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錯特錯!習終將成為全球公敵

1、大错特错!习终将成为全球公敌

面对经济形势毫无起色,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以所谓“新质生产力”解决经济停滞的计划大错特错,终将让人民失望、并激怒全球其他国家。此外,尽管北京当局一再恳求,包括习本人出面试图安抚外资重返中国,但随后惨遭华尔街打脸,西方的政治家和公众舆论因中共的虚张声势,变得更加敌视北京,中共的处境越来越严峻。

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撰文指出,文章指出,新质生产力策略,回避了通过大规模消费刺激,来提振经济的传统方式。相反,习近平希望以国家力量加速推进先进制造业,以创造高生产性工作,让中共国自给自足,确保拜托美国的锁喉。在此背景之下,当局将步入大规模生产电动车、电池、生物制造,以及以无人机为基础的“低空经济”的黄金年代。经济学人估计,中共新质生产力的年投资额达1.6万亿美元,为5年前相关投资的两倍,到2030年,一些产业的产能将增加超过75%,不过将由补贴或国家指令推动。然而,习近平的这一计划基本上是判断错误的。一个错误是忽略消费者,中国消费者支出仅占GDP37%,远低于全球标准。在房市低迷中要恢复消费者信心、进而提振支出就需要刺激。为引导消费者减少储蓄,就要有更好的社会安全网与健康保障,并向农民工开放公共服务的改革,但习近平不愿接受这些,反而一意孤行,不肯为投机性的房企纾困,还鼓励年轻人“吃苦”。另一个错误是疲弱的内需,意味一些新产品必须出口,遗憾的是世界已脱离2000年代的自由贸易格局。美国势必封锁相关中国制造进口,欧洲也对大举涌入的中国新能源车恐慌,尽管北京称可以将出口转向全球南方,但当新兴国家的工业发展也被新的“中国震撼”削弱,他们也将更加警惕、唯恐有失。最后一个错误就是习近平对企业家的整肃,导致许多企业家对其不可预测的政策制定大吐苦水,并忧心遭逮捕、整肃。中国股市市值来到25年低点、外商人心惶惶、资本外逃、富人转移资产,除非企业家摆脱束缚,否则创新无以为继,投入的资源将被浪费。

文章最后指出,中共国可能像1990年代的日本,陷入通缩与房地产崩盘的困境,然而更糟的是,其失衡的增长模式恐破坏国际贸易,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如果经济停滞、社会不满情绪升高,可能比其经济繁荣时更加好战,早晚也将激怒全球其他国家。无独有偶,英国《每日电讯报》文章也指出,经济停滞,习近平被迫重回谈判桌,战狼外交似乎也低调了火了,近期北京取消对澳洲葡萄酒的反倾销税,结束长达多年的报复;美中军方也开始对话,近日习近平还与拜登通话近2个小时,语气比以前明显友好。最重要的是,中共仍然依赖与西方的贸易,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依然是欧盟、美国和韩国,这种依赖是双向的,习近平当局太早亮牌,招来西方反扑。就算如今北京一再恳求,西方从政治家到公众舆论已经觉醒,变得更敌视中共。

2、诡异!李强写检查  他却升官

中共权斗诡异多变,就在传出李强清除前任李克强的影响力不力,现在不断写检查还没过关的同时,最新消息传出,习近平正在将他集权时兼任的一些内部小组转交给他的亲信蔡奇,蔡的权势不断增长,已经力压党内排名第二的李强。考虑到习近平兼任七八个小组长,蔡奇现在也已身兼好几个,有网友开玩笑:“蔡总快赶上习总了”。

据官媒报道,中共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于4月3日召开会议,中共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蔡奇以该工作小组组长身份主持会议并讲话,中纪委书记李希以副组长身份与会讲话。随和身兼多个要职的蔡奇这一新身份的曝光,再次佐证其如今是受到习何等的信任。不过,也又分析指出,小组治国是习近平治理国家的一贯策略,蔡奇担任小组组长只是替习近平平分庶务,相当于习近平的代理人,并不代表分权。

