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硅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 巨頭搶人

矽谷AI人才之爭,正陷入瘋狂。

馬斯克本人都親自蓋章:“這是我見過最瘋狂的人才大戰。”

能有多瘋?

一方面,祖克柏和謝爾蓋·布林這樣等級的大佬被曝正親身參與到AI人才的爭奪之中。

根據The Information消息,小札已經做了獵人頭的活兒:親手寫信給DeepMind的研究員,誠邀他們跳槽加盟Meta。

布林這邊流傳出的消息則是,為了挽留即將離職轉投OpenAI的員工,這位谷歌創始人親自出馬打起了電話,又是談加薪又是給福利,主打一個只要人留下,條件都能談。

這還不算完——

另一方面,馬斯克旗下的xAI,已經到了跟自家老大哥特斯拉「搶人」的地步…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用馬斯克自己的話說,就是xAI不提供offer,人就被OpenAI挖走了。

OpenAI一直在拋出巨額薪酬,狠挖特斯拉牆腳。不幸的是他們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功。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而馬斯克提到的這位Ethan Knight,甚至還沒到「主管」級別,在特斯拉的title是機器學習科學家。

大廠CEO親自下場搶人

事實上,矽谷大廠的相互挖角和人才流動正呈現加速之勢。

光是上週,Meta就失去了三位資深AI員工:

包括AIGC資深總監Devi Parikh、電腦科學家Erik Meijer(簡稱梅叔)和Meta AI研究科學家Abhishek Das。

前兩位在Meta都做了7、8年,而Das小哥博士期間就一直和Meta保持合作,一畢業就加入了這家科技巨頭。

人走也就算了,梅叔還在自己的社群媒體上留下了這麼一段話,屬實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如果你想在大模型的基礎上建立些很酷的東西,那麼待在大公司內部確實沒啥優勢。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另外,根據《華爾街日報》去年6月的報道,新一波生成式AI浪潮衝擊之下,Meta至少有1/3的AI研究人員因為職業倦怠和對公司缺乏信心而離開。

如此壓力之下,也難怪祖克柏忍不住親自出馬,用個人信箱為Meta招攬人才。

Meta的人才優惠政策還不止於此:

現在,Meta也向AI人才們提供了免面試入職的機會。

一些「潛規則」也開始被打破。例如,以前Meta不會用升遷加薪來留住想要跳槽的員工,但現在,情況變了。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小扎的努力確實收穫了一些成效。

人才流出的同時,也有來自競爭對手的新血加入。

例如DeepMind的高級工程師Michal Valko就在X上宣布,加入Meta擔任Llama首席工程師。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出手搶人的大佬,不隻小札一個。

谷歌方面,除了前文提到的親自打電話挽留員工的布林,劈柴哥、Jeff Dean等人亦有貢獻。

例如最近剛反向操作,棄OpenAI投Google的OpenAI前開發者關係負責人Logan Kilpatrick,就是由包括他們兩人在內的Google高層力邀而來。

Inflection AI前執行長、DeepMind共同創辦人Mustafa Suleyman,則是被納德拉挖走了。

七位數年薪瘋挖人

在這種愈加混亂的搶人動能中,薪資當然是一大重要因素。

連被嘲諷「窪地」的Meta,根據薪資數據網站Levels.fyi數據,機器學習和AI工程師的薪酬中位數也接近40萬美元,也就是差不多289萬人民幣。

畢竟,競爭對手方面,被馬斯克點名「撒幣」的OpenAI,算上股票,總薪資中位數達到了92.5萬美元,約合669萬人民幣。

Levels的數據也顯示,OpenAI向部分資深工程師支付的薪酬,達到140萬美元(約1013萬人民幣)。

The Information甚至得到了這樣的消息:OpenAI在從谷歌挖人的時候,承諾年薪(主要以股票形式)將在500萬美元至1000萬美元之間。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這種往人身上砸錢的力度,Meta當然不是毫無反應:針對從外部聘請的高級研究人員,Meta也開出了100-200萬美元的年薪。

不只是Meta,馬斯克同樣坐不住了,表示將為特斯拉的AI團隊漲薪。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不過,薪資顯然不是這些頂級AI人才們擇木而棲的唯一標準。

算力,也已然成為核心吸引力之一。

Perplexity創辦人Aravind Srinivas就透露,他本來想從Meta挖個人,但因為GPU沒有Meta那麼多,對方就給婉拒了。

先前,祖克柏透露,到今年底,Meta將擁有超35萬張英偉達H100。

歸根到底一句話,還是資源,資源,資源。

大廠之間人才流動勝負手尚未可知,目前仍是暗自較勁,打得有來有回的局面。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新創公司倒確實已經受到第一波負面影響:

CEO出走的難兄難弟Inflection AI和Stability AI,人才家底都面臨嚴峻考驗。

Stable Diffusion核心團隊,就在3月底集體從Stability AI離職了。

但正如從Meta出走的梅叔所言,大模型是新的基礎建設。 AI人才們腦中的“創意”,未嘗不是資源的一種。

矽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巨頭搶人

華客|新聞與歷史:硅谷AI春招太瘋狂!百萬美元年薪 巨頭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