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很後悔,他後悔的是自己賭錯了自己會被抓的幾率。他什麼事情都不肯承認。”

美國地區法官Lewis Kaplan 評論道。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上週,美國加密貨幣交易平台FTX 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以下簡稱「SBF」)因涉嫌串謀詐騙、洗錢等七項罪名被判25 年監禁,沒收110 億美元資產。

生於1992 年的SBF 被稱為“幣圈馬斯克”,其創立的FTX 在成立三年裡估值一度飆升至320 億美元。

和FTX 躍升速度一樣快的,是SBF 墜落的速度。

2022 年11 月,加密幣產業新聞網站「CoinDesk」曝光了同樣由SBF 創立的對沖基金公司Alameda Research 的資產負債表,進而揭開了FTX 存在80 億美元的漏洞。

僅僅在9 天後,FTX 正式宣布破產。數週後,SBF 在巴哈馬群島被捕。

SBF 另一重要標籤則是“有效利他主義”,他會積極表達自己“富到流油,是為了能盡可能地去幫助他人”,並以此為自身和FTX 創造更可信的形象。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一切到了今天都已經崩塌。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比教科書更教科書的“創始人故事”

頂著一頭蓬鬆的捲毛,穿著鬆身的T 恤和短褲,最深入人心的形像是陷在巨大的豆袋沙發上睡覺。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SBF 滿足了「矽谷天才少年」該有的要素:一定要「不在乎」個人形象;最好不用睡覺,就算睡覺也要在公司睡;當然,還要是白人男性。

紅杉資本在一篇其官網已經刪掉的文章裡表示,當初在線上會議聽SBF 提案時就他們就已經迷上了這個年輕人。

後來,當他們發現SBF 居然是在一邊打《英雄聯盟》一邊「應付」提問時,他們就更愛他了。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29 歲登上《財星》雜誌封面

比其他人更優越的,在於SBF 的父母還要在矽谷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地方當法學教授—— 史丹佛大學,Google、Cisco、雅虎、PayPal 等傳奇科技公司的誕生地。

在史丹佛校園裡一棟小平房長大的SBF,從小接觸的都是法學院的教授學生,同時也有社會學家、工程師和社會科學家。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SBF 的父母Barbara Fried 和Joseph Bankman 會告訴《紐約客》,他們很早就發現自己的孩子渴望被平等對待。在餐桌上,怎樣才算實踐有道德的生活是一個長期話題。

在一次常規的周日聚餐裡,兩人的法學院教授朋友Larry Kramer 在和SBF 以及他弟弟討論社會議題時,說出了一句「你們長大以後就會明白啦」。

事後,Bankman 把他拉到一邊說:“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像大人一樣被對待。”

SBF 從小就對數學和功利主義感興趣,後者同樣也是其父母堅信的理論—— 為盡可能多的人做好事。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SBF 父母

在麻省理工大學攻讀物理時,他遇到了那個能幫助他將自己喜歡的數學和功利主義完美結合在一起的人Will MacAskill。

在發展中國家,人命仍不合理地廉價。

2000 美元就能救一條人命,100 萬美元就能救500 人,10 億美元就能救50 萬人。

「有效利他主義」聯合創始人MacAskill 認為,如果一個人的目標是要將自己可做善事的效果最大化,那他可以去盡可能多地賺錢,然後把這些錢捐出去做好事—— 也就是「賺錢去捐(earn to give)」。

對,這聽起來很合理。

這番分享不但幫助SBF 找到人生方向,MacAskill 也建議他到對沖基金公司簡街資本(Jane Street Capital)實習,學會了股票買賣,也為未來創立FTX 打下了基礎。

崩塌的開始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FTX 廣告:我在加密幣產業,是因為我想做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善事

2017 年,SBF 在簡街資本的工作非常出色,是那種其他同事都會來圍觀他操作學習的類型。

同時,他也把自己50% 的收入捐給慈善機構,其中大頭去了“有效利他主義中心”和“80000 小時”,兩家都是推動“賺錢去捐”運動的機構。

一切都很順利,一切都太保守了。

顯然,我在乎影響力。

影響力指的是最大化我們可以幫助他們的幾率。

SBF 在接受採訪時說道。在他看來,要有更大影響力,他要選擇風險更大但可以獲得更多財富的路,既然到了最後錢都是要給別人,那更沒理由要害怕這個風險。

回到矽谷後,他開始研究加密幣,發現比特幣在不同交易所上有差價,於是開始做套利交易── 在低價平台買入,在高價平台賣出。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這一年,SBF 和大學朋友們合作創立了對沖基金公司Alameda Research,抓住了傳統銀行不願意給加密產業借錢的機遇,在短短一年時間裡就做到了產業頭。