这个成立于1988年的小组,主要负责对中共党建工作领域的重大问题进行决策,与以往党建会议侧重如何“改进工作作风的措施”不同,这次党建会议的核心目的依旧是要听习的话,要做到“两个维护”。为此,中共将在4月至7月在全党开展党纪学习教育。海外时评人士周晓辉分析指出,这是在去年4月习近平亲自要求和号召全党学习“习思想”,强迫中共官员服膺后的又一次大规模思想政治教育运动。在习业已在二十大确立一人独大、其他常委皆是小跟班的政治格局后,习依旧采取如此强势之举洗脑官员,说明其仍忧心党内贰心、不忠诚的官员大有人在,“两面人”依旧不少,获得巨大权力的习内心还是非常不安。另一方面,天天喊,月月喊,年年喊“维护习中央”的众多大小官员们,却依旧没有让习满意,而这种行不通的洗脑教育的结果就是,老油条官员们在很多无意义的事情中,被驯化、被教育,也滋生着越来越多的厌倦和不满。在信息相对发达的社会没人喜欢每天被当成傻子,最终结果就是不但没有让对其不忠诚、不满的官员改变,反而让更多的官员加入其中。

此前,习近平为了集权需要,身兼多个内部小组一把手。据《南华早报》3月28日消息,习近平去年已将蔡奇任命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该职位此前也是由习近平兼任。蔡奇虽然在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中排名第五,但他如今身兼中共中央书记处排名第一的书记、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书记、中央“学习习近平思想小组”组长,以及一向有“大内总管”之称的中央办公厅主任。由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是中共党史上所罕见。至于蔡奇为什么深得习近平信任,有分析认为,蔡奇与习近平一起在福建浙江共事长达20几年,有很深的私谊。但“私谊”这东西不一定靠得住,不少人举出习近平与王岐山当年在延安插队时曾经盖过一床被子的情景,王襄助习选择性反腐,为习清除异己势力立了头功,但王后来就被边缘化了。

也有分析指出,随着习家军内帮派林立,内部出现争权夺势的复杂状态。李强和蔡奇分别掌控浙江帮和福建帮,两人的权斗浮上台面,蔡奇变相夺权的迹象更为明显。海外时评人士王赫稍早分析指出,这是习在故意玩平衡,以蔡的党务系统抗衡李的政务系统,用蔡奇防范李强。而习独揽大权也无法消除内斗,这就使政局不稳。当今中共已是末路,一旦形势危急,反戈一击的人必然很多,其中可能就有习所信任的人。蔡慎坤曾指出,蔡奇靠谄媚习近平而地位显赫,可以活得风光无限,然而“伴君如伴虎”,只要习稍稍有点疑心,蔡就会失宠甚至死得很惨;一旦政权更迭,蔡还会遭到株连九族的清算。

3、人民币迎来关口   下周一最关键

中共当局对人民币汇率的捍卫正处于关键时刻,4月3日,人民币汇率跌至距离中间价区间0.01%以内的水平,一度创下四个半月的新低,一些匿名交易员爆料,一些交易本周第二次被暂停,中共国有银行再次抛售美元以支撑人民币。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被视为中共政策红线,市场猜测,以过去的经验来看,中共央行可能对空头突然出手。下周一,北京对人民币中间价的定价将至关重要。

截至4月3日收盘,中共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在岸人民币报1美元兑人民币7.2356元,较前一天官方收盘价7.2354元微跌2点。当日汇率高低点分别为1美元兑人民币7.2302元和7.2364元,也创下去年11月17日以后的新低。

在3日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压低至离固定区间仅一步之遥之后,交易员们现在面临着北京从直接干预到离岸市场流动性大幅紧缩等各种措施打击的危险。在过去十年中,中共央行五次接近政策红线,每次都不得不出手干预以稳定人民币汇率。有分析指出,在试图保持足够宽松的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同时又让人民币足够强劲以避免资本外流的不断冲突中,中共央行会突然采取行动,这意味着北京对人民币贬值的容忍,可以迅速转向提振人民币。

市场专家分析,人民币的持续贬值削弱了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信心,这反过来又影响了经济增长,不利于北京的长期经济目标。预计会出现与去年年底类似的局面——通过国有银行进行准干预、调整监管以及调整流动性状况。但是,由于市场押注美联储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较高的政策利率,美元近期出现反弹,这使得中共央行的任务更加困难。一些匿名交易员披露,一些交易本周第二次被暂停。

中共政策制定者一直对人民币贬值压力保持警惕,因为它很容易波及国内股市,损害债券的吸引力。人民币快速贬值还可能导致资本外流的恶性循环,加剧货币损失,就像2015年人民币突然贬值后的情况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央行通过每日中间价和固定交易区间严格控制人民币汇率的原因。澳新银行亚洲研究主管Khoon Goh分析指出,如果北京继续保持稳定的中间价,可能不得不开始利用其他措施来遏制贬值压力,比如口头警告和释放在岸美元流动性。因此,清明假期结束后的下周一的定价将至关重要。

