工们全年无休,每天加班到半夜。

  一次朋友介绍一个人到我公司上班,半夜下车后直奔公司找对接人。他到公司时已是凌晨1点多,当看到满屋的人都在加班,吓得第二天就回去了。

  在我的早期博客里,充满了满满鸡血的戾气。钱是赚了一点,但总处于一种莫名紧张的压迫感中,容易暴怒或情绪大起大落,没有一点幸福感,直到有一年,我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我是个对周边环境特别敏感的人,只要去过一个地方,下次再去时,哪怕有一点轻微变化,我都能感觉出来异样。

  当我第一次踏上美国的达美航空,立即感觉怪怪的。

  在我们的固化思维中,空姐们应该个个年轻貌美,身材苗条,但在达美航空,有慈祥的奶奶,也有憨憨的膀大腰圆的印度人。

  在满满的疑惑中,那些空姐,哦不对,应该是空妈、空叔、空奶奶们开开心心地给我们送餐,服务。我能真实的感受到:她们的服务与微笑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职业的。

  很快,受到她们情绪的感染,我不知不觉地心情变得快乐起来。

我本被仇恨控制,那次美国之行改变了我

  到了美国,也很不适应,因为早上出门,不管认不认识的,都是很开心地与你打招呼,即便是路边的流浪汉,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

  虽然美国也有很多问题并不完美,但在快乐上,与我们中国人的愁眉紧锁、心思慎重完全不同。

  直至回到中国,一直都没能想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快乐?为什么美国人不加班,并且以我们的观点来看:他们这么懒,却创造了接近全世界40%的GDP?

  带着满满的疑惑,来来回回在中美之间走了N回,终于明白了:

  在美国,不可以有职业歧视,不能因为身材原因不能让人当空姐,否则就是违法。

  在美国的立国之本中,人人生而平等,你有钱,我羡慕,但不代表我低你一等。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也拥有足够的尊重,并且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嗟来之食式的尊重。

  其中最典型的是小费。我一直觉得小费好麻烦,不愿给,后来终于悟到,小费是给弱势群体一个体面增加收入的方法。你付出几美元,不会因此而破产,而弱势群体每天都能不断收到心安理得的小费,收入就会大增。

  人人心中有爱,人人得到平等的尊重,人人都会付出爱,就会发自内心地快乐,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4

  最著名的大事件,莫过于两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后,英法联军对德国进行了惩罚式压榨,用仇恨去对付仇恨,恨出了一个希特勒,引发了更大的灾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吸取了教训,不仅没对战败国进行压榨,还提供了著名的马歇尔计划,主动倒贴钱帮助战败国进行战后重建,得到了战败国发自内心的感激,也赢得了长久的和平与繁荣。

  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力量并不是枪炮,而是爱!

  在这之前,我对员工与弱势群体也是漠视且不尊重的。

  比如,我曾说过不要拖家带口的员工,对写字楼保洁员视而不见,甚至会跟路边停车收费员争执。我的心态始终是在驱使、在漠视这个世界。

  在这种情况下,得到的也是驱使,也是漠视。不仅情绪容易大起大落,赚点钱,内心并不快乐,公司也没有一种让人安心稳定的核心竞争力,需要不停地驱使、施压,才能有所推动,弄得身心俱疲。

  受美国文化的影响,我开始学会尊重每一个人。

  遇到保洁员我会问候,遇到停车收费员来不及过来收费,我会主动等候付费并多付一点。

  一开始有点刻意,但时间长了,真正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同时我开始尽最大可能不让员工加班。以前员工生孩子我会“按章”扣除福利,现在不仅不会“按章”扣除,还会给予更多照顾。

  我领悟到:对老板而言,生意是全世界,对妈妈而言,孩子是全世界。

  每个人的理念、精力、家庭是不同的,不能以自己的工作能量与激情去要求每一个人。这个世界需要奔跑的人,也需要在路边鼓掌的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理念与形式的权利,这是每个人的天赋权利。

  作为一个相对强势的老板,更要理解这种权利,发自内心地尊重员工,不要高高在上,人人都是平等的。

  以前每每听到什么企业文化、狼性文化,都觉得非常欣赏,但最近一次听到华为的一个资深员工,因为老婆不愿去深圳,要辞职回北方,任正非就劝这个员工与老婆离婚。

  我本来很敬重任正非,通过这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恋爱,要送孩子上学,要辅导孩子高考,要照顾父母,不可能也不应该把所有的时间都交给工作。

  作为老板,压力再大,委屈再多,都不应该让员工放弃生活的快乐而完全地投入到工作中。

  我真心这样认为,也这样做了。相反,公司并没有因此而衰退,客户并没有因此而不满,反而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使我们竞争力越来越强。

  我自己心情越来越宁静,再也没有情绪大起大落或暴怒过,找到了自创业以来,从未有过的强大、笃定、自信与安宁。

  5

  这些年来,国民素质开始提高,很多人开始鄙视一些老人插队争抢的不文明行为。

  老人们的不文明行为确实不值得提倡,但大家不知道,在他们那个年代,如果不争不抢不插队,孩子可能就没有吃的,甚至会饿死。

  他(她)们其实都是伟大的父亲母亲,真正要鄙视的不是他们的行为,而是把他们逼成那样的人。

  悟到了这个道理,我对儿时羞辱我的船员,偷窥隐私并侮辱我的校长与教导主任们一一释怀了,我从内心真正原谅了他们,他们其实都是仇恨教育的牺牲品。

  一位情感专家说得好: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泼妇,女人天生都是温柔的,关键看她们遇到了什么样的男人。这是同样的道理。

  非常羡慕“岁月静好”这个词,在一个最美的人间四月天,泡一壶清茶,与孩子以及爱人一起,看杏花微雨,听风起鸟鸣,赏日出日落,闻暗香纷飞。

  可是,当一切都充满不确定,当一切都随时有假,难辨真伪,当人们心中充满愚昧与仇恨,即使有眼前美景,也难以有长久的岁月静好。

  每个不停输出仇恨的人,表面上暂时有了快感,但最终仇恨会反噬他们,覆巢之下,没有完卵。

  上周出差,飞机迟迟不飞,一问是在等两个海外转机的孩子做检测。

  当两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上了飞机,乘客们开始高声咒骂起来,一会骂孩子是千里投毒,一会咒骂空姐,要投诉要下飞机,谁也不肯孩子坐在他们身边。两孩子手足无措地哭了。

  这让我想起儿时那个冬日下午,六岁的我独自一人走过又窄又高的跳板,去见六年不让相见的父亲;也想起了远在美国的孩子,想到他也可能受到这种委屈,心中一酸。

  虽然我也有些担心,但还是忍不住招招手,叫他们坐在我身边。孩子哭着说谢谢叔叔。

  我内心很难受,这么多年过去了,经济已今非昔比,但仇恨与自私却一丝未减。

  只论成败不论对错,只论立场不论人道,我们这些中流砥柱年龄的男人们,只顾追逐财富,没能给孩子们一个充满爱的世界,还在让无休止的仇恨与自私代代相传,导致我们的下一代,仍无法拥有一个岁月静好的未来。

  我告诉两个孩子,不要谢我,只要记住不要学习那些人,也不要恨他们就行。他们也是多年仇恨教育的牺牲品,良知的光芒,暂时还没有照亮到他们那被仇恨笼罩的暗黑的心灵。

  在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不是恨,而是爱,仇恨只能折断路边的野花,但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華客|新聞與歷史:我本被仇恨控制,那次美國之行改變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