2019 年,SBF 在父親建議下,選擇把基金搬到巴哈馬群島,並成立了FTX,開始自己做加密幣交易平台。

他用自持Alameda 之利,在FTX 上進行大量交易,為新創的交易平台提高聲譽,同時也可能在私下給Alameda 額外資訊。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曾控訴FTX 為Alameda 提供「不公平優勢」。這一說法後來被SBF 駁回。

後來人們得知,兩家公司的關係可不止於此。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2022 年12 月,SBF 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早期因加密幣交易管理很嚴格,FTX 一度沒有自己的銀行帳號,客戶在想入帳FTX 時只能先把錢轉給Alameda,然後他們的FTX 上就會有錢。

SBF 辯稱,因為財務沒做好,不是所有款項都有從Alameda 轉到FTX,久而久之,賬目出現了嚴重問題,他自己也不知道。

在2023 年持續進行的審判中,Alameda 前CEO Caroline Ellison 的證詞顯示,SBF 並不是自己口中所說的不知情。

SBF 曾親自從八個版本的Alameda 資產負債表中選中「最模糊」的版本,甚至在2022 年的加密幣危機前就已經挪用了數十億美元的用戶款項。

FTX 首席工程師表示,早在2020 年,SBF 就知道FTX 有更改平台代碼,讓Alameda 可以幾乎無限向FTX 借款。而且這錢用的還不是FTX 自己的儲備,而是其他客戶的存款。

然而,在過去10 個月裡,SBF 依然試圖在法庭上將責任推卸到前員工、律師和競爭對手身上,堅持自己犯的錯只是“粗心大意”,而非“刻意為之”。

雖然SBF 的律師已經表示會上訴,但他似乎已經接受了自己要坐牢的事實了:

說到底,我生命裡能有用的日子估計現在已經結束了。

打破濾鏡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隨著SBF 這個標誌性人物的倒台,「有效利他主義」也受到更多質疑。 AI 新創公司Cohere 的CEO Aidan Gomez 曾這樣評論:

當人們開始真的相信他們是如此獨特,甚至有資格造福並拯救全人類時,他們往往會為此採取極端行動。

也有學者認為,有效利他主義的世俗性和長期性會得出一些“奇怪結論”,如認為把未來的生存風險降低0.0001% 比今天救10 億人更重要,但我們很難預測未來幾十年,更不用說幾千年會發生什麼:

有效利他主義運動並沒有約束其創立者對慈善活動的控制,也為他們提供了新的工具,讓世界為他們憤世嫉俗的志向和瘋狂的執念服務。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更常見的,是宣傳要「拯救世界」的名人們以不透明的方式用手裡的錢給自己搭奢侈的生活。 FTX 破產文件指出,該公司大概花了2.5 億美元在巴哈馬買了35 個物業,用私人飛機把亞馬遜快遞從邁亞密運到巴哈馬給員工。

FTX 也有做社會項目,譬如支持芝加哥的全民基本收入研究項目,以及贊助南加州的心理健康項目,但同時也有給SBF 父母工作的地方,史丹佛大學捐贈了550 萬美元,以支持兩人的職業發展。案件爆發後,史丹佛宣布會把這些錢退回去。

不過,SBF 的父母也幫助了FTX 不少。據說當初紅杉投資FTX 時其實還是有猶豫,SBF 父母身為斯坦福法學教授的身份不僅更“好看”,而且在兩人好友,一位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官員,現任斯坦福教師也給紅杉打了通電話,表達了對FTX 合規前景的信心,融資才最後落實。

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

在《紐約時報》經濟記者Peter Goodman 看來,人們對億萬富翁的濾鏡太重了:

我覺得億萬富翁內化了這一點:“看,我是個億萬富翁,因此我不僅擅長積累財富,而且我也是個好人。”

因為我們都很希望去相信,我們的社會是公平的,會獎勵正確的事。

無論是SBF、去年「籠鬥挑戰」事件顯示出其幼稚的馬斯克與祖克柏,或是在「宮鬥」中顯現兩面性的奧特曼,他們都在提醒我們是時候給億萬富翁祛魅了。

華客|新聞與歷史:幣圈馬斯克:百億身家被沒收,他如何騙了全世界