自2014年最近一次调整汇率浮动区间以来,人民币汇率从未超出其允许范围。此前,在人民币接近如此水平的情况下,中共央行都采取了积极的措施予以回击,除了大幅提高人民币中间价外,还采取了口头警告、资本限制甚至国有银行抛售美元等手段。不过,这些措施也带来了很高的声誉成本,大大阻碍了人民币成为更国际化货币的愿望。

分析人士一致认为,中共央行将密切管理人民币汇率,防止其触及交易区间,目前还没有出现恐慌性抛售的迹象。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期权市场对看跌押注的需求依然低迷,预期波动仍处于亚洲最低水平。如果美联储的鹰派言论或乐观的美国经济数据推动美元进一步升值,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将很难回落,不排除北京方面采取行动的可能性。法国巴黎银行大中华区外汇及利率策略主管Ju Wang上个月预计,中共央行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的消息,将导致人民币再次测试7.3附近的低点。

4、挨批“寡廉鲜耻” 中共又出国际洋相

台湾花莲外海4月3日发生25年来最强的地震,地震发生后,全球近50个国家的政要发声,向台湾表达同情与慰问以及提供援助的意愿,然而,北京当局4月3日借机又搞“突然袭击”,台湾外交部4月4日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北京当局利用台湾3日发生的严重地震灾情,在国际上“进行认知作战的无耻行径”。台湾立法议员王定宇更直言痛批中共“寡廉鲜耻”。

4月3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一场有关儿童权利的会议。中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副代表耿爽就儿童与武装冲突议题发言时,在结尾处搞“突然袭击”,声称会议上的其他代表提到了“中国台湾地区”的强震,对此北京当局“感谢国际社会表达的同情与关怀”云云。耿爽的发言俨然已经将台湾视为中共国的一部分,引发台湾民众强烈不满。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刘永健回应,中共“利用台湾震灾在国际上进行认知作战的无耻行径”,凸显北京“对台湾只有政治算计、毫无善意的威权本质”。刘永健重申,“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国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只有台湾的民选政府,才能在国际上代表台湾2350万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未统治台湾,台湾也绝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是国际公认的客观事实和台海现状。”刘永健表示,花莲地震发生后,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主动向台湾政府和人民表达关心,并愿意提供协助,台湾外交部对于国际社会即时和温暖的慰问表示诚挚感谢。

台湾立法议员王定宇也直言痛批中共“恶心”、“寡廉鲜耻”。在一段视频中,王定宇批评中共国台办一方面假意对台湾灾情表示“关心”,一方面又派出39架次的军机军舰,骚扰台湾的海域、空域。台湾军人除了要支援花东及各地的救灾外,还要分兵力去注意中共对台湾的威胁。他直言,“中共一面表达关心,实质的行动是用军事力量骚扰台湾,太假了,假好心。”王定宇也强调,“口蜜腹剑”的共产党做法,对台湾人来讲,会记在心里。

5、印再多的钱也救不了中国房地产

就在中国房地产危机越演越烈之际,北京不断释放楼市松绑政策,最近又传出中共央行要量化宽松(QE)的传言,财经人士分析指出,绝大多数普通人对房地产的认知是,央行开动印钞机,M2大涨,房价也会随之暴涨。至于央行具体是怎么印钞的,如何推动房价,没人知道。但现实是,印再多的钱也救不了中国房地产,反弹就是卖出的机会!

署名贝乐斯的文章分析,人总要为自己的认知买单。错误的认知,即使凭运气赚到了钱,也会在未来凭本事加倍偿还。眼下,中共央行要量化宽松的传言,甚嚣尘上,有着这些错误认知的人,再次激动,跃跃欲试。但是,事实和逻辑证明,量化宽松也救不了房地产,房价不会趋势上涨。即使房价有反弹,也是千载难逢的出货机会,而不是抄底的时候。

文章指出,实际上,如果量化宽松,真的是未来几十年绝佳的机会,把套牢在手里的房子,卖给相信中共央行大印钞,房价暴涨的人,帮助他们实现梦想,让他们为自己错误的认知买单。这个世界因果公平,世之公平!印再多的钱也不会推动房价趋势性上涨,这是由房地产的底层逻辑决定的。房地产的底层逻辑是:“房即是债,债即是房;债不能涨,房不能涨;谁借债,谁印钞;增量决定价格。” 房价的上涨,是靠居民一套房一套房买起来的,而不是央行买房。而买房的人,除了大富豪,谁也难以现金买房,必须借按揭贷款。因此,房地产与居民杠杆息息相关。房价上涨的必要条件是居民继续加杠杆,按揭贷款买房。但是,中国的经济模式决定了居民收入占GDP比例非常低,甚至低于印度。这种模式与中共的制度有关,短时间根本无法改变。因此,无论居民杠杆占GDP的比例,还是居民杠杆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都已经超越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骑绝尘。说白了,韭菜们没钱了,六个钱包空了,根本没钱加杠杆。居民无法继续加杠杆,房地产增量资金不足,根本无法上涨。现在,居民年度新增贷款的量,只有高峰时期的一半,根本无力支撑房价上涨。

此次,中国式量化宽松,无论采取什么方式,都不会流入老百姓的手中,增加居民的收入。这一点是非常确定的,如果对此还有幻想,那只能说明不了解中共国。如果居民的收入无法靠印钞票增加,居民根本不可能持续加杠杆,即使想买房,也是有心无力。所以,房价根本不会上涨。

6、台湾“总统府”现身内蒙古的背后

中共当局在内蒙古精确复制打造了包括总统府在内的台北核心街区,根据法国24台电视台提供卫星图像所显示的,可确认北京在内蒙古建造了这个工程浩大的复制品,这项举措也显示习近平当局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入侵台湾行动做准备。

北京在内蒙古量身打造了一个台北市核心街区的复制品,事实上,台湾首府的这一部分是大部分行政大楼的所在地,例如总统府、最高法院、司法部和台湾中央银行。在网络陆续传出消息后,监测公司《Force Analysis》 的分析师向法国24台电视台确认了这一建筑的真实性;Force Analysis是一家能够获取卫星图像的冲突地区监测公司。这位专家指出,中共“从2021年3月起,至少到2022年2月”开始建造这座台北总统府的复制城市。

《法广》的评论指出,事实上,台湾过去曾经遇到过对岸这类的挑衅……但没有后续行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中国安全问题专家刘易斯·伊夫斯保证:这并不是中共军队第一次尝试:“要了解当前正在发生的情况,必须将其与2015年的先例进行比较。台湾国防部长邱国正表示 ,“中共军队制作这种仿制品是不可避免的,当一个国家能做到的时候,它就会去做。”挪威北极大学汉学家马克·兰泰涅指出,近几个月来,我们意识到习近平正在加大对台湾的敌对行动,因此缩小对内蒙古新建筑的披露范围似乎令人惊讶。刘易斯·伊夫斯认为 ,在这两种情况下,“北京认为有必要向台湾展示武力,同时也出于内部宣传目的,以刺激和滋养民族主义情绪”。事实上,在国际局势高度紧张的时期,中共“试图通过打民族主义牌来凝聚舆论跟随共产党”。

维罗纳国际安全研究小组的中国问题专家何廷洪认为,或者更确切地说,这是一种“心理战”。这显然是在告诉台湾,如果台湾当局拒绝北京的要求,中共正在为采取军事行动做准备。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比2015年更加隐秘低调地行事,新建筑位于数百公里之外,这里比2015年朱日和类似的建筑相比,能够让“西方卫星观测到的程度更少。”有可能“中共当局正在等待合适的时机来披露他们的新建筑,但结果却是让他们感到措手不及”。但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如果说这些建筑可以用于宣传目的,那么它们一开始打造的用途仍然是军事方面的。”马克·兰泰涅认为:“这表明中共军队开始对针对特定战略目标的模拟攻击开始有了具体兴趣。” 事实上,这座新复制的台北城比 2015 年打造的复制城内容更加详细。

就台北总统府博爱特区而言,有两种可能的剧本,第一种情况涉及了模拟空中轰炸,以“斩首台湾政府的机构”。另一种情况则涉及陆地军事行动的准备。马克·兰泰涅推测,打城市战是最困难的军事行动,所以北京自然会为此做好准备。而且不一定只是为了可能袭击台湾。 他总结,习近平正在推动军队改革和现代化,了解如何在城市环境中作战是军事训练的一个重要方面。选择打造复制台北总统府街区的事实或许因这很可能是中共军队被要求进行干预的环境。台湾必须要做好各种准备。

華客|新聞與歷史:大錯特錯!習終將成為全球公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